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報導電子報》平台公開不分藍綠來函照登!LINE有7個新華群組,歡迎加入!

2015年6月17日 星期三

臺中市政府「府會園區警察隊」隊長陳紳沛,被告知離開隊部


鄭杰\文

臺中市政府「府會園區警察隊」隊長陳紳沛,今天被告知離開隊部,換言之,隊長職務將由新朝「口袋」人選接替,再也不是他幹的了。

據悉,陳紳沛隊長被「拔官」理由之一,是與日前有顏寬恆立委助理,「闖進」市長辦公室與林佳龍市長的貼身隨扈「互槓」爭吵。

事件爆發後,該助理也將當天發生的事情,廣傳電子信件給媒體記者,塑造被隨扈欺負的弱勢者,該事件讓府會人士看笑話、市民對隨扈的觀感也不佳。因此,層峰怪罪於陳隊長未能盡到警衛隊長的職責、隨便就讓陌生人進入市長室、門禁管制鬆散有關?

但是也有人說,陳紳沛曾經幹過前朝胡志強市長貼身隨扈,再經胡市長提攜升任隊長,且一幹就是十多年,因為「胡系」色彩濃厚,早就被貼上了標籤,因此才會被告知離開隊部?

不管離開的因素如何,或是府會人士怎樣的揣測,陳紳沛被通知離職已是事實。



臺中市議員楊永昌、里長盧美穎 被判當選無效


中市議員楊永昌、里長盧美穎 被判當選無效

本篇新聞轉載自「自由時報」

2015-06-17  11:22

〔記者楊政郡/台中報導〕去年九合一選舉台中市市議員當選人楊永昌及石岡區九房里長當選人盧美穎,因其親友出面以每票500至1000元買票,台中地院選舉法庭分別判處當選無效,兩案仍可上訴。

市議員楊永昌(國民黨籍、第一選區),其友人王蒼華、徐薇鈞、陳欽銘、李洪魚等為楊永昌買票,楊永昌顯有共同參與、授意或同意,以每票500元買票,四人被判一年七月至一年八月徒刑,附帶公益捐款2至8萬元,均獲緩刑三年。
選舉法庭法官認為,4名親友辯稱為了感念楊而分散為楊買票,如果是獨自一人單一行為,自發性為其買票也許有可能。且有樁腳向選民稱「好啦,我再拿楊永昌的1000元給你」,數日後就拿5000元到後該里民住處,並期約投票支持楊永昌,顯見楊有參與或授意。
另外石岡區九房里長盧美穎,本人及其前夫曾振脩、黃茂生涉及賄選,以每票1000元向里民買票,被查出計51票,事後均已繳回。
此案盧美穎辯稱她完全不知情,是曾振脩一人出資及策劃,選舉法庭法官認為,國內賄選形態少有候選人親自買票,都是藉親友及競選團隊為之,而國內買票刑責不輕,事不關己,哪有甘冒風險可能,也沒有必要讓候選人「即使當選」也陷入「當選無效」之虞。
另外據多名收到賄款選民,都有是「拿到盧美穎之錢」之認知,說盧美穎沒有同意或授意,孰能相信?應判決當選無效。







府會出現一頭「黃牛」!(二)

鄭杰\文

市府官員最討厭的「黃牛」,是如何被「養大」的?究其因牠懂得利用人脈關係,原先投資了一家承攬自辦重劃區的土地開發公司,但只繳交了五分之一、也就是10萬元的投資金額就幹起股東來了,但是在往後的日子裡,牠「推、拖、拉」以各種理由不再續繳剩餘的股金。

「黃牛」在「賴皮」之餘,不知羞恥的以股東身份強行介入經營公司的角色,「意見」特別多,但幾乎都是了個人私利與其他的股東對槓起衝突,牠利用過去職場的法律常識,把所有股東的頭都搞大了、也讓股東們備受壓力,對「黃牛」的蠻橫無恥,股東們始發現「引『牛』入室」了,要攆也攆不走牠。

怎麼辦呢?最後股東們不得已,祭出股權十多倍的厚利誘惑下,才讓「黃牛」得意洋洋的退出「原始」股東行列,事實上這也是牠的伎倆,食髓知味的牠,仍不斷的、持續的物色新「貨色」、「獵物」啃食。

過去,「黃牛」在臺中市一些重劃區搜尋「嗅聞」在拆遷補償費上,認為有利可圖的對象後,遂出面表示會向市府「爭取」更多的補償費,並以事先說好的金額數目,向當事人抽成,當作施壓市府官員的代價。

也因為這個條件,讓當事人被牠牽制住了;當事人想領錢了事,但領回的錢不夠給「黃牛」報酬;給少了,「黃牛」也不肯,堅持非要拿到預期的金額不可。

不僅如此,因黃牛深諳公司內部的情形,於是結合不知情的議員,並向議員「獻策」,想方設法對原公司股東極盡能事的「找碴」,藉議員在議事廳質詢,向官員施壓以逼其就範,並且以「調查」之名行敲詐之實,「黃牛」坐收漁翁之利。(待續)


《新華報導》雜誌發行量大、讀者遍佈公部門、社團等機關,影響力最直接!廣告效益宏大!

點一下可以連線到《台灣燈會在臺中》官網

點一下可以連線到《台灣燈會在臺中》官網
臺中市政府廣告

《新華報導電子報》最近30天點閱率高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