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7日 星期四

楊永昌共犯的事證 「新華報導」第306期即有報導

鄭建勳\臺中報導

去年臺中市議員選舉期間,第一選區參選人楊永昌涉嫌偽造變造縣、市政府公文書,並行使於在競選文宣看板上,被人檢舉後,經檢察官半年的偵辦,日前,臺中地檢署檢察官依偽造文書罪與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將楊永昌和他的妹妹楊秀女2人起訴。本刊特將「自由時報」當天報導內容部分摘錄,並與本刊今年一月號「新華報導」第306期,報導楊永昌涉及不法一事,予以讀者對照。

「自由時報」的報導:

〔記者張瑞楨/台中報導〕台中市第一選區議員楊永昌,去年11月選舉之前,與胞妹楊秀女偽造9份公文,再把公文製造成大型競選看板四處懸掛,宣傳自己的服務與爭取經費建設績效,爭取選民的支持,楊永昌辯稱不知情,強調看板是創意,檢察官卻查出某無線新聞台選前曾播放楊永昌受訪,大談選舉看板有與公文的新聞,證實楊永昌知情,依偽造文書罪與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將楊永昌與胞妹楊秀女2人起訴。                                    
楊永昌宣指他擔任30多年民代,每次選舉都有看板,去年製造100多面看板,都由胞妹與廣告公司負責,他不知情,但他強調,包括日南服務中心、宗教專用區、大甲體育場風雨操場與大甲聯合運動中心,是由他提案爭取,至於偽造的公文,是競選團隊的「創意」,讓選民知道他爭取經費與建設,但他不知公文偽造內容。

不過,檢察官卻發現,去年1028日傍晚,某無線電視台播放「市議員楊永昌平時勤服務,選舉看板寫清楚有創意」的新聞指楊永昌選舉看板有創意,為地方服務與爭取的建設項目,都有公文為證,楊永昌還在訪問中說,看板呈現他為當地努力爭取的工程項目,「並有市府等單位的公文為證」,顯示楊永昌早於選前約1個月就知情,依偽造文書罪與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將楊永昌與胞妹楊秀女2人起訴。

去年公文被踢爆作假的第一時間,楊永昌面對記者詢問時也是一副不知情的樣子。在檢察官偵辦期間,楊永昌議員卻是矢口否認事先知情,但是,檢察官卻發現去年1028日傍晚,某無線電視台播放「市議員楊永昌平時勤服務,選舉看板寫清楚有創意」的新聞後,認定他是偽造公文書共犯的事證。

對於檢察官發現的「事證」,今年一月號第306期「新華報導」第17、18、19頁就有報導,對於該報導或許是「巧合」?本刊將當期「巧合」的報導內容再次呈現,讓讀者對照。

《手機閱讀時,相片點一下更會清晰呈現》

台中市部分路邊汽車停車格 9/1起實施收費管制



台中市部分路邊汽車停車格位將自9月1日起實施汽車停車收費管理,依台中市公有停車場收費自治條例收費標準表之甲類費率,每小時計收停車費20元,請用路人注意。
交通局說明,新增實施收費地點包括:西屯區甘肅路(文心路~漢口路)、寧夏路(文心路~太原路)、河南路(文心路~漢口路)、重慶路(河南路~甘肅路)、寧夏路89巷(寧夏西四街~寧夏路)、寧夏西七街(寧夏西四街~大信街)、大信街(寧夏路89巷~漢口路),以及南區合作街(復興路~信義南街)等區段,收費時間為8時至22時止。
此外,北屯區梅川東路(文心路~大連路)、梅川西路(文心路~大連路)等區段雙側路邊汽車停車位,收費時間自8時至18時止。
民眾於停車日起30日內持繳費通知單,可至交通局辦公大樓一樓服務櫃台(西區民權路101號)、台灣大道市政大樓一樓文心樓聯合服務中心交通局櫃台(西屯區台灣大道三段99號文心樓1樓)、陽明市政大樓地下一樓交通局櫃台(豐原區陽明街36號地下一樓)或臺灣銀行等112家金融機構代扣停車費服務。
另外,全國統一、全家、來來(OK)、萊爾富、美廉社等5家便利超商門市均可繳費,若不慎遺失停車繳費單,也可至統一、全家、來來(OK)、萊爾富等4大超商補印繳費單繳費。
民眾於申請扣款核准日後之停車單,將在繳費期限截止前自動從帳戶扣款,詳細合作銀行資料民眾可至本局網站(http://www.traffic.taichung.gov.tw/)或台中市停車資訊網http://tcparking.taichung.gov.tw)查閱參考;有任何停車疑義,請向台中市停車管理處洽詢,電話04-22258160、04-22258029

出訪柬埔寨 林市長力邀亞洲台商年會到台中舉行 雙方已達初步共識




出訪柬埔寨 林市長力邀亞洲台商年會到台中舉行 雙方已達初步共識
出訪柬埔寨 林市長力邀亞洲台商年會到台中舉行 雙方已達初步共識
台中市長林佳龍26日至29日應邀前往柬埔寨與越南進行城市考察,首站來到柬埔寨拜會當地台商,積極為台中招商,不僅力邀台商來台中投資,並邀請亞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明年到台中舉辦年會,雙方已達成初步共識,預計9月來台中市洽談後續細節。
柬埔寨等東協國家已是全球成長最快速的國家之一,不少台灣人前往當地投資創業,以金邊為主要投資地點,自90年至103年底為止,投資總額已達6億3,061萬美元。
林市長出訪柬埔寨陸續拜會城揚開發(CITY PARK Development)及金邊證券董事長張景順、雙城建設總經理陳國慶、榮益製衣總經理及現任柬埔寨台灣商會會長林志龍等企業家,了解台商投資現況,並積極為台中招商。
林市長表示,中台灣的區域聯合治理充滿能量與潛力,中部崛起將指日可待,他希望當地台商「常回台灣,來到台中」,力邀亞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明年度在台中舉辦年會,並與亞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初步達成這項共識,雙方9月份將於台中市細談後續事宜。
亞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成立於1993年,目前會員國包括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越南、柬埔寨、泰國、菲律賓等多個亞洲國家,會員人數逾兩萬人。林市長強調,對台灣而言,未來新的經濟戰略,勢必是「立足台灣,走向國際」,包括柬埔寨在內的東協,將是台灣的經濟未來不可或缺的板塊。
林市長表示,東協十國是全球第七大經濟體,也是台灣第二大出口地區,在東協崛起的趨勢中,柬埔寨是非常有發展潛力的國家。台灣有很多商界人士在柬埔寨經營投資,他將與各界共同籲請台灣政府,儘快促成在柬埔寨設置代表處,以加強雙方關係。
林市長強調,中國、美國、日本都在加強對東南亞經營,「台灣也不能缺席」,未來應全力推動「新南向政策」,協助台商國際化,以平衡台灣對中國的經貿依賴,更可避免被孤立於區域、國際經貿整合之外,這將是讓台灣經濟翻轉、走向國際的關鍵!
城揚開發及金邊證券董事長張景順是台中豐原人,在柬埔寨經商長達24年,自認是台商在此的「黃埔一期」,經歷相當豐富;而榮益製衣總經理、現任柬埔寨台灣商會會長林志龍1997年到柬埔寨投資,成為榮益製衣主要的生產重鎮,面對中國大陸、越南等國的競爭,多年來依然屹立不搖;柬埔寨雙城建設總經理陳國慶長年深耕投資柬埔寨,並回台成立「台灣雙城地產」公司,提供相關投資服務。林市長將借鏡台商及當地產業的成功經驗,在國際化潮流中,定位台中城市發展特色,將台中推向國際。

矽品志工 協助79歲黃阿公大掃除迎秋節


黃登洲\臺中報導

79歲獨居潭子未婚黃阿公每月僅有微薄津貼補助,只能依靠資源回收來貼補家用,阿公身材瘦弱,加上2年前小中風後身體越來越差,還曾在家昏倒兩次,幸好有華山站長、義工及時發現協助就醫。近半年來,阿公無法再負荷回收工作,對家裡堆積如山的回收物也無能為力阿公說:「希望有人協助,把回收全部賣掉,他不會再等價格好了,這次會聽大家的建議,賣掉回收,養好身體

矽品精密從5年前開始支持社區老人照顧,剛開始僅協助獨居老人年菜服務,後來為了鼓勵老人外出活動,還特別開放了員工休閒中心,提供老人家舉辦K歌比賽,或是由矽品同仁擔任老人健身教練,陪伴長輩使用健身器材。從102年起,有感於過年前獨居老人年紀長、活動較不便,集結近20位同仁,擔任獨居老人的清潔打掃工,希望能讓長輩有煥然一新的居家環境來迎接新年。這次聽到黃阿公的心願,工們馬上挽起袖子,表示:不用等到過年,大家提早為阿公大掃除! 

‧創世基金會基金會秉持「在地老化、在家終老」理念,已於全台設立348個愛心天使站,提供關懷訪視、家務協助及陪同就醫等服務,期許能於全台369鄉鎮區設立愛心天使站,建立社區互助自助模式,發揮敬老精神,期待大眾能發揮愛心,一起守護身邊弱勢長輩

關懷專線:04-2534-1627 小姐。 

素人洪慈庸 挑戰 老將楊瓊櫻

洪慈庸和蔡英文合拍競選定裝照。





















《 老總會客室  》    魏永忠 專欄


民進黨為了幹掉已連任五屆國民黨立委楊瓊櫻,竟然由黨主席蔡英文、臺中市長林佳龍聯手,技術性徵召洪仲丘姐姐--
洪慈庸,意圖攻下國民黨所謂「鐵票區」的第三選區,以利未來民進黨執政。

        值得特別注意的是,洪慈庸是循「柯p模式」以「時代力量」的名義,而且又是政治「素人」,要挑戰五連霸資深立委楊瓊櫻,足見民進黨為了綠化第三選區,甘願採取「成功不必在我」的選戰策略。

       由於楊瓊櫻是典型地方傳統深耕的政治人物,她不僅已經連任五屆立委,過去凍省前,更是連任兩屆省議員,在第三選區的樁腳部署,可謂密密麻麻,地方服務非常紮實。

       楊瓊櫻長期盤據第三選區,而且堅若磐石,導致民進黨要綠化該區,顯得格外的困難,臺中市長林佳龍取得執政,就希望儘快把第三選區「翻盤」,以利個人未來連任市長。

       過去,民進黨根本找不到夠條件與楊瓊櫻對打的政治人物,明年立委改選,民進黨還是找不到人,甚至第三選區的市議員中,也不敢有誰敢和楊瓊櫻交鋒。

        如今,因「洪仲丘事件」冒出了一位高知名度的洪慈庸,由於形象佳、口才好,戶籍又剛好在第三選區,頓時間成為民進黨的天降「奇兵」。

       黨主席蔡英文及臺中市長林佳龍,為了洪慈庸這張「王牌」,特地技術性禮讓「時代力量」,講白點,就是民進黨直接徵召洪慈庸,意圖幹掉老將楊瓊櫻。

        至於洪慈庸VS楊瓊櫻,誰勝算比較大?截至目前各界看法不一,倒是洪慈庸目前「網軍」的力量非常強大,從「洪仲丘事件」爆發至今,這股力量一直在洪慈庸身邊。

        尤其目前臺灣人氣王蔡英文和台北市長柯文哲兩人,都會全力支持洪慈庸,再加上執政的臺中市長林佳龍資源全力「挹注」,洪慈庸是有機會拉下楊瓊櫻的。

        因此,國民黨原本最穩固的第三選區立委選情,似乎已經出現「鬆動」?洪慈庸VS楊瓊櫻,兩個女人的戰爭,會非常激烈且高潮迭起,各界可拭目以待。



沈炯祺醫師又見「分刀」!


《我見。我聞。我思。》李邁 專欄

飛刀,又見飛刀。

在武林虛構的江湖中,「小李飛刀」是武俠文創泰斗古龍先生筆下的一種極速冷兵器。

「極速」,可解釋為極端快速或超級快速,其意簡明,不擬贅絮。

「冷兵器」則是一個概念稍嫌複雜的專用名詞,容有必要略加闡述。
(一)冷兵器分為狹義與廣義兩類;前者冷兵器係指不帶有火藥、炸藥或其它燃燒物,在戰鬥中直接殺傷敵人,保護自己的近戰武器裝備。

     後者冷兵器,則泛指冷兵器時代所有的作戰裝備而言。

(二)按用途行為分野,冷兵器分為進攻性兵器與防護性裝具;進攻性的冷兵器又可區分為格鬥、遠射與保衛等三類。

(三)按作戰方式分野,冷兵器分為步戰兵器、車戰兵器和攻守器械等。

(四)按結構形制分野,冷兵器分為短兵器、長兵器、拋射兵器、護體裝具、戰車、戰船等。

(五)冷兵器伴隨著人類文明的進程,雖然曾經了石器時代、青銅時代、鐵器時代三個階段的不同發展,但冷兵器的製造材質用料,除了獸骨、蚌殼、竹木、皮革、青銅、鑄鐵以外,砸人打頭的一個石塊,或是飛灰迷眼的幾粒砂礫等等,亦皆屬冷兵器就地取材的範疇。

蓋世武學「小李飛刀」有無武功秘笈傳諸於世?有關此一「大哉問」,由於相關文字記載付之闕如,故而無以查考,攸關「小李飛刀」的出手動作,招式套路以及練功心法等,亦因作者不願多所著墨,所以「小李飛刀」到底是什麼樣的一把刀?事隔多年迄今仍然是江湖中為人競相爭議的一個武林「謎團」。

以下是「小李飛刀」讀者粉絲群,針對「小李飛刀」潛心鑽研「博君一粲」的一些歸結。

(一)彙據「小李飛刀」武俠系列小說原著者之描述,「小李飛刀」長三寸七分,係一般尋常鋼鐵鑄煉鍛造,該刀昔日的製作地點,位於現今湖北省大冶市一帶的某家打鐵舖,製刀的工匠師傅,萬萬沒有料想到,不過才花了三個時辰打造完成的一柄利刃,日後竟然會成為威震武林、驚動萬教的蓋世名刀。居然名列兵器譜排行榜上,榮膺第三名之殊榮。

(二)「小李飛刀」不過只是一把普通的刀,但卻是江湖中最神奇的刀,「小李飛刀」向以極速取勝,例無虛發,刀光一閃刀已插入了咽喉,瞪大眼睛還來不及恐懼,死也不信刀到底是如何發射出來的,神乎其技、匪夷所思、望而生畏、不寒而慄。

(三)「小李飛刀」的速度絕對是超音速的,一般而論,手槍子彈速度為每秒三百米到五百米;步槍子彈的速度為每秒一千米,「小李飛刀」的速度介於手槍與步槍的子彈發射速度之間,「小李飛刀」的射速為每秒六百米。

聲音的播送速度才不過每秒340米,所以就此推論「小李飛刀」的射速超過音速。
(四)「小李飛刀」不是傳統從開始出手的初速度加速到最高速,而是一出手的初速度即是最高速,然後再行速度遞減的運行。
(五)「小李飛刀」是刀不是「暗器」,所謂「暗器」是指那些方便在暗中偷偷突擊的兵器。「小李飛刀」從來都是光明磊落正面出招,它的速度快到防不勝防,就好比是現代武器的槍,是無法閃避的。

光明正大的「小李飛刀」是一把正面索命的刀,不是暗地耍陰的「暗器」。

(六)「小李飛刀」的持刀主事者,向來恪遵江湖「職業」道義,從不違背武林遊戲規則。敵我雙方一旦比試,比的是速度、比的是功夫、比的絕不是欺瞞,所以「小李飛刀」一旦「上刀」,必定全程「臨床」一刀到底,絕對不會「掛名」主刀冒名頂替,更遑論是「多台分刀」「竄改名諱」,甚至異地「飛刀」了。

X X X

「分刀」,又見「分刀」。

在杏林的現實醫壇上,「多台分刀」堪稱是中台灣地區醫界總瓢霸子-《臺中榮總》近幾年來,最啟人「詬病」、最引人「非議」、最遭人側目的醫療行為。

「多台分刀」分的不是飛刀,而是外科醫師的手術刀,「多台分刀」當然也不是在分割手術刀。
所謂「多台分刀」確切地講,乃係指負責外科手術的主刀醫師,於同一時間(或相同時段)在不同地點(開刀房、手術室和其他可供手術醫療處所),為非單一多數不同的病患執行外科手術而言。

簡言之,「多台分刀」,也就是主刀醫師一個人「同時」「異地」為多數病患上刀。

《臺中榮總》的「多台分刀」原本默默無聞不見經傳,嗣因人命關天旋遭踢爆,掀起杏林震撼,導致輿論譁然,始才聲名大噪。
嗣後《臺中榮總》「多台分刀」的肇事「分刀」手,也因而鬧了報章雜誌、鬧上了視屏網路、鬧上了國會殿堂,也鬧到了檢院廉調等司法官署。

「多台分刀」為什麼會引起如此諾大的動靜觀瞻?
「多台分刀」為什麼會成為了輿論焦點媒體寵兒?
「多台分刀」到底是好事抑或是壞事?
「多台分刀」到底可行不可行?
「多台分刀」到底應該不應該嚴格查禁?

以下是本刊《新華報導》記者群,在持續實地採訪中,蒐獲了關心《臺中榮總》的社會善心人士,對「多台分刀」的一些觀念看法,他們的見解,雖然並非什麼了不起的高深學問,但卻不失中肯、持平與理性,對紛擾不斷迄未停歇的「多台分刀」,或許可以提供些許思考反省的檢討方向吧!

(一)「多台分刀」無過,「多台分刀」無錯,「多台分刀」倘有過錯,一切過錯之責任,不在「多台分刀」而在「人為」因素,「多台分刀」的一切過錯,皆係因人為的貪、嗔癡、慢、疑與惡見。

(二)江湖劍客比飛刀,講究兵貴「拙速」不在巧久,快則生、慢則死,快慢之間生死一線,速度是優勝劣敗,決生死分高下的不二法則。

杏林外科醫師動手術,講究「慢工」出「細活」,從容不迫遊刃有餘、沉著冷靜、好整以暇地好生開一刀,不是蠻好嗎?

外科手術不是比試飛刀,更不是在趕時間拼老命,何苦非要到處衝堂四處趕場,非要在短暫的時間內搞得緊張兮兮、忙得不可開交、不亦樂乎呢?

何必非得忙得把病患搞死、弄癱鬧上法庭,方才肯善罷干休呢?

(三)我們並不全然反對「多台分刀」,但我們絕不贊成、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法、不負醫療責任的「多台分刀」。

(四)我們並不全然反對「多台分刀」,但我們決不贊成,手術醫師只是掛名,而並未實際臨床的「多台分刀」。

(五)我們並不全然反對「多台分刀」,但我們堅決反對「冒名頂替」、「竄改記錄」、「詐領獎金」式的「多台多刀」。

(六)我們並不全然反對「多台分刀」,但我們堅決反對,負責主刀的醫師,事前未將「多台分刀」的事實善盡告知義務,讓手術患者暨家屬皆被「矇在鼓裡」,誤以為是掛名醫師,親自全程臨床開刀。

(七)「多台分刀」嚴重違反了外科手術,特別是神經外科手術精緻細膩專心一致、心無旁騖的安全原則,除非萬不得已情況緊急,我們一致反對增大手術風險的「多台多刀」。

(八)我們反對未經合法核准程序,亦未徵得病患暨家屬同意,擅將手術病患的身體當成教學工具、練刀活體,集體教學「多台分刀」。

(九)江湖中人武林俠客,尚知遵守「遊戲規則」承擔一切成敗責任,杏林醫壇的外科醫生,尤應勇於負責恪守醫德,豈能「多台分刀」鬧出人命關天後,做出連江湖郎中都不屑的推諉卸責,窮詞巧辯呢?

(十)我們主張在不違背現行法令規章,暨不影響手術病患醫療權益的前提下,將醫界現存「多台分刀」的「違章」行為,就地合法化、制度化、公開化、透明化,俾免防不勝防、禁不勝禁、造成紛擾,憑添了社會負擔,也浪費了司法資源。

(十一)倘若一定得要「多台分刀」,我們建議負主刀的掛名醫師,手術之前,應該將「多台分刀」的風險評估,列為必須「告知」的要項,毫無隱瞞、詳詳細細、老老實實的告知手術病患暨其家屬。

(十二)江湖中人武林俠客比刀論劍,玩的是自己的命,是拿自己的老命作為賭注。

「多台分刀」完的是別人的命,是拿別人的老命當賭注下注,我們堅決反對如此「置別人死生於度外」式的「多台分刀」。

  X X X

身兼《臺中榮總》神經醫學中心《微創科》主任的沈炯祺醫師是一位名列台灣省「百大良醫」的神經外科威權。

惟渠近些年來,醫事「詬病」不斷,醫療「非議」不停,所以嚴格地正確而論,沈大醫師堪稱是最具爭議性的「百大良醫」,實乃良有以也,並非為過。

回溯102年間,沈炯祺醫師,因「一日多刀」、「幽靈看診」、「掛名主刀」、「竄改記錄」、「活人教具」等「多台分刀」,連續肇端醫療糾紛,不甘受害的病患家屬們,泣訴媒體、淚灑了法庭,也大大地鬧上了立法院的國會殿堂。

102年10月16日,立法委員趙天麟先生,於該院第8屆第4會期,社會福利及衛生環境委員會第八次全委員上,特別針就台中榮總之「沈疾」弊端,向列席之衛福部政務次長林奏延,提出嚴正質詢,謹將相關質詢內容擷要如下:

趙委員天麟:主席、各位列席官員、各位同仁。本席今天要提出兩項資訊,其中一項是從媒體看到的,另外一項則是接獲檢舉的。

首先,針對接獲檢舉的部分,要在此具名向次長投訴,希望你們能夠進行調查並讓本席知道整個結果。

即今年一位台中榮總的名醫-沈炯祺醫師,在壹周刊的報導中指出,他是神經外科的權威,但他草菅人命,曾經一天裡面開了七台刀,且同一時間開了四台刀或是三台刀也都不足為奇,這件事次長應該知道,畢竟壹周刊曾經報導過,而他開死了好多人,也開癱了很多人,這件事情經報導後,台中榮總辯稱他們並不知道他同時開了兩台刀以上,後來本席就對這則新聞很感興趣,於是就持續追蹤,我發現7月、8月、9月壹周刊都有報導,可是中榮否認,還說會勸導這位醫生。

根據我的資料顯示,7月4日8時他一次接三台刀,其中有吳姓、劉姓等患者,8時30分時他又接一台刀,看來他早上可是瘋狂的在開刀;8月份的時候情況也是一樣,8時連續開三台刀,有鄧姓、林姓、邱姓等3位患者;9月份也是一樣,接了四台刀,有張姓、賴姓、吳姓、鄭姓等患者,也都是8時開的刀。

趙委員天麟:我具名檢舉,他實在太囂張了,而中榮毫無處理能力,不僅對媒體否認,還縱容他在7月、8月、9月持續發生這樣的事情。更嚴重的是他居然有分身,可以開幽靈刀。

101年11月26日,原本報的是由沈炯祺醫師主刀,協助醫師為施育彤和賴志銘,結果同一時間他在衛福部的豐原醫院看診,真是厲害!可以在報開刀的同一時間給人看診,而且還可以線上申辦方式申報費用高達97,506點,簡直是沒有醫德到瘋狂的層次!這件事情被踢爆了之後,他又竄改資料,將原本是協助醫師的施育彤改為主刀醫師,據本席的資料顯示,施育彤當時還沒有獲得神經外科的開刀資格,請問中榮到底在幹什麼?

根據中榮的規定,神經外科主任一職的任期為三年,期滿得連任一次,如果實在很厲害,可以再連任一年,所以最長的任期為7年,可是他居然可以擔任主任長達9年,中榮現在要把神經內科和神經外科合併為神經醫學中心,繼續讓他擔任管理職,就如同高雄縣市合併一樣,任期重算。現在到底是怎麼了?難道沒有政府了嗎?

本席現在具名提出檢舉,請問次長要多少時間才能徹查此事?本席也曾經開過腦部的刀,要知道這是攸關生命的事情,怎麼可以縱容到這種地步?更何況那還是公立醫院。

主席:請衛福部林次長說明。

林次長奏延:主席、各位委員。這個案子已經進入司法程序了,不過其中又分兩個部分,一部分是與健保申報有關,健保署已經配合調查;另一部分是與醫院評鑑有關,醫策會會即刻去做複查。有關醫院人事部分,因為榮總屬於輔導會系統,所以我們不會直接干涉他們的人事職權。

趙委員天麟:所以就讓他無限延任,超過規則也無所謂?

林次長奏延:本部無法管到輔導會轄下醫院,不過我們會向輔導會提出建議。

趙委員天麟:本席會持續就此向輔導會提出檢舉,不過衛福部應對本席方才所說多數開刀有無違反常規、竄改紀錄讓不合格醫師開刀及在號稱主刀同時又在其他醫院看診等諸多情事予以徹查,因為這攸關人命。請問你們需要多少時間才能徹查並告知我們?半個月可以嗎?

林次長奏延:好。

《臺中榮總》之「多台分刀」弊案,經立法院質詢程序後《醫策會》遂在《衛福部》的函請下,於同年10月24日起,正式展開對中榮神經病變之整治,旋經「看診」與「受治」雙方配合「良好」以及在《退輔會》暨《衛福部》等主管機關的積極督導下,歷時月餘,《醫策會》即對中榮之痼疾沈病,研提具體改進建議:

1、不宜於同時段在不同棟手術室排刀。
2、一位醫師不宜同一時間安排二台以上手術。
3、宜增列:看門診或做檢查、支援其他醫療機構及統一時間,在不同手術區…等。
  4、建立有審查和稽核排刀適當性(或合理性)的機制。
5、建議資訊室設定防堵機制。 《臺中榮總》亦釋出善意允諾改善,並將該院手術室工作手冊涉及控管手術排程之相關防弊條文配合修正為:

(四)手術排程規範:

1、非主治醫師不得排刀使用手術房間。
2、手術醫師同一時段,同一房間只能安排一手術排程,同一時段不同房間,手術排程至少間隔一小時,小手術除外。
3、手術醫師以當日參與手術者為主。
4、醫師請假或出國期間不得掛名排刀。
5、有關於病患手術相關之資料收集、處理、利用請依個人資料保護法執行。

上述有關《臺中榮總》手術排程規範之修正案,對該院長久以來的積非成是、惡習陋規而言,乃是明令禁止之揭櫫,然對沈炯祺醫師而言,不啻為一記重重的當頭棒喝。

《臺中榮總》知悉此情的有識人士咸認《臺中榮總手術室工作手冊》第19頁第四款之相關修正內容,根本只是在規範沈炯祺醫師一個人的非常行為,故而將之戲謔稱為「沈炯祺條款」。

X X X

「沈炯祺條款」付諸了白紙黑字之後,是否意味著,在《臺中榮總》那一塊「杏林」之中,「多台分刀」這一個爛招術,從今爾後就此消聲匿跡,退隱「江湖」了呢?

根據「抽樣」調查顯示,該院之內主流民意絕大多數,抱持不樂觀的悲觀看法,渠等咸認「徒法不足以自行」,況且「多台分刀」的「再犯」率偏高,稍有怠慢疏忽了追跡治療,嚴加控管,就有復發之虞。

就當大夥兒們,皆認為「多台分刀」之痼病「沈疾」,甚難防治,積習難改隨時可能故態復萌的閒言絮語甚囂塵上之際。《臺中榮總》那座白色巨塔內,不斷繪聲繪影、眾口鑠金的出現了悠悠之口難杜的「驚人」傳聞。

「沈炯祺醫師分刀,又見分刀」、「沈炯祺醫師的多台分刀再現江湖」傳聞內容到底是真?抑或是假?

以下是本刊《新華報導》專案記者,透過適當管道,詳細查證確實後的「臨床」報導。

(一)沈炯祺醫師「涉嫌」違反《臺中榮總》「同一時段同一醫師只可有一手術排程」、「同一時段不同手術房間、手術排程至少間隔一小時」手術排程規範之實際情況,經紀錄彙整--

1、103年11月3日, 7時45分與7時50分,於同一時段在第一醫療大樓開刀房,進行2台手術。
2、 103年11月10日,14時20分與15時5分,同一時段未隔1小時分別在第一醫療大樓開刀房與急診大樓第三手術室,進行2台手術。
3、 103年11月27日,7時40分相同時間,在第一醫療大樓開刀房進行二台手術。
4、103年12月22日7時40分與7時55分,在第一醫療大樓開刀房同一時段進行2台手術。
5、104年1月7日7時55分、8時15分及8時20分,分別在第一醫療大樓開刀房與急診大樓第三手術室,同一時段不同地點進行三台手術。
6、104年1月8日,8時10分與8時20分,同一時段在急診大樓第三手術室進行二台手術。
7、 104年1月14日,8時15分與8時20分,於同一時段分別在開刀房與第三手術室進行2台手術。
8、104年2月5日,7時30分與7時55分,同一時段在第三手術室進行手術。
9、104年2月25日,13時20分與13時25分,同一時段在開刀房進行二台手術。
10、104年2月26日,7時50分與8時15分,同一時段分別在開刀房、第三手術室不同的地點,進行三台手術。
11、104年3月9日,7時30分與7時35分,同一時段,在開刀房進行二台手術。
12、104年3月11日,8時5分與8時30分,同一時段,分別在開刀房及第三手術室進行二台手術。
13、104年3月18日,12時5分與12時30分,同一時段,在開刀房進行2台手術。
14、104年4月1日,7時55分與8時13分,同一時段,分別在開刀房及第三手術室進行2台手術。
15、104年4月9日,7時50分與8時5分,同一時段,分別在開刀房及第三手術室不同地點,進行三台手術。
16、 104年4月16日,7時50分與7時45分,同一時段,在第三手術室進行二台手術。
17、104年4月22日,8時25分與8時40分,同一時段,在開刀房進行2台手術。
18、104年4月23日,7時45分與7時55分,同一時段,分別在開刀房及第3手術室進行3台手術。
19、104年4月30日,7時50分與7時55分,同一時段,分別在第3手術室進行2台手術。
20、104年5月7日,7時25分與7時40分,同一時段,在開刀房進行手術2台手術。
21、104年5月14日,7時40分與7時45分,同一時段,分別在開刀房及第3手術室,進行2台手術。
 22、104年5月18日,7時40分與8時25分,同一時段,分別在開刀房及第3手術室,進行2台手術。
22、104年5月18日,7時40分與8時25分,同一時段,在開刀房進行二台手術。
23、104年5月21日,7時40分與7時43分,同一時段,在開刀房進行二台手術。
24、104年6月1日,7時40分與7時55分,同一時段,分別在開刀房及第3手術室進行二台手術。
25、104年6月10日,8時5分與8時20分,同一時段,在第3手術室,進行2台手術。
26、104年6月15日,8時20分同一時段,分別在第3手術室及第二醫療大樓手術室進行2台手術。
27、104年6月17日,8時5分與8時30分,同一時段,分別在開刀房、第3手術室進行3台手術。
28、104年6月18日,7時40分、7時45分與8時15分,同一時段,分別在開刀房及第3手術室進行3台手術。
29、104年6月24日,7時55分與8時正,同一時段,分別在開刀房及2醫手術室,進行2台手術。
30、104年7月9日,同於7時45分,同一時段,分別在開刀房及第3手術室進行2台手術。
31、102年7月15日,18時19分與18時37分與同一時段,在開刀房進行2台手術。
32、104年7月15日,7時35分與7時45分,同一時段,分別在開刀房及第3手術室進行3台手術。
33、(截至本文截稿為止,據悉沈炯祺「多台分刀」的違規手術排程,仍然持續進行中,以下記錄,因「族繁」不及備載均從略)。

(二)針對上揭沈炯祺醫師「涉嫌」多起違反《台中榮總》「沈炯祺條款」之「多台分刀」情事,以下是該院院內主流輿情反應的「集錦」彙編:

1、沈炯祺醫師之所以膽敢如此大「調」不甩,公然大剌剌地違反《台中榮總》「手術排程規範」,析其因,實乃因為該規範,僅只是「宣示」性的條文,對於違而不遵的「分刀手」而言,並無強制之約束力,亦乏相關之懲罰條款,是故對於怙惡不悛、無心「悔悟」的「多台分手」,根本起不了嚇阻遏止,規過勸善的實質作用。

2、沈炯祺醫師是現任《臺中榮總》神經醫學中心微創科主任,理應主動自發號召響應率先落實《臺中榮總》訂定的醫師手術規範,豈可背道而馳,以身「試」法呢?

3、沈炯祺醫師雖然自詡是「百大良醫」,但在《臺中榮總》沈醫師並無行政違失的「豁免權」,亦無置身事外的「治外法權」,我們對沒有特權,隨便擅自「多台分刀」一致譴責。

4、沈炯祺醫師是我們《臺中榮總》的中階層管理幹部,理應服膺醫院的各項規定,作好的表率、作好的示範,我們認為遵守醫師的規範,是做一個管理幹部最起碼的基本條件素質,否則如何領導群倫?

5、在《衛福部》與《醫策會》的戮力勸導下,《臺中榮總》終於明文條訂了禁止同時「多台分刀」的手術規範,這個「禁令」與其說是限制了沈炯祺醫師「多台分刀」的「自由」,不如說是在協助幫忙沈醫師,不要再一昧地罔顧病患權利製造醫療糾紛。

「手術排程規定」一方面保護了醫師,一方面也保障了病患,我們籲請沈炯祺醫師切實遵守。

6、沈炯祺醫師如果自己私人開業,只要病患同意、只要不違反醫師法醫療法及相關施行細則,慢說是同時多台與上七、八刀,就算是同時開上了百兒八十刀,那也是沈醫師與病患之間的「心甘情願」。

但是,目前的沈炯祺是服務《臺中榮總》的一位醫師,並無個人任意的自由開刀,所以必須遵守《臺中榮總》的一切手術規章。

7、沈炯祺現在還是一位被上級長官領導的被領導者,一個好的被領導者的基本素養,就是服務領導遵照指示。

現今的沈炯祺不過還只是一個被領導者,就不知服從領導,就不知尊重體制,倘若有朝一日飛上了高枝,我們不禁十分懷疑,被他領導的部屬會心悅誠服地接受他的領導嗎?

我們建議汲汲營營、一心一意欲競爭高階的沈炯祺醫師,服從領導遵守規定,或許是未來升遷的必要充分條件吧!

8、沈炯祺醫師公然連續違背《臺中榮總》「手術排程」的相關規定,其實就是對《衛福部》與《醫策會》不尊重的不敬。我們籲請沈大「分刀手」,立即懸崖勒馬放下「分手」,何苦損人不利己,非要再肇不必要的醫療糾紛呢?

9、沈炯祺醫師毫無忌憚故態復萌的「多台分刀」,顯然是對《臺中榮總》的製度內規視若無睹、置若罔聞,完完全全不放在眼睛裡。

10、沈炯祺醫師捲土重來,又開始搞起同時「多台分刀」的把戲,顯然是獨樹一格、標新立異,我們認為如此別具一格的自成一家,不但是自外《臺中榮總》的錯誤行為,也是對各級長官的嚴重「挑釁」。

11、我們認為,行政的裁量與法曹的裁判是並行不悖的兩回事;行政上有無違失(或違失之虞)行為尚有無違法,也是可以分開來處理的兩件事。

我們認為,行政首長可以獨立行使行政裁量權,對凡有違失之虞者「是否繼續適任」之考量,可以先期前置作出必要的防患處置,並非一定要俟待司法的裁判結果(或不結果)始才為之。

換言之,行政上的裁量是可以單獨行使,並非一定要與司法「同步」亦不受司法裁決的拘束。
我們認為身兼行政職務的沈炯祺醫師,目前仍然糾紛未歇、非議不止之際,未免妨礙院務推展、得免影響管理威信,我們建議主管機關與單位首長,似可考量暫予免兼沈員行政上的職務為宜。

12、行政的歸行政,法律的歸法律,二者不可混為一談,行政著重事前的防範未燃,法律則著重事後的應有懲罰。

我們認為,以目前的狀況,客觀觀察,沈炯祺醫師顯已逾越了行政長官應守的份際,宜先行解除渠之兼任職務,似不必等到法律的定讞後才作道理。

 13、沈炯祺的行政能力如何?我們不願評論;沈炯祺的專業醫術如何?我們亦不擬置喙。但是我們認為,沈醫師既然是《臺中榮總》的主任級高幹,就應以身作則、恪遵規範,俾免因其不斷的錯誤示範,誘發競相效尤的不良效應。

 14、如果沈炯祺醫師執意非要「多台分刀」,我們建議沈「大刀」不妨考慮掛關離開《臺中榮總》,尋找一個自由自在的揮灑空間,何苦非要硬呆在《臺中榮總》,憋憋屈屈地遭受千夫所指,成為眾矢之的的話題人物呢?

15、回溯102年間,《臺中榮總》大費周章地「大興土木」,修改了「手術排程規範」,其宗旨目的就是力求嚴謹遏止「多台分刀」的弊端沈疾。

詎料,該規範對沈大「分刀手」而言形同廢紙,不但不引以為鑑知所警惕有所改歛,反而捲土重來變本加厲,執「刀」不悟,復踵「分刀」,我們咸皆期期以為不可,鄭重譴責當事人,立即放下「分刀」勒馬懸崖。

16、沈炯祺醫師「多台分刀」等連串的不當醫療醫事行為,已然不是犯不犯法的問題,而是違不違規的問題。以往的「多台分刀」把人弄癱搞死,可以推說不是「故意」。

但當「手術排程規範」明文公佈「施行」後,倘若再因「多台分刀」弄癱搞死了人,若再推說不是「故意」,可能礙難辯解,就不太容易「阻卻」違法了,因為違規的「分刀手」明顯沒有遵守《臺中榮總》的「手術排程規定」。

我們奉勸沈炯祺醫師,還是循規蹈矩老老實實、一刀一刀慢慢開。




日軍記者拍攝南京大屠殺畫面曝光




左图为笔者收藏的一套二战时期日军随军记者的物品,日语正确叫法就是从军记者。


(怕引起網友不適,所以模糊處理了一下)請仔細看兩張照片中受害者的頭顱,兩顆頭的髮際線極為相似,左側(臉的右側)眉骨外有一道血痕,而且面部其他特徵也非常相近,所以基本能夠斷定這兩顆頭顱是同一位受害者的。首先,我們先來推測這位受害者究竟是軍人還是平民,其次,我們來推測他遇難的時間。 (來源:網易新媒體)



从这张照片中,能够看出右边被刺刀戳中胸口的中国人,很可能是平民。因为他头戴当时底层劳动者常戴的毡帽,并佩戴扛东西用的垫肩,所以他很可能是一位底层劳动者。如果用放大镜仔细观察的话,能依稀看到受害者的左手正死死地抓着刺刀,声嘶力竭的大声呼号。



乌克兰教授的推理是:至少两位受害者被近距离击中头部而死,所以头颅缺失严重而血肉模糊,受害者死后又被焚烧,所以才成了照片里的景象。不过,中国资深法医在仔细研究照片后,认为右边尸体并非火烧所致,受害人遗体胸部肋骨和右肱骨露出,应该是被用刀剔除上面的软组织所形成的,而那颗完整的头颅骨是放在锅里反复煮掉软组织才形成的。所以基本可以断定,受害人遗体曾受到了非人道的对待。


在这张照片的下半部分中,从受害者脖子切断处能看出伤口整齐,很可能是被军刀一类的锐利凶器斩首。他所穿的裤子也是“缅裆裤”,所以基本能推测他是平民身份。


图为攻入湖州城的日军部队。蒋介石于11月8日不得已下令全线撤退,4天后上海沦陷,淞沪会战宣告结束。后来的南京大屠杀主犯之一的谷寿夫当时正担任日本第六师团中将师团长,率部参加进攻华北的战斗,在华北就曾纵容属下屠杀过无辜百姓。谷寿夫于10月份调入华中战线,在柳川平助中将的第十军编成内,与第18师团和第114师团一同参加杭州的金山卫登陆




左图为从军记者拍摄的松井石根。右图为网上查到的松井石根照片。在这张照片里,松井石根(右一)很罕见的以戴口罩的形象出现在照片中。他从小便体弱多病,但是成绩优秀,早在读陆军大学时就以第一名成绩获得天皇御赐军刀。松井石根父亲是汉学家,所以他对中国有一定了解,并曾经响应孙中山在日本提出的“大亚细亚主义”,还支持过孙中山的革命。因在占领南京时期,纵容部下展开惨无人道的大屠杀,于1945年日本投降后被盟军逮捕,1948年12月23日零时在东京巢鸭监狱被绞死



图为从军记者拍摄的被俘获的中国正规军士兵。1937年12月5日,朝香宫鸠彦王抵达南京前线司令部,立即听取第10军司令官柳川平助、16师团长中岛今朝吾等人的战况报告,尤其听中岛今朝吾谈到中国军队经过最初接触谈判后没有投降意愿时,责令部下尽快攻陷南京。在12日南京沦陷前,朝香宫鸠彦王即发出一连串由他本人亲自盖章签署的命令,上面均标有“机密 阅后销毁”字样,但命令的内容却简单而明了:“杀掉全部俘虏”。由于有朝香宫鸠彦王十分明确的命令,日军在南京大开杀戒。(来源:网易新媒体)


图为军记者拍摄的南京街头。1938年2月26日,裕仁天皇同时接见了南京屠城元凶之一松井石根和柳川平助,对他们攻克南京之功予以嘉勉。有种说法是在南京屠城期间,松井石根于1937年12月17日到19日只在南京住了三天,而大部分时间直接在南京指挥屠杀的则是朝香宫鸠彦王。但是,由于朝香宫鸠彦王是日本皇族成员,根据美军与日本天皇达成的不追究皇室战犯的协议,所以逃脱了审判。于1947年10月14日脱离皇籍,1981年4月12日病亡,终年94岁。

8
图为溃逃撤退的中国士兵。松井石根于1937年12月7日发出“南京城攻略要领”之作战命令:即使守军和平开城,日军入城后也要分别“扫荡”。对战俘问题未提只字。在“扫荡”的名义下,不仅可屠杀战俘和散兵(日军称之为“败残兵”或“便衣兵”),亦可屠杀平民。南京沦陷第三日,松井再发出作战命令:“两军在各自警备地区内,应扫荡败残兵,收集隐匿之武器与军需器材,扫除战场。”所谓“扫荡败残兵”,意即屠杀战俘与散兵。(来源:网易新媒体)

从军记者拍摄的南京城内的中国姑娘,这是沦陷后不久拍摄的照片。从三位女子的脸上,能看出来他们虽然勉强做出微笑的样子,实际上依然透露着恐惧和惊魂未定的神情。照片中,女子背后的墙上写着民国二十七年二月,即1938年2月。众所周知,南京大屠杀持续了六周左右,直到1938年2月才逐渐恢复秩序,而且这张照片里的女子都穿着短袖旗袍,所以照片应该是拍摄于南京大屠杀结束后。不过笔者推测,此照片应该是拍摄于1938年3月28日南京成立伪“中华民国维新政府”之前。

左图为上海兵站医院里的鹈泽部队,据考证,鹈泽部队属于上海派遣军第2兵站医院(14号兵站医院)鹈泽修一军医中佐统辖的。照片中为数众多的日本伤兵也从侧面反映出那场战斗的激烈程度与中国军队抵抗之英勇。



日军在1937年11月5日登陆杭州湾后,其主力沿沪杭铁路向上海推进,嘉善、平湖、乍浦、嘉兴等地相继沦陷。另一部则向桐乡、吴兴等地进犯,锋芒直指南京。11月24日攻陷吴兴,次日,长兴沦陷。12月13日,日军攻陷南京后,又兵分3路南下进攻杭州。(来源:网易新媒体)

这张很明显是中国人的家庭合影,相信这也不是从军记者拍摄的。因为他不会闲到给“支那人”拍合影,而且占领区的中国人在面对日本人的镜头时,很难会有这么轻松平常的表情。

《點閱率高備受矚目的焦點報導 隨時在更新中》

中市府參訪泉州、廈門達經貿交流初步共識 將爭取泉州設台中商品展售中心

鄭建勳◎臺中報導 為促進兩岸經濟合作,副市長令狐榮達今(20)日率團參訪泉州台商投資區(城市規劃館)與廈門城市規劃館,了解當地城市建設、未來總體規畫,並與泉州市人民政府團隊舉行會談,雙方在經貿交流達成初步共識。此外,市府也將向對岸進一步爭取在泉州綜合保稅區設置台中市商品...

《新華部落格最近7天點閱率高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