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報導電子報》平台公開不分藍綠來函照登!LINE有7個新華群組,歡迎加入!

2015年10月24日 星期六

《新華報導》第316期12月號 即將出刊

鄭建勳\文
《新華報導》第316期12月號即將出刊,本期將就《國立臺中科技大學》人事室主任鍾家政被爆料涉嫌人事「濫權」,引發學校老師不滿,專欄作者李邁先生經人檢送相關材料、再經他實際查證比對後,認為事有蹊蹺、內情不單純,本期將有詳盡且深入的報導,敬請各位讀友看倌期待。

《新華報導》雜誌上的刊頭字體,是本刊社長特別請求臺中市政府地方稅務局副局長葉國居先生,在公務百忙之中撥冗寫的,葉副座的書法筆鋒蒼勁有力、骨骼雄奇、立意高遠。

葉國局副局長不僅書法造詣深精,也是享譽藝文界的名作家,本刊能擁有葉副座的書法當做雜誌刊頭字體,實屬榮幸,在此,特別感謝葉副座的墨寶!


在新朝逼迫壓力下 葉俊傑12月2日退休

鄭杰\臺中報導

在新朝對葉俊傑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壓力逼迫下,他不得不在本月初提出了退休申請,預計12月2日將離開服務多年、「不遭人忌是庸才」的臺中市政府,而他的離職最高興的非新朝莫屬!

葉俊傑早年在中國國民黨基隆市地方黨部任職,考上政風班分發在臺中市政府政風室擔任科員;張溫鷹市長執政時期加入民進黨。

胡志強市長上台用人真的是「不分黨派」、也真的做到了「適才適所」,胡市長將葉俊傑從一條鞭的政風系統拉出來,調升為建設局管線課課長,在課長任內他處事果斷、業務精熟、績效優異獲得長官欣賞,遂逐步調升為教育處副處長;縣市合併後葉俊傑接教育局主任秘書,前副局長張光銘退休他遞補。

在教育局服務期間,葉俊傑和具有議員撐腰背景的校長迭有「摩擦」,不知不覺中豎立了說他「不是」的「敵人」,但這並不影響他對業務的堅持與執行力。

林佳龍市長勝選掌權的第1天,即授權方昇茂顧問等人事調整作業小組,進行了大幅度的人事調整,葉俊傑是首波被列入降調「戰犯」名單者之一。

從教育局副局長調到府本部參議,然而他的參議位置屁股還沒坐熱,又被通知調到位於豐原區市府陽明辦公大樓的水利局擔任專門委員,在短短1個月期間,葉俊傑從副局長「調」參議、再「調」專門委員。降調職務對他而言是在踐踏其自尊、羞辱其顏面,如坐「溜滑梯」從上往下滑驟降之快的降調,著實讓府會人士為之咋舌。

日前,市府「有心人」刻意要「整」葉俊傑,不僅「發動」「壹週刊」醜化他;甚至大張旗鼓的通知媒體召開記者會,會中主事者「有意無意」影射他逾越職權顯有缺失,欲藉借媒體再次打擊他;不僅「文攻」,「上頭」還要政風處將葉俊傑「涉及圖利」的卷宗資料硬是移送廉政署偵辦,再來個「武嚇」,一連串的舉措,也不容葉俊傑有說明的機會,其極盡能事的打擊,使他的形象受到了傷害。

「有心人」欲置葉俊傑於「死地」,目的就是要逼迫他離職。據政風處官員私下透露,該「圖利」案件移送的理由是過份了點,完全是「因人而異」。

對於「壹週刊」未經「查證」的報導讓葉俊傑受到極大困擾,他發出聲明稿指出報導不實之處,但無人敢出面伸手援助,唯恐怕受到波累被列入黑名單。但沒有的事,也基於清白,葉俊傑孤軍奮戰要「壹週刊」限期道歉,而「壹週刊」也認為的確有「誤會」之處,遂在期限內發函向葉俊傑「澄清」。

原本要以提告來爭取清白的葉俊傑,收到「壹週刊」「澄清函」後,也願意接受該週刊的「澄清」,並停止訴訟以息事寧人,據悉是葉俊傑不想再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市府官員說,以他硬漢性格竟然會陷於「恐懼」環境之中而擔驚受怕,可以想像來自上頭的「壓力」有多大。

前地政局長曾國鈞說:「在人家的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只好退一步海闊天空。」讀了實在讓人不勝欷噓、感慨系之,真的是情何以堪!葉俊傑走人,「親痛仇快」!

據了解,擁有26年服務年資的葉俊傑退休後,將轉進某財團法人基金會上班,以其專才提供該基金會最佳且有效益的服務。




這不是降調!什麼才是降調?

鄭杰\臺中報導

根據聯合報》報導:「去年底新縣市長上任後,部分傳出降調離退潮。台中市人事處長陳杉根說,『那都不是我們』,陳杉根說,水利局、都發局科長屬九職等,副總工程司屬八至九職等,科長調副總能算降調嗎?部分局處九職等科長調八至九職等的主秘,這不能算降調吧?」
(註:副總工程司單列9職等、總工程司為10職簡任官;局、處主秘「主任秘書」是10職等簡任官;局處秘書、正工程司、專員則是8至9職;二級機關不分大小區的區公所主任秘書是8至9職等。陳杉根所說的「主秘」是否就是區公所的主秘?)

官字2個口,陳杉根回應記者的採訪,是在說官字上面那個「口」字,說的臉不紅氣不喘、也似是而非,甚至有強詞奪理硬拗之嫌?他的這番「自圓其說」看在市府官員眼中,還真的是「百味雜陳」,陳杉根基於職責說的「牽強」,但總要顧慮一下周遭人等的觀感吧?

今年新朝掌權伊始,即進行所謂外傳的「人事歸零計畫」,也就是說要剷除前朝重用的官員。截至目前,臺中市政府11職等副局長如陳杉根說是「平調」為10職等專門委員者(不含10職等主任秘書、10至11職等參議)計有8位,分別是教育局1位、都發局1位、地政局1位、新聞局1位、民政局2位、交通局1位、環保局1位。

其中,環保局莊永松副局長原本發佈調研考會,接替退休的林玉釵專門委員職位;另外,交通局副局長林明熙調環保局專門委員職缺,但他們都不願意屈就,基於文官的尊嚴抵死不從,悍然提出退休申請,因為沒有報到新職,而是以副局長資格退休,應該算是降調「未遂」。

陳杉根指出1011職等範圍內調整簡任官職務,是依據人事法令行事,市府並沒有違反規定。問題是副局長有特支費、公務車、司機,辦公室寬敞、身份地位及待遇上與主任秘書或是專門委員有極大差異。體制上副局長更是主任秘書、專門委員的「長官」。

事實上,縣市長要提攜一個人不要有任何理由,甚至可以想方設法為他的資格「量身定做」,未具公務員資格者則以機要任用。不過,當要降調「非我族類」者時,可以找出一百個不適任的理由。

改朝換代用自己人居要職無可厚非、也理所當然,畢竟用自己人忠誠度高、「安全」可靠。除非是無私、不幹見不得人事的縣市長,在用人上不問「黨派」,「適才適所」為優先考量,續用前朝具專業、操守自持的幹才,也不會有任何的顧慮。事實上,文官的專業是國家的資產,而任何文官也都要效忠現任縣市長。

陳杉根說「科長屬九職等,副總工程司屬八至九職等,科長調副總能算降調嗎?部分局處九職等科長調八至九職等的主秘,這不能算降調吧?」但是一說到人事,今年初直至7月,市府官員的反應則是:

心驚膽戰、如坐針氈:

一早上班、或是開完會回到辦公室,最讓當事人驚心動魄的則是辦公桌上有無調職公文;或是聽到有同仁被調非主管、要不就是有傳言說自己恐將會被調,當時的心裡可是驚悸不安的。如果說這不是降調,當事人會有如此驚恐的反應嗎?

不干受辱、不如歸去:
副局長被調專門委員,有人吞不下這口「鳥氣」,心想羞辱人何須如此卑劣?與其被糟蹋不如退休不幹,當事人此舉卻是應了新朝的趕人「意圖」,如果說這不是降調,當事人會有如此氣憤不爽的反應嗎?

科長調為正工程司:
經發局9職等某科長因不買某顧問的關說帳,被降調為8至9職等正工程司;正工程司相當於副科長職務,科長變成「副」科長,這不是降調什麼才是降調?

有幸調升副局長者暗自竊喜
有科長(具簡任官資格者)、專門委員、主任秘書調升副局長,同仁紛紛道賀恭喜升官,若說這不是升官,為何當事人會暗自竊喜?同仁、親友、同學為何要向他恭喜?若不是升官喜從何來?

相對的,副局長被調整成專門委員,要忍受同仁異樣眼光、沒有喜悅只有黯然、打成牛鬼蛇神倍覺羞辱……,在市府官員普遍認知上,副局長調主任秘書、專門委員;科長調專員、科長調秘書、科長調正工程司,就是降調!
前朝靠關係之駑馬不可戀棧被降調無可厚非,但優秀官員被降調心中之委屈、同仁亦不忍!

《新華報導》雜誌發行量大、讀者遍佈公部門、社團等機關,影響力最直接!廣告效益宏大!

點一下可以連線到《台灣燈會在臺中》官網

點一下可以連線到《台灣燈會在臺中》官網
臺中市政府廣告

《新華報導電子報》最近30天點閱率高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