《點閱率高備受矚目的焦點報導 隨時在更新中》

今年欣逢鎮殿335週年 萬和宮媽祖 10月10、11日兩天遶境南屯 慶祝活動為期三天 10月12日舉辦三獻禮等活動

記者黃登洲◎臺中報導 好消息報您知!今年欣逢萬和宮媽祖鎮殿335週年,將於10月10及11日舉辦遶境南屯區祈福活動。 萬和宮昨天召開本屆第13次董監事聯席會議,決議10月10日至12日舉辦為期三天的媽祖鎮殿335週年慶祝活動,其中前兩天遶境南屯,最後一天為三獻禮...

2016年4月13日 星期三

台灣現有戰機不堪一擊嗎?

新浪網戰情室

台灣防空作戰規則應做出根本性改變,包括讓所有'幻影2000'和'經國號'戰鬥機退役,然後把節省下來的資金用於購買大量防空導彈系統。”美國智庫蘭德公司5日發布的報告建議,台灣在當前兩岸軍力明顯失衡的狀態下,應退役大部分戰機,依靠美國防空導彈來“以地制空”。但就連美國《防務新聞》也認為這種過於激進的建議不切實際。中國專家6日表示,對於台灣而言,最可靠的投資準則就是“別在武器上投資”。

  “台現有戰機不堪一擊”

  蘭德公司這份長達172頁的報告稱,台灣面臨世界最複雜的防空難題,不能“簡單地依據其他國家如何加強防空,然後以此來指導部隊建設”。而讓台灣防空問題如此困難的原因是“解放軍發展了一系列威脅台灣戰機的系統”。該報告稱,解放軍大規模採購新型戰鬥機、地對地彈道導彈、對陸攻擊巡航導彈和轟炸機的速度並未放緩,足以在幾小時內摧毀台灣的空軍基地。 “在被炸成月面的跑道上,沒有一架台灣戰鬥機能倖存或者可供部署。”

具體到兩岸戰機性能對比,該報告認為,當前解放軍的殲-11B升級型(殲-16)裝備了性能強大的“霹靂-15”空對空導彈和有源相控陣雷達,它將成為改變局面的戰機。此外解放軍還在採購俄羅斯蘇-35戰鬥機,研製國產隱形戰機,包括殲-20和殲-31以及無人作戰飛機。 “只有第五代戰鬥機,例如美國的F-22和F-35,才能反制數量佔優勢、由意志堅定經驗豐富的飛行員操縱的殲-16等第四代戰鬥機。”

  而在台灣這邊,不但空軍基地容易遭到導彈攻擊,而且戰鬥機數量也明顯處於下風,性能上更無法與解放軍最新戰機相比。台灣長期要求採購新型F-16C/D戰鬥機和F-35B垂直起降戰機,但美國政府只同意為台軍老式F-16A/B進行現代化升級。蘭德公司的報告認為,在面對占據數量優勢的解放軍殲-16戰機時,台軍現役戰機的生存力極低。

  重點發展短程防空導彈?

  針對台軍的窘境,蘭德公司提供了4種方案以供選擇。第一種是作為對比的“基準型”:保留台灣全部328架現役戰鬥機;第二個方案為混編部隊:保留F-16,退役“幻影2000”和“經國號”,節省的資金用來組建4個“愛國者”導彈連和21個使用AIM-9X和AIM-120導彈的“防空排”。第三個方案是只裝備F-35B,需要退役所有戰鬥機,轉而購買57架新型F-35B。第四個方案是“地空導彈主導型”部隊,也要將幾乎所有戰鬥機退役,只保存50架F-16,同時重點組建地空導彈,包括13個新型“愛國者”連和40個“防空排”。

  蘭德公司這樣設計的原因,是“戰鬥機並非台灣防空力量的唯一選項。對解放軍而言,??目標小且可機動部署的防空導彈是難以輕鬆反制的力量”。報告稱,台灣現有的“愛國者”和“天弓”中程防空導彈需要生存力更強的短程防空系統作為補充。在蘭德公司的推演中,依靠固定雷達的防空系統,例如位於東引島和淡水的“天弓-2”防空導彈在解放軍第一波攻擊中就被摧毀。而新型短程防空導彈不但造價低廉,而且可對抗戰鬥機和巡航導彈,並具備與多個目標交戰的能力。

  為驗證這四種方案的效率高低,蘭德公司提供了三個假想的作戰場景進行戰術推演。其中第一個是爭奪制空權,兩岸空軍發生有限的空對空戰鬥; 第二個是“發洩性打擊”,解放軍對台灣本島猛烈攻擊,意圖清除台灣的主要防禦力量,台灣則尋求讓解放軍戰鬥機付出更多代價,同時維持大部分防空能力;第三個是“入侵防空”,台軍需要應對解放軍的大規模進攻。報告稱,在各種假想中,解放軍導彈都徹底壓制住台軍戰機群,“除非F-35B方案被採納”。最終,第四個方案即建立“地空導彈主導型”部隊被認為最合理。

  F-35B“遠水解不了近渴”

儘管報告對F-35B推崇備至,但美國《防務新聞》5日認為,F-35B對台灣而言是“不可能的方案”,從政治角度看,美國政府早已否決台灣採購F-16C/D的申請,何況更先進的F-35B。另外目前F-35要優先裝備美軍,然後是諸多參與投資的盟國,等到提供給台灣至少是10年後的事。而讓台灣放棄戰機部隊也不切實際。 《防務新聞》稱,戰鬥機部隊一直是台灣空軍的驕傲和士氣來源,台北不可能淘汰所有戰鬥機。

  一名6日接受《環球時報》記者採訪的中國軍事專家則表示,美國的這類方案實際上是給台灣“挖坑”,讓美製武器獨占台灣市場。事實上,台灣不應該在買什麼武器上糾結,而是應該考慮如何主動改善與大陸的關係,避免與大陸的衝突。否則即使裝備再多的先進防空導彈,也只能落得“第二個貝卡谷地”的下場。

台中精科園區工安意外 勞工局勒令停工並提高未來檢查強度

魏永忠\臺中報導

台中市南屯區精科路大立光工地今(13)日上午發生工安意外,一名工人不慎從六樓施工架墜落,經緊急送醫搶救仍宣告不治。台中市政府勞工局獲報後前往勞動檢查,發現工地沒有相關安全設施,工人拆模板時,身上也沒有綁安全繩索,明顯管理疏失,當場勒令停工,並可依職業安全衛生法開罰,檢查結果也將函送司法機關偵辦;未來將再提高檢查強度,督促施工單位負起照護勞工的責任。

勞工局表示,在這一起工安意外發生後,台中市勞動檢查處立即派員實施勞動檢查,經查當時這名勞工在六樓進行模板拆除作業時,未勾掛安全帶,不慎從施工架外側墜落,緊急送往中港澄清醫院搶救不治。

工地現場沒有相關安全設施,工人拆模板時,身上也沒有綁安全繩索,已違反《職業安全衛生設施規則》第281條及《職業安全衛生法》第6條規定,勞工局針對該作業已要求立即停工,並將檢查結果函送司法機關偵辦,可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科或併科30萬以下罰金。

勞工局指出,該工地自開工後,已陸續發生1件重傷職業災害及2件死亡職業災害(含本次職災),已列入勞動檢查處重點檢查對象,截至今日已實施47場次勞動檢查,並處以停工4件次及罰鍰18件次,罰鍰金額高達282萬元。顯見施工單位並未落實安全衛生工作,將再提高檢查強度,督促施工單位根基營造負起照護勞工的責任。

此外,勞動檢查處也要求監造單位陳宗鎮建築師事務所落實安全衛生監造,並協調大立光電投入工安資源及人力,協助營造廠提升安全衛生管理水準。

梧棲大排水質改善工程啟動 盼讓水中生物不再缺氧

黃登洲\臺中報導

梧棲大排近年來發生多起魚群暴斃事件,為了解環保局及水利局的改善作為,副市長林陵三今(13)日視察梧棲大排水質處理情形。水利局目前已提出「梧棲大排水質改善工程」計畫,環保局則將增加檢驗水質。林副市長請環保局、水利局評估於大排閘門設置曝氧設備的可行性,讓水質有效改善。

環保局表示,梧棲大排魚群暴斃主因為缺氧,因為梧棲大排主要排放家庭廢水,水量少、家庭廢水有機物質含量高,氣溫高的時候,水中有機物質耗氧量增加,致使魚群缺氧暴斃。

為增加排水含氧量,水利局計劃在沙鹿火車站後站停車場旁設置水質淨化設施,大排上游之家庭廢水截流至靜化設施,透過礫間處理及曝氧,減少水中有機物質、增加含氧量之後再排放進大排,每日可處理水量約達7000公噸,將可改善下游河道魚類棲息環境。工程經費概估9290萬元,預計今年9月發包、明年底前完工。

林副市長也請水利局與環保局研議在梧棲大排閘門設置曝氧設施的可行性,衛生局則應檢驗大排中魚體的重金屬含量,如果不宜食用,應宣導居民了解。

到場關切的市議員楊典忠與王立任均肯定市府積極改善水質的作為,並建議環保局增加檢驗次數,環保局則允諾每月派員檢驗。

對於閘門設置曝氧設施,水利局將納入計畫研議。除改善水質,也將協調農田水利會於水量較少時引水入大排,增加大排基流量,讓水流更暢通。

台中市府與嘉里大榮物流簽訂MOU 助台中優質農產外銷東協


王苓薷\臺中報導

台中市府與嘉里大榮物流簽訂MOU    助台中優質農產外銷東協
台中市府與嘉里大榮物流簽訂MOU 助台中優質農產外銷東協
台中市長林佳龍今(13)日前往新加坡嘉里大榮物流公司總部,與嘉里大榮物流公司簽訂合作備忘錄,未來市府每年將規劃「台中高值農產品週」等農產行銷活動,由嘉里大榮協助邀請買家下單選購,將台中荔枝等優質農特產品,外銷至東協各國,開拓東協市場行銷通路。
林市長自4月10日出訪新加坡招商引資及市政考察,最後一站來到新加坡嘉里大榮物流公司總部,與嘉里大榮物流董事長沈宗桂共同簽署合作備忘錄。嘉里大榮前身為大榮汽車貨運公司,提供國內貨物運輸及偏遠地區農特產配送服務,2008年香港嘉里物流聯網入資,業務範圍更擴展為零擔運輸、常溫倉儲、低溫倉儲、低溫配送及醫藥物流等,在全球40個國家設有據點。
林市長10日抵達新加坡後,當晚先與現任嘉里物流集團主席、新加坡前外交部長楊榮文會面。由於台中市將於2018年舉辦世界花卉博覽會,屆時將有龐大花卉、蔬果運銷需求,林市長與楊主席洽談合作事宜,盼借重其物流實力,成為台中優質農產品外銷的夥伴;花博將不只是花卉展覽,更要藉此將台中花卉及農特產銷往各國。
「來到嘉里,就像來到家裡!」林市長表示,嘉里集團大榮擁有4,000多名員工及3,000餘台車輛,為台灣主要路線運輸服務業者之一,以台中為最大根據地,為台中創造了許多就業機會。
林市長也感謝嘉里大榮物流與台中市政府合作,協助運送生鮮食品至食物銀行,幫助弱勢人民,更進一步將服務擴大至彰投;此次來新加坡參訪,盼進一步深化雙方合作,透過嘉里集團在全球的據點,將台中優質農產品行銷至東協、甚至全世界,成為「新南向政策」的重要通路。
嘉里大榮物流董事長沈宗桂簡報時說明,嘉里大榮創始於台中,嘉里集團入主大榮後以企業回饋為原則,用人唯才,希望讓台灣員工對於集團入主感到安心,業績逐漸由負轉正,成為外資入主的成功先例,近幾年業績呈倍數成長。
市府將依備忘錄內容共同推動合作,未來每年將舉辦「台中高值農產品週」等農產品行銷活動,由嘉里大榮物流公司邀請買家下單選購。除針對已外銷東協市場的荔枝、椪柑、茂谷柑、文心蘭、唐菖蒲、蝴蝶蘭外,也盼開拓梨山茶、雪梨、甜柿、紅龍果、菇類、甘藷等其他農特產品及加工品市場,穩定在東協市場的行銷通路。
林市長此行率市府團隊出訪新加坡成果豐碩,與嘉里集團、佳新集團等大型企業簽署合作備忘錄,未來嘉里集團將協助外銷台中優質農特產,佳新集團則扮演台中在東協的代表,協助台中業者走入東協,促成東協各國走進台中。
林市長也拜會新加坡工商聯合總會、企業代表及當地台商,建立「中台灣─新加坡」常態性投資貿易合作對話機制,招商引資來台中;期間也參訪新加坡都市重建局及建設局、城市展覽館及金沙會展中心,作為台中都市計劃、社會住宅、城市綠化、河川整治及會展中心等建設之規劃參考。
為宣傳中台灣觀光旅遊,台中市政府已與星馬12家旅行業者簽訂觀光友好合作交流合作備忘錄,為推動包機和直航台中奠基。林市長並率領台中優良食品業者組代表隊,參與2016新加坡國際食品展,並設置台中形象館團隊作戰,開展「新南向」國際行銷通路,外銷台中美食,在經濟發展、農產外銷、觀光旅遊等面向均有所斬獲。

【林市長率團訪星4日成果重點整理】

①簽訂MOU促進雙邊貿易與投資:與嘉里集團、佳新集團等大型企業簽署合作備忘錄。
②招商引資來台中:拜會新加坡工商聯合總會、企業代表及當地台商,建立「中台灣-新加坡」常態性投資貿易合作對話機制。
③市政建設考察:參訪新加坡都市重建局及及建設局、城市展覽館及金沙會展中心,作為台中都市計劃、社會住宅、城市綠化、河川整治及會展中心等建設之規劃參考。
④宣傳中台灣觀光旅遊:與星馬12家旅行業者簽訂觀光友好合作交流合作備忘錄,為推動包機和直航台中奠基。
⑤外銷台中美食及農產品:率領台中優良食品業者組代表隊,參與2016新加坡國際食品展,並設置台中形象館團隊作戰,開展「新南向」國際行銷通路。

林市長倡台中新加坡雙邊論壇 星方6月回訪 啟動籌備小組

王苓薷\臺中報導

為深化台星實質經貿關係,台中市長林佳龍昨(12)日帶領市府團隊及台中市產業界多位代表拜會新加坡工商聯合總會。林市長向新加坡工商業界代表提出雙邊論壇的構想,藉此深化實質合作;新加坡工商聯合總會樂觀表示,將啟動籌備小組研議優先合作議題,預計今年6月回訪台中參訪航太、智慧機械等產業。

林市長在台中市政府經濟發展局長呂曜志、都市發展局長王俊傑、台中市工商發展投資策進會總幹事黃望修等人陪同下,與精密機械、會展、食品、電子、生技等業者拜訪新加坡工商聯合總會(Singapore Business Federation,簡稱SBF)與總會副主席傅春安對談。SBF是新加坡最大的商會,會員公司超過1萬5千家。

林市長表示,蔡英文總統當選人提出「新南向政策」後,台中市選擇新加坡作為第一站,在台星經濟夥伴協定(ASTEP)基礎下與國際接軌,未來更希望與印度、中東等國緊密交流;由於新加坡是跨太平洋經濟夥伴協定(TPP)創始成員,也盼雙方透過密切合作,朝簽訂TPP邁進。

林市長也說,台中市擁有海空雙港,交通運輸發達;工商發展層面,精密機械產業蓬勃,更有聞名全世界的捷安特腳踏車產業;尤其蔡總統當選人提出的五大創新研發計畫,台中就涵蓋智慧機械與國防航太兩項產業,台灣晶圓廠龍頭台積電也將在台中建廠。

林市長說,台中與新加坡可在自由貿易協定(FTA)架構下,成立貿易促進推動小組,進行貿易及投資合作協議,共同設定合作議題,透過建立窗口、規劃合作模式、擬定優(互)惠措施等方式,深化合作關係。

傅副主席則指出,很榮幸林市長新南向政策第一站選擇新加坡,並稱讚台中具有發展潛力,盼進一步交流,預計今年6月20日到訪台灣,並拜訪台中市政府,在雙方達成合作共識下,組成工作小組,簽訂實質合作計畫。

經濟發展局長呂曜志表示,台星雙邊貿易金額在2014年達289.12億美元,是東協會員中與台灣貿易金額最高的國家,也是台灣第5大貿易夥伴。在出口貿易方面,台灣對新加坡出口金額達205.35億美元,是東協國家中第一大國;台灣自新加坡進口的貿易金額則為83.76億美元,在東協國家中僅次於馬來西亞,雙方進一步合作,是互利互惠。

林市長昨晚也與新加坡多名工商業界代表會面,會中並由呂局長簡報說明台中優勢。星方出席代表包括新加坡會議與展覽行業協會名譽會長廖俊生、竣通國際董事長陳怡仁、新加坡郵政公司主管Steven Sim、ATRON PTE. LTD.執行長吳忠威、Phoenix Molecular執行長Ou Chung-Pei, PhD、Bio-essence 業務總監杜德仁、天銀化工執行長施至隆及益立集團董事長張耀夫等人,隨團出訪的台中市產業代表也與會交流。

林市長強調,此行到訪不僅參加新加坡國際食品展,將台中食品推向國際,更與新加坡商務龍頭佳新集團、新加坡觀光旅宿業者簽訂合作備忘錄,強化招商引資及觀光合作,並參訪會展中心及新加坡政府單位引為市政規劃參考;行程最後一天將前往嘉里物流集團,借重其物流實力,將台中市優質農特產推向國際,並為2018年台中世界花卉博覽會做好準備。

借鏡新加坡綠色建築經驗 台中盼藉2018花博打造花園城市

黃登洲\臺中報導

為推動建築物立體綠化並發展生態城市,台中市政府都發局正積極修訂相關自治條例並制定建築物立體綠化、雙層牆遮陽與友善特色空間等規範,今年7月也將辦理台中市建築綠化暨特色空間展覽與論壇,因此特別至新加坡建設局(BCA)拜訪,盼借鏡新加坡「花園城市」綠化經驗,推動建築物綠化外,也作為2018台中世界花卉博覽會及制定「臺中特色建築規範」的參考。

為解决都市熱島效應,綠色建築與生態城市是未來都市發展趨勢,市府都發局隨市長林佳龍出訪新加坡,特別至新加坡建設局(BCA)拜訪,都發局長王俊傑並針對綠建築相關法令、政策實施方式、維管養護技術等問題進行交流,同時亦與新加坡建設局分享國內推動綠建築經驗。

新加坡因地狹人稠,城市密度與高度不斷增加,為解決都市熱島效應,因此致力於推動城市綠化,但因公園與綠地面積有限,因此朝空中立體綠化發展,且為落實公私部門建築綠化,因此透過資金補助與容積獎勵等措施,鼓勵建築開發商取得綠建築標章,分為白金級、超金級、黃金獎及認證級等四級,甚至成立綠建築專科學院,培養專才,致力推動綠色建築。

而為讓綠化更有效率,新加坡建設局更組成專家小組制定景觀卓越評估規範(建築綠化總面積評分占70%、植物品質與維護評分佔30%),提出「綠化無處不在,生態友好景觀計畫」(LEAF)鼓勵表彰政策,依照綠色建築塑造之高品質,表彰推動環境永續發展表現突出的開發商。

都發局長王俊傑指出,台中市將於2018年辦理世界花卉博覽會,為鼓勵台中市建築物立體綠化並發展宜居特色空間,市府都發局目前正積極修訂相關自治條例,並制定建築物立體綠化、雙層牆遮陽與友善特色空間等規範,相關法制作業將於今年度完成,讓台中都市景觀綠意盎然,充滿生機。

王局長表示,市府推動綠化建築,制定相關條例過程中,就有參考星國建設局經驗,此次親自拜訪,更是受益良多,盼雙方未來能有更多機會交流,逐步落實台中城市綠建築永續發展。

占用道路廢棄車輛 市府查報後公告1個月未自行清理依廢棄物處理

黃登洲\臺中報導

為避免廢棄車輛任意棄置造成環境汙染,台中市政府針對廢棄車輛進行公告,提醒車主清除;逾期未清除將拖吊移置並再次公告招領,若公告期間超過1個月仍無人認領,則依廢棄物方式處理,以改善道路被廢棄車輛占用情形。

市府環保局指出,有牌廢棄車輛會由警察局通知車主、無牌廢棄車輛則由環保局公告,逾期未清除者,環保局將進行拖吊移置及後續公告招領作業,公告期間超過1個月無人認領者,就會依廢棄物方式處理。

此外,棄置於公私有土地的未懸掛車牌廢棄車輛,依「台中市公私有土地未懸掛車牌廢棄車輛清除處理自治條例」規定,得由土地所有人、管理人或使用人檢具非其所有且未經同意停放聲明書,請求環保局協助清除移置,公告期間逾1個月無人認領者,同樣依廢棄物方式處理。

環保局呼籲,廢棄機動車輛屬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公告的應回收項目,為避免廢棄車輛任意棄置,造成環境汚染,環保署提供民眾主動報廢汽機車回收獎勵金,車齡10年以上(含)的廢汽車者,回收獎勵金每輛為新台幣1,000元、車齡達7年以上(含)的廢機車者,回收獎勵金每輛為新台幣300元,鼓勵民眾主動將自有的廢機動車輛交付回收。

民眾只要自行先至監理單位完成車輛報廢程序,即可聯繫環保署登記的合法廢棄車輛回收業者前往拖吊回收,相關資訊可洽詢環保署資源回收免付費專線「0800-085-717」(諧音:您幫我,清一清)或環保局資源回收網( http://recycle.tcepb.gov.tw/  )。

因應天候異常變化 建設局加強訓練災害防救人員

黃登洲\臺中報導

每年4、5月梅雨季節,常伴隨著瞬間大雨、豪大雨、雷擊、強風等緊急災害;為此,台中市政府建設局積極加強所轄各單位及區公所人員應變能力,4月21日將舉行首場災害防救教育訓練,強化道路、橋樑、地下道及行道樹的災害處理應變能力,希望讓災害應變動員效率及反應獲得進一步提升。

建設局長黃玉霖表示,去年台中市經歷了蘇迪勒、杜鵑颱風2次風災,大量路樹、行道樹傾斜折斷。雖然市府相關人員在短時間內,以最少人力、最快效率,清除斷樹殘枝,排除災害,然而2次風災卻也凸顯區公所的應變能量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為發揮市府整體防災救援最大效益,建設局將舉辦相關災害防救會議教育訓練,並要求轄內各單位及區公所業務相關人員參加。首場災害防救教育訓練,將針對全市重要橋樑、地下道巡檢及安全防災計畫,包括橋樑及地下道防災業務整備、行道樹災時搶檢、橋基裸露補強及封橋程序標準作業流程介紹等訓練;並提升相關人員對於有劣化狀況橋樑的後續維護、修復等作業技能,加強轄內道路橋樑維護人員檢測、維護等專業知識。

黃局長指出,希望藉由詳實的教育訓練,整合台中市所有災害防救動員的資源與效率,讓相關人員平時所做的各項訓練,在災害來襲時能發揮最大效能。

此外,因梅雨季來臨,為免影響路平道路品質,排定4月11日至18日進場施作的路平專案路段,將另外擇期施工;其中潭子區雅潭路一、二段自中山路至崇德路段路平工程,將延後施作;已完成一側車道AC鋪面的雅潭路一段自中山路至勝利路口,路面標線工程及另一側車道的AC鋪面工程,也將延後施工;烏日區環河路三段,總長350公尺的路平工程,也遇雨順延。

「寧可工程延後也不讓品質打折扣!」黃局長表示,雨季時繼續道路施工,恐會影響柏油道路品質,寧可延後施工以確保工程品質;建設局將於雨季期間加強道路巡查工作,並做好維護及安全防範措施,等待天候許可再進場施作。

蔣介石戰後收復失土時 為何失去人心?


陳立夫在《成敗之鑑》中說道:「開國需要軍事,治國需要經濟,孫中山是經濟人才,而非軍事人才,故不能統一中國,而蔣公是軍事天才,而非經濟長才,所以打下了天下而不能守之。」

下面,讓我們來看看蔣介石的治國本領。

日本投降後,行政院匆匆出台了《收復區各項緊急措施辦法》,要點是迅速接收各項敵偽機關產業,恢復國民政府之地方行政、警察及財政金融機構,各項事業照常運營、恢復業務,安定都市社會秩序等。

由於缺乏周密的計劃和安排,致使接收工作混亂不堪。

那些在大後方過夠了苦日子的國民黨官員們,從遠邊山區回到富裕的收復區大都市,一下子被眼前的霓虹迷了眼,竟然公然搶占敵偽的房產和金銀財寶,個個中飽私囊。

接收「既未先設整個統一之機構,亦無統一指揮接收之大員」;「特派員頭銜者不知若干名,接收機關不下數十處,各不相謀,各自為政,明為接收,實為搶攘。」

官員們在接收中徇私舞弊,驚動了中央政府。蔣介石於9月25日,分電何應欽和北平行營參謀長王鴻韶,訓以對接收人員「應即嚴加督飭,務須恪守紀律,以維令譽。如有不法行為,准予嚴究辦,毋得寬假。」

陸軍總部進駐南京後,在一周內連續發布多份佈告,下令不得擅自封佔漢奸及日僑產業 、不得強佔民房逆產或日僑住宅等。

可是這許多通告和命令都成了一張廢紙。京、滬、平、津當局先後發出了禁止接收人員以權謀私的通令,然正如張東蓀對記者所言:「蔣主席的皇皇佈告,雖然說殺無赦,而始終沒有掉下一個頭來。在公共場所百分之九十五談起來沒有不感喟的。」

要知道接收大員們都是蔣介石的至親嫡系,真犯了殺頭的事,仁慈的老蔣也落不下刀子。正因為的蔣介石放縱手下為所欲為,讓人民把國民政府看成一個搶奪財富的政府,讓國民政府在抗戰中建立起的崇高威望瞬間滑落。

接下來事情,更讓國民政府的聲譽跌入谷底。

日本投降後,貨幣統一被提到首要議程。當年,日本佔領中國後,日本在淪陷區以一萬法幣兌換一萬塊日本軍用券的方式,推廣使用軍用券,一比一老百姓不吃虧,物價也相對穩定。

1940年,汪偽政府成立後發行偽幣,為回收日本軍用券,軍用券與偽幣的匯率為2:1,即一萬塊的軍用券可以兌換五千塊的偽幣,雖說手上的錢貶值了一半,百姓總還能接受。

可抗戰結束後,國民政府財政部為收回收復地區人民使用的法幣,規定200元偽幣兌換1法幣(當時大後方與收復區的物價比例,法幣與偽幣的兌換比率最高不超過1:100 )。

八年抗戰已經讓百姓手上財富射幾乎全部湮滅,而今政府又只用很少的錢就收回了偽幣,卻全然不考慮老百姓的利益,打個比喻,抗戰前有一萬法幣的普通百姓,經歷了日軍統治、汪偽政府和國民政府,手上的錢只剩下25元了,那9975元都到哪去了?

全都被政府吞了,填了財政的窟窿,讓曾經有錢人都變成了窮人,讓沒有錢的人一無所有。試想,你曾經是一萬元戶,只是把錢存在銀行里,可是八年後,銀行里的錢由一萬變成了25塊,這種崩潰和絕望換成任何人都想拼命!

老百姓是最現實的,你讓他過得好,就贊同你,你奪取他財富,自然痛恨你。更過份的是,國民黨接受大員們,還有大後方的投機商們,發現自己手上的法幣在淪陷區竟然如此值錢,都蜂擁到淪陷區來搶購,被時人形容為“腰纏十萬貫,騎鶴上揚州”。多年戰爭令物資缺乏匱乏,這搶購風更讓淪陷區的物價直衝雲宵。
「想中央,盼中央,中央來了更遭殃!」這是當時非常流行的一句話,國民政府貨幣政策,被老百姓視成了「搶錢,搜刮收復區的財富,讓國民黨失盡了人心!」

事後,陳立夫認為這件事「弄得老百姓痛恨我們」。李宗仁認為,在「一紙令之下,收復區許多人民頓成赤貧,而攜來大批法幣的接收人員則立成暴富。政府在收復區失盡人心,莫此為甚。」

大公報社評《收復失土不要失去人心》:「二十幾天時間,幾乎把京滬一帶的人心丟光了。有早已埋伏在那裡的(地下工作人員),也有由後方去的,只要人人有來頭,就人人捷足先搶。」

毀譽易,建譽難!國民黨帶領全國人民堅持八年抗戰勝利,讓國民政府的聲望達到了執政以來的最高峰,可接收之事卻令民國政府的聲望由高峰直落谷底。淪陷區的老百姓被搜刮​​財富,大後方的老百姓在民國政府的一系列財政、貨幣政策下也過得很慘。


並非「矮化」 是台灣自己丟掉亞投行


亞投行行長金立群7日出席在香港的一番話:如果一個“非主權經濟體”要加入亞投行,必須遵守亞投行協議第三條第三款的規定,通過他們的主權政府提出申請,香港應該通過大陸財政部申請,台灣的情況也是一樣。這段話傳達出兩個要點,一、大陸對台灣加入亞投行公事公辦;二、由於台灣是“非主權經濟體”,因此要加入亞投行,必須通過他們的主權政府,也就是通過大陸財政部遞申請。

  台灣方面對此的反應。對兩岸關係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台灣沒人、也沒人敢承認自己“非主權”的身份。果然,台灣財政部門首長張盛和就表示,“通過大陸財政部遞交申請”的做法,是在“矮化”台灣,這種做法台灣絕不接受,“亞投行差不多就這樣沒有了”;“沒有必要哀求,哀求也哀求不到,因為這是兩岸局勢”。

可以預見的是,對此,台灣一定有人鼓動起“大陸打壓”的“控拆”潮,來一場對民進黨執政“不善意”的想像激盪,就是沒人回顧一下,台灣怎麼丟了亞投行?

  最後一天

  在事涉兩岸事務時,台灣無論官方和民間很多時候選擇失聰失明,事實都是:2013年10月,大陸就提出了籌建亞投行的倡議,其後,籌建工作以月計時推進。大陸各政府機關的記者會上,有關台灣加入亞投行的問題被記者們一再提​​問,國台辦發言人一再強調同一答案:“歡迎台灣方面以適當名義參與亞投行,我們也注意到台灣方面就其參與的方式、名義等問題發表了看法,我們願意繼續聽取各方面意見,以妥善解決台灣方面參與亞投行的問題。”

  既然歡迎,既然願意商談“適當名義”,按照正常邏輯,台灣就該台上申請,台下溝通。但是,台灣就像沒這回事一樣,涉事部門和官員只在內部放話強調“是否符合尊嚴、平等原則”、“是否參加亞投行”等等,逞口舌之快,演英雄氣概。

  直到2015年3月31日,也就是申請成為亞投行創始成員的最後遞件日,台灣才一紙傳真提出申請。這一申請,筆者倒疑惑了,這麼突兀的申請,倒底是想加入啊還是不想加入啊?

有專家指點迷津:台灣是真想加入亞投行的,但大家知道,在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中,唯有一國沒提出申請;而這一國,在台灣眼中恰恰是老大,要看著他的臉色行事,估計是做通了工作,得到了“批准”,才滿頭大汗趕來了。

  但是,台灣沒被批准成為亞投行創始成員。國台辦發言人的回應很客氣:“從目前情況看,台灣還難以成為'創始成員'。台灣加入亞投行,應該按照相應規則和國際慣例行事。亞投行是政府間的國際多邊開發機構,它的章程屬於國際條約。”筆者將之解讀為:亞投行的“創始成員”必須是主權國家。

  隨後,大陸對台灣加入亞投行給出了務實的辦法:按照國際慣例,必須要等到章程正式確定後,亞投行方能向其他經濟體開放。因此,台灣雖然難以成為創始成員,但這不影響台灣以“適當身份”加入亞投行。

  “反服貿”附體

台灣已陷入了一個魔咒,只要和大陸沾上邊的,便有人成群結隊、大呼小叫喊打喊殺,你不同意我,我就佔領,衝進機關,睡在議場,你驅趕我就是“警察打人”、“民主倒退”;在這種魔咒下,本來想讓台灣佔個先機的“兩岸服貿”,則是簽了也白簽,就此停擺。

  踩著下課鈴申請加入亞投行的台灣,同樣遭遇了“反服貿”附體的人群。提出申請的當天晚上,反對者聚眾衝撞馬英九辦公室,深夜在辦公室前的馬路上烤肉示威,台北市警方動用500多名警力,用人牆、鐵絲網保護馬英九辦公室,折騰了一宿才疏散了人潮,恢復了辦公室附近的秩序。

和“反服貿”如出一轍,反對加入亞投行的口號也並無新鮮:“黑箱”——遞交申請沒有經過完整的專業評估、民主的討論和監督,不公開沒透明;矮化——申請書傳真到國台辦轉交亞投行籌備處,“國台辦怎麼有資格代表台灣?”

反對的聲浪甚囂塵上,台灣就是這點“有涵養”,不管無理性的聲音多鬧,也沒有明白人站出來說句話,官員怕惹事,學者怕“輪替”,企業也怕“不愛台”。結果給外界一個印象:亞投行,台灣根本不在乎!

  今年1月16日,亞投行成立;海峽那邊的台灣,又一次選擇失聰失明,好像世界上沒這回事,蔡英文的演講也是:「我們做到了(勝選)!」

  不在乎?

  台灣真的不在乎亞投行嗎?可能鬧事不嫌大的、想靠運動成為領袖的、真心不想當中國人的確實不在乎,但官方、企業、學界心裡都明白,包括蔡英文自己都知道:亞投行,丟不起啊!

首先,台灣在區域經濟中已經快邊緣到了海裡,加入亞投行可以刷存在感,是參與到區域經濟合作中的良機;其次,台灣2015年經濟增長只有0.75%,亞投行的建設項目會優先採購會員的設備,而基礎建設所需的建材設備、石化產品、電信、建築工程等,台灣企業都有優勢,這對提振經濟是天大的好事;再者,台灣資源、腹地、市場有限,要依靠外向型經濟立身安命,加入亞投行,台灣便搭上了進入東盟、甚至亞洲其他國家市場的順風車,與自己辛辛苦苦去開拓市場相比,事半功倍。

很可惜,台灣內部一直揣著明白擺著「尊嚴」天天吵著「任何不利我方參與及傷害我尊嚴或權益的情形,我方絕對不會接受」,還是一副愛搭不理的傲慢。

甚至,有了解兩岸關係的人底下嘀咕:台灣被「讓利」、「優惠」搞暈了,以為只要擺足了架式,大陸會八抬大轎去抬;只要哭哭鬧鬧,就會得到糖果。正如蔡英文所說:我只要當選,大陸就會向我讓步。就是這麼自信的思維!

  但亞投行不是兩岸的,規則也不是大陸一方決定的。今年1月份起,亞投行行長金立群就不只一次談到“代為申請”的問題,7日在香港的表態並非新話,只是過去台灣一直選擇聽不見,現在“突然”聽到了,除了「打壓」的控訴,還有「沒有必要哀求,哀求也哀求不到」的「委屈」。如果讀者有耐心讀完以上文字,覺得這是「委屈」命由己造?

  最後來一個知識帖。亞投行之前,有世界銀行,但不帶台灣玩;還有個亞洲開發銀行,台灣加入了,身份是「中國台北」。對於亞投行,之前台灣一直挑是「中華台北」呢還是「台澎金馬個別關稅區」呢?反正「中國台北」堅決不行「矮化」!要知道,在許多國際組織中,台灣都是以「中華台北」的名義出現的。

  這回倒好,不用挑了,有規章在,公事公辦,要加入,請中華人民共和國財政部代為申請!

《新華部落格最近7天點閱率高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