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30, 2017的文章

洪金福議員被利用而不自知?

記者鄭杰\臺中報導
日前有原住民選區市議員、也是「超黨派聯盟」成員之一的洪金福,受二名非原住民「選民」之託,以「洪金福市議員書面質問條」名義發給市府某機關,除了要書面上指定的各種影印資料外,還要主管業務的官員到現場「會勘」,期間官員多次受盡這2位「非原住民」選民的「施壓」,甚至強制脅迫官員,將現場執行公務手機照的紀錄照片刪除,官員百般不肯,卻礙於洪金福議員的「威權」不得不就範,在百般無奈下,刪掉的內容直到他們滿意為止。
洪金福議員被2名讓現場會勘的官員不能確定是啥身份的「選民」「帶到」現場,並越俎代庖「主導」現場會勘的進行,他們2人所提出的問題,已然超出法令規範外,官員依法解釋卻無法讓他們「滿意」,於是乾脆緘默不回應不法的問題。
會勘在「痛苦」中進行,事畢這2名「選民」竟然強制要現場官員交出智慧型手機,並要官員刪除現場會勘過程中有他的人像照片,此舉讓官員錯愕,雖不從卻又礙於洪金福議員在一旁所拋出的「威權」光芒,也就不得不被迫「就範」,刪除見不得人的資料後,一行人才「耀武揚威」的離開會勘現場,留下滿臉錯愕、驚慌的官員。他們為何要刪除自己留在官員手機裡的相片?莫非心虛?還是心裡有「鬼」見不得人?
也或許洪金福市議員對這2位「非原住民」「選民」的背景不是很清楚,事實上,其中的一位可是府會赫赫有「名聲」的李日超,但他的「名聲」在與之「接觸」過、交過手的官員口中評價如何,洪議員接受陳情時應該去打聽、打聽?要不也可以請教前市議員楊永昌或是議長林士昌。
當天洪金福市議員是接受李日超這位「非原住民」的「陳情」出面排除問題「癥結」之所在?還是聘請他們在服務處擔任助理、秘書、主任?而李日超等人當天是以服務處員工到場主導會勘?還是以助理身份代表洪議員強制脅迫官員刪除業務執行過程手機內的紀錄?
在此,有必要先確認李日超等人的「身份」,否則當天的執行公務的官員,實在不知道李日超是權利當事人?還是受權利當事人委託?抑或是以洪金福市議員服務處的助理出面下指導棋?因為,李日超曾經以前市議員楊永昌服務處「秘書」名義,四處招搖、逼壓官員、咆哮主辦人員而留下了關說的「前科」記錄,他的出現會讓官員心有畏懼,之所以畏懼,除了是他的「問題」總是超出法令規範外,就是他藉借議員的名號當招牌「狐假虎威」施壓官員。
當天洪福市議員對於李日超等人在會勘現場「頤指氣使」近乎「囂張」的作為、提出的問題除非洪議員聽不懂,否則不覺得他們無…

紅黑派系大老準備完成世代交替?

《老總會客室》魏永忠專欄
受到林佳龍市長2018年強勢爭取「完全執政」的嚴厲衝擊,台中最大兩地方派系-紅黑極重要領導人;同時也是台中市議會兩大龍頭前議長張清堂、現任議長林士昌,正思索是否要藉此「亂局」,完成世代交替的重責大任。
據透露,張清堂的大兒子張介浩及林士昌的大兒子林孟令,都在父執輩刻意培養下,老早就完成接班的「準備動作」,尤其他們兩人在各自選區,都有紮實深耕的努力,假如要選市議員應該都不成問題。
尤其張清堂、林士昌共同好友-大甲鎮瀾宮董事長顏清標,老早就完成「世代交替」,大兒子顏寬恒及大女兒顏莉敏,分別順利當選立法委員及市議員。標哥的傳承績效也某種程度激勵這兩位議長「世代交替」的規劃?只不過,目前紅黑派為求穩紮穩打,仍偏向2018年由現任議長林士昌及副議長張清照繼續搭配合作連任,那當然前提就是林士昌張清照先選上市議員。
一般預料,林士昌、張清照這兩位現任正、副議長的政經實力,要當選市議員不敢說輕而易舉,但也不會很困難。然而,正因為林士昌和張清照,分別代表黑紅派系掌控台中市議會,不論在政壇的輩份亦或實力,都是重量級。
眾所周知,民進黨目前不僅在中央完全執政,在台中也因為林佳龍市長積極認真的耕耘下,羽翼日豐。號稱「台中王」的林佳龍2018年不但要連任,更想要完全執政,也就是林佳龍想要台中市議會完全綠化,屆時正、副議長就要由綠營的議員來擔任。
按照民進黨目前氣勢正旺、且林佳龍堅定完全執政的決心,台中市議會在2018年「變天」的可能性日益升高,反觀林士昌、張清照續任正、副議長的壓力就急速竄升。
很多政壇人士都感覺到林士昌、張清照,都對續任正、副議長有高昂的鬥志及企圖心,但他們有不能輸的壓力,2018年林士昌、張清照不可能只擔任陽春市議員。
就在這種不能輸、輸不得的壓力下,台中市議會兩大龍頭-前議長張清堂、現任議長林士昌等人,不得不要認真考量是否要藉機「世代交替」。
隨著2018年大選的逼近,林佳龍市長完全執政的氣勢若持續高漲,很可能會逼迫「政二代」張介浩及林孟令提前上場。
「世代交替」是自然而然且天經地義,對張清堂、林士昌這兩位議長而言,應該只是早晚亦或時機的問題了。

黃永傳處長「代誌」卡大條(二)

《 我見 ◎ 我聞 ◎ 我思 》 李邁專欄
本篇專欄「戲碼」是上篇拙文「教育部會計處長黃永傳爆惹非議」的續集,本篇以「黃永傳處長代誌卡大條」的標題,其中所謂「代誌卡大條」乃是台語發音的「直譯」,其意係指事情鬧大了、問題嚴重了。
位高權重堂堂不可一世的黃永傳處長,到底搞出了什麼卡大的「飛機」?扯出了什麼大條的代誌?攸關這個提問,在尚未為觀眾讀友陸續揭曉之前,必須先向各位說明者,黃處長此番所闖下的大代誌,絕非其個人在隱私上出了紕漏,其所肇端的問題,乃是絕絕對對可以攤在陽光下檢驗接受公評的會計人事上的行政違失。
好了,咱們閒話少絮,言歸正傳前,為各位看倌們回顧一下前期內容提要:
(一)國立台中科技大學主計室主任王麗珍,因任期屆滿奉調派至國立勤益大學擔任該校主計主管一職,王員所遺職缺,則由現任國立高雄大學主計室主任江莉麗調補,惟在江員之人事異動調派之前,負責該作業的教育部會計處處長黃永傳未按照程序,事先並未徵詢國立台中科技大學校長謝俊宏的同意,因而引爆了軒然大波。
(二)國立台中科技大學教職員工咸認,此次教育部會計處處長黃永傳違反人事調派作業程序,事前沒有告知校長徵求同意的擅作主張,確實是違背程序的「黑箱作業」,完全視校長如無物,完全是漠視臺中科大,是非常嚴重無理的行政違失。
(三)教育部會計處在前任處長陳春榮時代,絲毫沒有「本位主義」,完全尊重校長的人事同意權,但是這一次的主計人員調動,黃永傳處長卻完全不尊重校長的人事同意權,為什麼今非昔比?為什麼會發生如此離譜的「一處兩治」、「雙重標準」?我們百思不得其解、期期不以為然,在必要時我們會為我們的校長伸張正義,並向教育部會計處處長黃永傳表達最嚴厲的譴責,一切嚴重的後果均將由黃永傳負完全肇事責任。
(四)打從大學校長之職務由官派改為「民選」之後,大學校園已堂堂邁入了嶄新的民主時代。我們對此次教育部會計處長不尊重「民選」校長、民主開倒車的「官僚」作風,感到悲哀可恥,我們對教育部黃處長瞧不起台中科大,根本是在踐踏校園民主的擅作主張提出最強烈的抗議。
(五)我們想試問教育部黃永傳處長,你和國立高雄大學主計主任江莉麗兩人到底有何關係?為什麼江主任被其他大學校長拒絕後,你還是逕自將他調到我們學校呢?你為什麼膽敢違反程序冒犯了如此的大不韙,非要將江莉麗搞到我們學校來不可呢?
為了維護主計主管的超然立場及正派形象,為了避免啟人疑竇產生一些不必要的無…
上面文字點一下!進入更多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