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閱率高備受矚目的焦點報導 隨時在更新中》

「春燕」向您報到 祝您《豬年大發》!

鄭杰◎臺中報導 2月4日是農曆除夕,今年的春節長假從2月2日放到2月10日(包含昨天的補上班),放假之前的這幾天開始,市府及各區公所、市議員、里長等公職人員,也都在因應《中國年》的到來,邀請書法家揮毫書寫吉祥喜氣的春聯贈送市民、選民、區民,藉此拜個早年、給市民討個吉祥。...

2015年3月29日 星期日

沈炯祺醫師的「活人教具」?


《我見。我聞。我思。》 李邁 專欄

本篇拙文係《新華報導》2013年12月號所刊載「沈炯祺醫師分身有術」之續篇,續篇也者,不是絮言也不是贅語,而是上篇文字的未盡之事,未盡之言,也是上篇文字必須繼續再言之事、再言之言。

破題伊始,尚未撰文之前,觀眾讀友或許會詢問老朽不材「刀筆鱸鰻」我,本篇文字既然是上篇文字的續言後事,為何不乾乾脆脆直截了當地,因襲沿用上篇「分身有術」的「曲目」?何必非要另行命名重新標題為「活人教具」呢?況且「活人教具」這四個「血腥」字眼,映入眼簾之際,難免產生滿臉滿身是血,恐怖兮兮的可怕聯想。

是否蓄意誇張?是否故作驚悚?由衷感激觀眾讀友不吝賜予的「大哉問」,老朽不材自忖,對於觀眾讀友出於善意的「責難」與指教,我素來一向是「逆來順受」虛心接納,從未或曾違拗反駁,但是這一次這一回我則不然,攸關《臺中榮總》涉及嚴重醫療紛爭議題的命名,我有我的堅持,我有我的執著,恕我礙難遷就觀眾讀友「慈悲」為懷的一片「善良」。

我曾深切地自我檢討,上前一篇的「分身有術」失之於太過含蓄、太過於矯情、太過與人為善,所以才未能充分達到驚世駭俗的警惕效果。

這一回合,不會再犯貳過的我,擬將毫無掩飾、絕不遮掩,不再「美化」地將《臺中榮總》那座白色巨塔中,曾經不斷發生、迄未「坦承交代」的「黑心手術」,真真切切、老老實實地透過《新華報導》區域性媒體的介面,呈現給關心《臺中榮總》的「普羅」大眾。並不惜以醒目的標題、「煽情」的詞句、危言的聳聽、超大「分貝」地「拍案驚奇」,向中台灣地區需要《臺中榮總》權威性醫療資源的廣大病患朋友,提出警告,千萬莫要再在少數「百大良醫」分身「有」術的迷思下,淪為「活人教具」,平白無知傻傻呼呼地,喪失了應有的權益,犧牲了寶貴的性命。

再言者,針對本篇續文定名為「活人教具」乙節,倘若觀眾讀友仍感「恐怖」、還覺「驚悚」。那麼且恕「刀筆鱸鰻」我援引假借,下列二句古早的經典珠璣,冒犯頂撞。

雖然「明察秋毫」,但卻「未見輿薪」。

雖然「力足以舉百鈞」,但卻「不足以舉一羽」。

揆諸古籍《孟子梁惠王篇》亞聖先師曾向齊宣王問道:「假如有人來向大王報告說:『我的力量能夠舉得起三千斤的重物,但卻拿不起一根羽毛,我的視力能夠看得清秋天豪毛的末稍,可是卻看不見擺在眼前的一車柴薪。』大王,您會相信他的話嗎?」宣王說:「當然不會相信!」
上揭這段歷史性的談話記錄,分別揭櫫了「明察秋毫、不見輿薪」與「足以舉百鈞、不足舉一羽」,這二句話成語寓言的出處典故。

君不見,《臺中榮總》微創科主師沈炯祺醫師,曾於擔任該院前神經外科主任期間,在手術病患毫不知情、且未徵得授權同意之下,假藉「訓練住院醫師跟年輕外科醫師接棒」等「指導教學」「醫術傳承」之名義,同時分台七、八刀地,擅自逕將手術病患的軀體,當成為教學「工具」「練刀」活體。

如此這般,並非專業醫療的「教學訓練」,終於導致一天之內,病患死亡、全身癱瘓的悲慘遭遇,然而不在現場臨床指導的沈炯祺與實際操刀動手的練刀醫師,事後咸皆「死不認帳」,全然「置別人的生死於度外」,可憐的受害人暨其家屬,無奈無助之餘,只得淚灑法庭、對薄公堂。

上陳曾經在《臺中榮總》院內,假「訓練教學」為名,行「非專業醫療」之實,並不時不斷發生醫患間齟齬之齷齪,已是連沈炯祺醫師自己都公開承認的不爭事實。

綜上所言,老朽不材「刀筆鱸鰻」我,想請問各位看倌、各位讀友,上述這些無庸置辯的真實情況,難道不恐怖?難道不驚悚?難道不令人毛骨悚然?倒抽一口陰氣逼人的森森寒氣嗎?

本篇拙文的「活人教具」與《臺中榮總》的「活人教學」兩相比較,前者區區不過「秋毫」微微不足「小羽」,後者才是真正「恐怖」,真正「驚悚」的始作俑者。

尊敬的觀眾讀友,豈可「明察秋毫、不見輿薪」?豈可「只舉小羽不舉百鈞」?只顧《新華報導》的小事小情,而漠視了《臺中榮總》的大是大非呢?

X              X X

光陰似箭、日月如梭,打從《新華報導》293期,付梓「沈炯祺醫師分身有術」這篇拙文出爐問世後,迄今匆匆業臻週年,在這流逝的歲月當中,雖然觀眾的「收視率」逐漸攀升、讀友的「點閱數」屢屢破表,但是在佳評如潮,迴響不綴的熱烈聲浪裡,隱隱約約浮現出了「質問」與「疑慮」,觀眾讀友「質疑」《新華報導》爆料「指控」《臺中榮總》沈炯祺醫師,「涉嫌」「活體練刀」、「活人教具」各節,請問有何證據?請問證據何在?

有關沈炯祺醫師「前言」之「分身有術」與「後語」之「活人教具」等二篇評論,皆係由「刀筆鱸鰻」我一人執筆操刀,舉證之責責無旁貸,非我一人莫屬。

我所憑持之證據,在證據法則原理中,似可稱之為「共犯不利於己之陳述」亦可謂之是相關「涉案」當事人等公開坦承之「自白」,計分下列二部分。

(一)書面證據部分-

本部分之證據,係各大傳播視屏以及各家平面媒體之報導記錄,謹將與案情相關之「供述」摘要彙整為:

1、102年4月3日《臺中榮總》吳少白副院長公開表示:「沈炯祺掛的是指導醫生,所以他可能就沒有上去,可能如果需要他上刀,他也會去上刀。」又謂:「沈炯祺醫師擔任指導工作,有時候不需要在場。」

2、102年4月4日各家平面媒體報載,《臺中榮總》神經外科主任沈炯祺醫師公開表示:「我開很多刀,不是為了賺錢,除了幫病人治病,也是為了訓練住院醫師,跟年輕外科醫師接棒。」

(二)錄音證據部分-

本部分之證據,係《新華報導》熱心讀者提供,有關102年4月3日《臺中榮總》針對該院沈炯祺醫師「分刀跳台」、「同時多刀」將手術病患搞死弄癱等弊情,召開記者招待會,公開為沈某辯解脫罪之錄音資料檔案,謹將會中該院吳少白副院長與記者之間,精彩問答的片段,「原汁原味」擷摘如下:

吳少白:那如果真的是要這個~因為指導醫師他隨時還是有可能會去上刀的,所以他雖然有一點距離,但是呢,如果他瞭解這樣的情況,電話中可以指導就能解決的,那OK。如果真的是電話中…就趕到現場,因為都會有適當的、這個當時開刀的、所謂的第一助手,那我剛剛講的第一助手呢,絕大多數都是具有外科專科醫師,然後呢,也都有這個、這個相關的訓練,在我們的、我看的那一天他所有當天的助手,都是住院醫師第六年以上的fellow,所以都是相當資深的,好不好?

記者:副院長,那位楊女士說就是那天開刀是由一位高醫師代刀,那開到一半出了一些問題,醫師趕來的時候已經休克,那這部分你了解是什麼?

吳少白:這一段喔,其實開刀那一段狀況我不是很瞭解。但是呢,我知道在我們做協調醫療糾紛的時候,其實這個病患回到病房的他是清醒的,他後來有清醒。當然,他後來在~就是說有一些我們在醫療的程序中,後來發生了一些其他的狀況,那這個呢,我們現在就是說跟開刀當時的狀況應該是~這個沈大夫是有把重要的部分他是一直在~在那個地方開。那台刀也開到下午五點鐘,所以,他時間相當長、他在那個地方!

(背景聲音串場而過)

記者:所以他全程都有參與?

吳少白:他應該是全~除了譬如說皮膚,然後除了這一段沒有,他其他幾乎是全程參與、幾乎全程參與。

現場工作人員:好了,謝謝啊!(接下來台語)你也是、也沒有播那麼多,不用拍了,好了(眾人笑聲)

現場工作人員:你要問那個工作獎金。

吳少白:好,那麼工作獎金………。

從以上確鑿的證據亦可充分顯示以下合情合理的「心證」研判。

(一)沈炯祺醫師掛名主刀之「同時多台」、「分刀跳台」乃至於如幽靈般的「異地」分身看診等醫療手術,事前均未據實告知手術患者,否則絕不會導致鬧上法曹、哭訴媒體、紛爭不斷。

(二)沈炯祺醫師逕以「活人教材」、「活體練刀」之指導教學行為,事前亦未盡告知之義務,且未獲病患或其家屬之授權同意,否則,亦絕無可能訴求媒體、淚灑法庭,非議迭起。

(三)沈炯祺醫師絕不可能「多台分刀」同時蒞臨開刀房現場,親自臨床指導示範「活體」手術;但卻極有可能在同一時間內,連一台手術都沒有臨床示範親自教學,而任由經驗不足,不具開刀資格的「醫學生」自行「活體」練刀。

(四)凡是由沈炯祺醫師所掛名主刀的神經外科手術,其手術之宗旨,不是醫病療疾,而是以「教學訓練」為目的,其手術之導向不是著重於醫療而是著眼於教學,所以沈炯祺不愧是一位好老師,卻難稱是一位好醫師。

(五)沈炯祺老師同時多台「大練活人」的教學指導,係採「遠距教學、遙控指導」的模式進行,渠「多台分刀」的指導教學之通訊聯絡工具,非常簡易,僅只無線手機一支,舉凡各個手術練刀台上之任何偶然突發情況,都可單憑一隻手機,隨時反應伺機應變,如「朕」親臨、「死」命必達。

換言之,只要是無線電話訊號,可以涵蓋暢達的地界,漫說是台灣本島,就算是沈大「老師」人在國外旅遊,亦均可達到「遠距」開刀、「遙控」手術的教學訓練目的。

X                   X                X

以下二則「宣言」,係攸關人體試驗(含教學)與病人權利等醫療行為之最高道德標準及倫理規範。

(一)世界醫學協會早於西元1964年,假芬蘭首都赫爾辛基,為了規範「人體試驗」的基本原則,特別協議訂定了相關的醫療守則,世人稱之為《赫爾辛基宣言》,該宣言中明文揭示:

1、人體試驗必須經過受試者,在自由意思下的同意,必須要有「告情同意。」

2、人體試驗必須在合法機關監督之下,具備資格者進行實驗。

3、所有的病患對於自己的身體,有說不的權利,有選擇的權利。

(二)世界醫學聯盟於西元1981年,在葡萄牙首都里斯本訂作了一紙維護「病人權利」之章程,全世界醫界公稱之為《里斯本宣言》,該宣言明文揭示:

1、病患有接受良好品質之醫療權利。

2、病人有權利拒絕參與研究或教學的權利。

3、病人有自由選擇醫師與醫療機構的權利。

以上二則「宣言」,所倡導主張的醫德精神與良知品行,對《臺中榮總》醫師的「分刀跳台」、「活人教學」而言,形同廢紙二張,毫無任何約束力量。

以下二幀係攸關「病人權利」,在《臺中榮總》公示於眾的醫療宣傳「廣告」。

(一)在門診大樓一樓通往神經外科、精神科暨老人記憶科診間之右側牆面上,懸掛了一幀製作精美,名之謂《病人權利》的廣告,其內容共計九大項,明顯地揭示為:

「平等」、「安全」、「告知」「解說」、「自主」、「持續」、「拒絕」、「隱私」及「申訴」。

(請參閱相關照片圖說)

在「告知」項目下,並有謂:「本院醫師於診治時,會向您或您的家屬告知相關資訊」。

   另在「拒絕」項目下,亦有謂:「您有權拒絕任何與治療無關之教學、檢驗、測試等相關活動」。

   (二)另在門診大樓地下一樓轉往X光攝影室左側的牆面上,亦懸貼著一幀稍嫌陳舊名之謂《臺中榮民總醫院病人權利宣言》的「廣告」。

   其內容共計十項,分別明示為:

1、平等就醫的權利。
2、受尊重的權利。
3、獲得良好的醫療照顧品質的權利。
4、獲得安全的權利。
5、保有隱私的權利。
6、被告知的權利。
7、自主決定的權利。
8、獲得醫療資訊的權利。
9、接受持續照護的權利。
10、申訴的權利。

(請參閱相關照片圖說)

在第6項的「告知」權利項下有謂:「您有權要求在任何醫療開始前,醫護人員向您說明並於瞭解後,簽寫同意書,『告情同意』」。

以上二幀「廣告」,對《臺中榮總》在手術前未善盡告知義務,未徵得病患同意之擅自「多台跳刀」、「活人練刀」等「隔空」指導教學行為而言,誠可謂是違反「醫療法」之「不實廣告」。

X X X

《新華報導》於2013年12月號293期刊之封面上及「沈炯祺醫師分身有術」乙文中,曾分別針對《臺中榮總》沈炯祺醫師,在未告知並徵得同意下,擅自逕將手術病患的軀體,當成為教學「工具」、「練刀」活體乙節,公開嚴肅地向該院吳少白副院長,提出若干相關質疑並籲請賜教,惟迄今毫無回覆之跡象,更遑論賜答,就在這段《臺中榮總》相關當事人等置若罔聞、裝聾作啞的日子裡,許許多多關心中榮的觀眾讀友,針就「活人教具」事件,亦提出了下列殊值追問的相關問題。

(一)有關《臺中榮總》「大練活人」乙節,《臺中榮總》之《教學部》是否知情?

(二)前揭問題,《臺中榮總》 之《醫學教育委員會》知情否?

(三)沈炯祺醫師所主導之「大練活人」,事前有無教學訓練計畫?

(四)前揭教學訓練計畫,事前有無報備核准?

(五)前揭報備核准之相關程序如何?

(六)請沈炯祺醫師出示「受訓醫師」名冊。

(七)請沈炯祺醫師出示教學日誌,及相關教學會議記錄。

(八)前揭教學訓練事宜,於結訓後有無向相關單位《衛福部》、《教育部》申請訓練經費補助?

以上諸問各事,均係沈炯祺醫師必須出面釐清交待澄清之未盡事宜。

X                         X                       X

本篇拙文爛續完稿前夕,《臺中榮總》那座白色巨塔中,傳出來了陣陣耳語流言,繪聲繪影言之鑿鑿的傳聞內容直指,吳少白副院長因故被迫提前退休在即,該院微創科兼主任沈炯祺醫師,渴望接掌所遺懸缺之忱甚熾,刻正躍躍欲試,透過人脈積極運作,力圖得逞宿願。

針對沈炯祺醫師執意請纓要津之流言斐語,本刊暫不宜亦不擬置喙,但傾據《臺中榮總》院內主流輿情之反映,在官場中更上一層樓,乃屬人之常情,並無啥可厚之非。

惟適值「詬病」迄未停歇、「非議」尚待釐清、「眾怒」還沒消弭之當下,此時此刻的「封官賜爵」是否適當?此刻此時的「膺命重任」是否允妥?是否會徒添無謂?是否會衍生後遺?凡此種種虞慮,則殊有琢磨斟酌之商榷餘地。




國民黨保得住藍五綠三的局面嗎?


《 老總會客室  》    魏永忠 專欄

臺中市立委席次原本是(藍5綠3),很可能因國民黨氣勢持續低迷,在明年改選形成大翻轉,也就是說,國民黨現任立委至少會掉一至二席。

        目前,臺中市八個立委,分別為第一選區蔡其昌(民進黨)、第二選區顏寬恒(國民黨)、第三選區楊瓊櫻(國民黨)、第四選區蔡錦隆(國民黨)、第五選區盧秀燕(國民黨)、第六選區黃國書(民進黨)、第七選區何欣純(民進黨)、第八選區江啟臣(國民黨)。

        依照民進黨內部評估,第三、第五、第八選區列為艱困選區。艱困選區人選,將由黨中央直接徵召。當然,可能會逆轉勝的,就是第二選區及第四選區,講白點,顏寬恒及蔡錦隆就是明年民進黨的指標「假想敵」,未來選戰勢必會重炮攻擊。

        其中蔡錦隆因為是公民團體(割灡萎)的對象,民進黨把第四選區這席立委,視為最可能逆轉勝,民進黨內部盤算,只要打掉蔡錦隆,臺中市立委選戰,至少會四比四打平。

       頗令人憂心的是,去年胡志強尋求市長的連任時,國民黨執意要辦理黨內市長初選,當初就是以蔡錦隆為主導,老胡覺得蔡錦隆非常不友善,假如胡志強的勢力藉機反撲,那蔡錦隆選情就會相當的危險。

       由於民進黨總統及立委提名作業老早就展開,已經操兵多時;相對國民黨這邊,卻連提名辦法還沒出爐,整個選戰氣勢遠不如民進黨。

        當然,民進黨在這次臺中市最大的輔選戰將,非林佳龍市長莫屬了,他為了自己往後的連任盤算,肯定會使出全力輔選,讓長期「藍大於綠」的立委生態翻轉。

林佳龍利用執政優勢為民進黨助選,這對於國民黨立委候選人而言,將是非常不利的。

        究竟(藍5綠3)的臺中市立委生態會不會翻轉?就好像去年九合一大選,直到投票日最後一刻,國民黨才警覺到不妙,國民黨真的要好自為之,想想要如何挽回選民的心。……





中市府推廣工地設取水點 免費供民眾取用地下水



水情仍然吃緊,為廣闢水源,臺中市政府與營造、建築公會合作,鼓勵業者在工地設置免費取水點,將興建地下樓層挖到的淨水層地下水,提供公務水車及民眾使用,而非像過去排至水溝;執行一個多月來已有環保局、消防局等單位取用12次,民眾取用33次,未來將繼續推廣,並研議工地抽取地下水的管制機制。
市府都市發展局長王俊傑表示,興建大樓必須挖取地下樓層,常因此挖掘到淨水層地下水,卻直接抽出排至一旁水溝,十分可惜;因此市府團隊上任後,立即與造、建築公會協調,鼓勵業者在工地設置取水點,讓這些地下水妥善運用。
王局長說,以市府單位為例,消防局可用於救災水車,環保局則用來抑制粉塵灑水、道路洗掃及植栽澆灌等,一般民眾如有需求,也可取水作為日常雜用,市府與民間一起節水抗旱。
王局長也指出,工地分布地點廣泛、時程不一,也不是每個工程都會挖掘到地下水層,因此在挖掘出地下水的工地,就近設置暫時取水點,是現階段最可行、最符合經濟效益的做法;臺中市目前共有36處取水點,相關資訊每週定期更新在市府都市發展局官方網站(http://www.ud.taichung.gov.tw/ct.asp?xItem=1379374&ctNode=11775&mp=127010),歡迎民眾利用。
市府水利局長周廷彰則表示,目前正研議訂定合理管制營建工地抽取地下水行為,要求業者提出回收機制,供民眾使用,未設置者將研議收費機制,確保水資源充分利用。

打造健康城市 市府將成立運動局推動運動



打造健康城市 市府將成立運動局推動運動
打造健康城市 市府將成立運動局推動運動
逢甲大學師生運動會暨大專手球錦標賽今(28)日在逢甲大學體育場揭幕,市長林佳龍出席時表示,為打造臺中為運動城市及迎接東亞青運會,市府將成立運動局推動運動事務;未來臺中市也將有一條運動休閒廊帶,期望將臺中打造為運動的健康城市。

市長林佳龍指出,逢甲大學位處水湳經貿園區旁,隨著擴建工程的進行,未來與水湳經貿園區結合,這裡將成為臺中市促進文教城及經濟發展的重要地段。

林市長表示,未來臺中會有一條運動廊帶,從西到東沿途包括洲際棒球場、小巨蛋、國際級籃球場、網球中心及西屯與北屯兩個國民運動中心。逢甲大學位於這條運動廊帶的中心位置,他很恭喜所有師生,也期待與大家一起合作,讓運動成為台中最好的城市定位。

為推動運動風氣與迎接2019年東亞青年運動會,林市長表示,已請教育局成立五年發展體育的計畫,也已正式籌備運動局,希望讓體育與運動能由獨立單位專責辦理,讓臺中市成為一個運動的健康城市。

林市長也勉勵學子,臺中市是個陽光城市,運動條件佳,希望學生善用環境資源,在學業上精進外,也多多運動讓身體健康、五育並進。

開幕式會場由嶺東高級中學的樂儀旗隊進行開幕繞場,學生踏著活力的步伐整齊的前進,各處室也陸續進場,還有隊伍發揮創意,拍著籃球或揮著網球拍進場,現場氣氛活潑熱鬧。

3月28日至31日在逢甲大學體育場將進行各項目賽程,有13所學校、18支隊伍參加,報名情況踴躍,預料本次將有激烈競爭與優異的成績表現。大會同時也將選拔各單項優秀選手,將代表參加2015「U22東亞手球錦標賽」。


最近30天內點閱率高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