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報導電子報》平台不分藍綠黨派來稿照登,但內容不代表本報立場!

2016年12月1日 星期四

臺中市議員顏莉敏市政總質詢:台中不是你們的家!

原來,台中不是你們的家!
臺中市議員顏莉敏於市政總質詢對台中市政府官員的「認同感」及「歸屬感」提出質詢,顏莉敏說政府官員的政策影響相當深遠,每一項重大決定都會影響台中市的未來,官員任期有限制,時間到了就拍拍屁股走人,而台中市民仍然要留在這塊土地上打拼。市府官員究竟對台中市有沒有情感、有沒有歸屬感,有沒有想把台中當成自己安身立命的地方,這都會影響到決策的動機、政策的制訂,茲事體大,台中市民都會在乎。

顏莉敏說,台中市民在乎的是「市長有沒有任用瞭解地方的在地人才,反映真正的在地需求?」
顏莉敏說,台中市民更在乎「市府官員對台中有沒有歸屬感,願不願意留下來生死與共?」
顏莉敏說,台中市民在乎「市府官員究竟有沒有把台中當成自己的家?」

市長、副市長,以及14個局處首長都沒在台中置產…
根據陽光法案及《公職人員財產申報法》,顏莉敏調閱出台中市政府市長、副市長,及一級首長官員的置產狀況,根據104年和105年目前為止監察院公布公開的財產申報資料,台中市政府一級首長以上沒有在台中市置產的有:【台中市長林佳龍】、【台中市副市長林陵三】、【秘書處長李如芳】、【教育局長彭富源】、【建設局長黃玉霖】、【交通局長王義川】、【水利局長周廷彰】、【觀光局長陳盛山】、【社會局長呂建德】、【勞工局長黃荷婷】、【地政局長張治祥】、【法制局長陳朝建】、【新聞局長卓冠廷】、【研考會主委柳嘉峰】、【客委會主委劉宏基】、【原民會主委馬耀谷木】;此外【副市長林依瑩】、【地方稅務局長陳進雄】因上任時間短,監察院還沒公開。

顏莉敏說,就監察院這些資料來看,台中市政府共28個局處委員會,扣除主計、人事、警察、政風4個局處任命權在中央,共有24個局處首長是由市長直接任命,沒在台中市置產的局處首長竟高達14個,超過半數之多,若把市長及副市長算入,就增加至16人,原來,市長、副市長,多數的一級首長,還沒有把台中當成自己安身立命的家。

12年了,市長找房真難找?
顏莉敏表示,市長在選舉前說不在台中買房置產是因為「小孩就讀的學校,公車沒有辦法到達」,現在您執政了,難道公車還是無法到達嗎?市長在選舉前受訪又說,因為「選舉期間有礙於選舉經費短缺,選後可以規劃」,現在選後執政了,兩年過去了,怎麼還沒置產?市長口口聲聲宣稱深耕十年,如今也正式執政兩年了,12年的時間,不但沒在臺中置產,市長任命的局處首長也這麼多人沒在台中置產,難道,台中真的沒人才了嗎?難道這些官員就是個四年或八年的過客?

這些日子,我們感受到了什麼?
顏莉敏語重心長說,這些日子,地價稅的暴漲,市府未能苦民所苦;人民普遍不相信政府檢驗能力之刻,健康不容一絲風險,但我們的台中市長卻讓全市民去冒風險,去吃日本核災區可能汙染的食品;當我們努力要為台中儘速打造交通便捷路網的時候,台中市政府停掉了可短期建置完成的BRT,解散了BRT公司;當台中的媽媽們努力不讓孩子呼吸台中惡名昭彰的骯髒空氣時,市府卻讓學校繼續舉辦運動會,大量呼吸骯髒空氣嚴重傷害孩子的健康;當我們騎機車被馬路上的坑洞震到五臟六腑都快吐出來的時候,卻看到台中市政府在各大媒體上宣傳路平專案的成功沾沾自喜;當我們對很多重大建設充滿期待的時候,台中市政府選擇不延續,停工!變更!廢除!只因為這不是龍團隊想要的;當市民賦予台中市議會監督權力,台中市政府卻在許多預算上未審先動支,更屢次出現不尊重議會和民意代表的情況,權力傲慢的程度,令人瞠目結舌。

把台中、把市民當成實驗品,拍拍屁股走人後,留下了什麼?
顏莉敏認為,龍市府團隊實際上沒有瞭解在地需求,沒有在乎台中人的感受,有些官員用著高知識份子自以為非常理想的藍圖,把整個大台中的未來當成實驗品,把所有市民變成白老鼠,一但時間到了,更好機會來了,拍拍屁股走人,又留給了在地台中人什麼呢?

原來,台中不是你們的家…
也許很難論證絕對的因果關係,但顏莉敏給台中市民一個重要的參考指標,原來,市長、副市長、多數的市府官員都沒有在台中置產,或許,台中本來就不是他們要安身立命的地方,或許,在這些官員的眼中,台中並不是他們的家!

軍公教的悲歌

《我見。我聞。我思。》李邁 專欄

今(105)年9月3日,對全台灣退休的軍公教而言,應該是一個值得紀念緬懷的大日子,因為就在這一天,從來保持沉默一向絕對服從的她(他)們,為了維護尊嚴,為了不願污名,也逗陣做伙相約走向了凱達格蘭的街頭「民主廣場」,抗議的造勢民眾分別在不同的地點編組集結,約計20萬人的各個梯隊,展開了為時4小時的搖旗吶喊、口號高歌,最後井然有序就地解散和平落幕。

這次號稱是全台灣有史以來第一次頭一遭,由退休軍公教擔綱領銜主演的九三大遊行,到底能創造出什麼樣的戲劇張力?到底能產生多麼大的政治效果?到底能不能達到訴求的目的?最終是喜劇結尾還是悲劇收場?針對這些遊行後的種種題問,政治觀察家們的看法是水火不同,也是冰炭兩極的。

有的人樂觀的認為,這次遊行是溫和的、是理性也是彬彬有禮的,對當局的不滿抗爭,是適可而止也是點到為止,整體的街頭活動過程,仍然不失昔日軍公教「循規蹈矩」的優良風範,並未出現過於激進的反革命行為,也未發表扞格不當的反動言論,如此「溫良恭儉讓」的「示好」遊行,應該會博取到執政當局的同情與憐憫,從而達到停止對軍公教不利的年金改革訴求。

但是有些人則持悲觀的論調,渠等認為,在政治現實與經濟蕭條的雙重壓力之下,施政當局為了順應「仇恨」軍公教的「主流民意」,為了爭取迎合大多數人的民心向背,必然會毫不留情大刀闊斧的加速軍公教的年金改革步伐。施政當局沒有任何理由,會對已然被「鬥臭」了的退休軍公教心慈手軟,退休軍公教的「年金改革」,勢將為國家犧牲而成為政治上的最佳「祭品」,退休的軍公教亦將成為昔日「政策錯誤」的贖罪者,當今經濟不佳的替罪羊。

所以有些人抱持不樂觀的悲觀看法,斷然認為九三大遊行非但達不到任何目的,反而適得其反。

認識我的觀眾讀友都知道,老朽不材一向非常關心軍公教年金改革的問題,觀眾們也都知道我曾經在這個問題上,以「建國無期亡國在望」為標題,陸續在《新華報導》本專欄上大篇幅的深入剖析大放厥詞,在這個問題上,觀眾讀者也都清楚,老朽不材絕無任何或藍或綠的政治色彩,唯有是非對錯上的道理與法理。

九三大遊行的當天,當我打開了電視屏幕,當我收看到了「民主廣場」上的造勢活動,當我收看到了「台灣大道」上的遊行隊伍,我的熱淚不禁奪眶,滿面淚水老淚縱橫,在模糊的視線中,我彷彿依稀看到的不是一群人的活動,而是一群羊,那是一群被牧羊人領羊者棄養的「喪家之羊」。

那是一群昔日是「沉默羔羊」,現在變成為「待宰羔羊」的一群「迷途羔羊」。

那是一群早已被「榨乾」已無利用價值的羊群。

那一群羊的最後剩餘價值,就是為政治犧牲,並作為承擔一切錯誤過失責任的替罪羊。

那一群羊刻正成群結隊,前往好像是古羅馬的競技場般的台灣總督府的「政治競技屠宰場」。那一群羊將在眾目睽睽之下,在政治斧鉞刀叉下,在政治的「豺狼虎豹」下,慘遭磔死嘶噬。

那一群羊將在政治的競技場上,做出最後的垂死掙扎與困「羊」之鬥。

那一群羊將成為政治觀賞者的逗樂玩物,在觀賞者的心理,羊群愈哀嚎,羊群愈痛苦則愈狂喜,觀賞者的快樂完全建立在「垂死羔羊」的痛苦上。

 在電視機旁的我,早已泣不成聲,不忍卒睹的關上了電視,為了平撫心中對羊群的疼惜情緒,我提起了筆開始為可憐的羊群,譜上一曲「軍公教的悲歌」。

X X X

羊是一種溫馨可愛的食草性動物,羊伴隨著人類的歷史進程,陪同著人類渡過了許多艱難困苦歲月,羊對人類而言,實有著不容抹煞的具體貢獻。中國文化中的十二生肖,特地把羊也在「功勞簿」上排上了榜,也就是希望世世代代的子子孫孫,能在日常生活的口頭唸叨當中,莫要忘記了羊的恩惠羊的好處。

 一般而言,人類豢食畜牧羊群,其目的為(一)喝其奶(二)革其皮(三)食其肉(四)用其毛(五)犧其牲。

人類養羊除了飲羊奶、啖羊肉以及穿載羊皮、羊毛、羊裘等製品,充分的利用羊的身體外,人類還會用羊來從事一些精神層面上的宗教活動。
人類為了表達對神明、祖先的崇高禮拜,全隻羊體經常被當來做為祭典祭祀的牲禮。

 在精神的層面上除了用羊做為祭祀的牲禮外,羊還有一種重要的用途,那就是用來代替罪惡的代罪羔羊。

代罪羔羊又稱為替罪羊或替罪羔羊,其原本的意義,係指猶太教信徒,按照《聖經.利未紀》記載的儀式於贖罪日的當天,將羔羊獻作贖罪祭,讓羔羊承擔了人類所犯的罪孽罪衍。

此外,代罪羔羊一詞,經常引伸成為了一種比喻,所謂代罪羔羊就是在沒有理由的情況下,將責備或災難加諸於特定人事上,讓少部分的人事來承擔所有問題的責任。

代罪羔羊在政治的實務經驗上經常發生,可憐的猶太人就曾經被納粹人設定成為是陷害瓦解德國經濟的罪魁禍首而加以醜化甚至集體屠殺。

在人類與羊群互動共生的過程歷史中,領羊人總是會將羊群引導至水草充沛無虞的豐沃大草原,讓羊群毫無匱乏的吃著草。

領羊人是羊群安全的守護者,領羊人不但不會棄養羊群,反而會忠實地善待屬於他的子民。

領羊人從來不會虐待羊群,從來不會欺騙羊群,當然也絕對不會讓羊群成為迷途的羔羊。

領羊人絕對不會將大草原水草不足的「財務」或「經濟」責任推給羊群。

領羊人也絕對不會為了達成「政治」上的目的,分化羊群之間的和諧,製造羊群之間的仇恨。

如果將中華民國在台灣看成是一塊大草原,如果將退休的軍公教視之為「替罪羔羊」而恣意詆毀其尊嚴,剋扣其「糧草」,那將不是待罪羔羊的無奈,而是領羊人無能的悲哀。

全人類的優良領羊人,絕對不會背叛背信於羊群,但在台灣的領羊人則大謬不然。

X X X

軍公教「九三大遊行」之後,《新華報導》新聞編輯部門,陸陸續續蒐集到了一些市井坊間聽不到的「另類」庶民之聲,老朽不材謹將之網羅收錄在「軍公教的悲歌」的歌詞中,盼請聆賞傾聽:

(一)所謂台灣的「主流民意」,在黨閥政客的連番炒作下,已將退休軍公教鬥臭,定調為債留子孫的「社會米蟲」「國家蠹蟲」必須盡快藉由「年金改革」將之去之而後快。

我們認為如此對待退休軍公教是不夠的也不夠「厚道」的,為了徹底鬥垮退休的軍公教,應該將目前台灣的外交困境、教育失敗、國防無力、經濟蕭條、財政失控、觀光式微等等全部政策錯誤,一概歸咎給他們,讓他們全部概括承受。

如此一來,那些愛國的退休軍公教才會覺得死得有價值,死得重於泰山、死得其所,死得可以瞑目呀!

(二)過去在中國大陸北方的窮鄉僻壤的鄉村聚落,流傳著一種駭人聽聞極不人道的陋習俗,每逢年成欠收的歲月,為了解決糧食短缺,為了節省糧食,為了不浪費糧食,壯年的青年鄉民,就會將那些年老而不事勞動生產的老人,送入所謂的「養老閣」,將老人送入「養老閣」不是頤養天年享受天倫,而是假「養老」之名行「送終」坑殺老人之實。

 據說被遣送「養老閣」的老人,必須具備老而衰、老而弱、老而病、老而不死的資格條件。

為了將夠資格的老人送入「養老閣」,孝子賢孫們必須先為老人蓋上一座尚未封殮的土石「棺槨」三跪九叩祭拜後,則畢恭畢敬地將老人送入「養老閣」,老人每日可以享用豐盛的三餐,惟每吃一餐,「養老閣」墓穴的出口則會被疊封上幾塊夯土塊,直到完全封閉壽終正寢為止,這就是有關「養老閣」對待「無用」老人的鄉土傳奇。

 值得一提的是,「養老閣」故事的出現地點,是在物質條件經濟環境極為惡劣,極為不得已的情形下才發生的,況且「退休」的老人生前備極哀榮,並未受到一絲一毫不被尊重的污名或詆毀。

如果我們將中華民國在台灣的「退休」老人與中國大陸北方的「退休」老人,大膽的做一個比較,我們可以得到一個結論,那就是台灣的退休「老人」在完全不被尊重的污名詆毀下,將「不得善終」。

(三)以下是兩位台籍老阿伯的真實對話,值得深思、值得警惕、值得傾聽。

甲:你那一副哭喪老臉的樣子,好像心事重重如喪考妣的樣子,到底是為蝦米為啥啊?

乙:我ㄟ心事啥郎知,我覺得咱台灣差不多快要亡國了呀!

甲:你那卡大膽,你怎樣敢講台灣要亡國?你卡夭壽啊?

乙:我是最愛台灣ㄟ郎,不是我故意唱衰台灣,但我感覺台灣已經失去了「國魂」,請問沒有了靈魂的國家可以存活永續嗎?

甲:台灣為蝦米沒有的「國魂」?

乙:不是我講,台灣的「政客」為了拍日本人的馬屁,為了討好日本人,居然大言不慚恬不知恥地說,當年日本皇軍強迫台灣婦女同胞充當日本軍妓、充當性奴隸,是她們自願為天皇效忠的光榮行為,因為是出自自願,所以日本政府不必為此事向台灣的「慰安婦」道歉,更談不上任何賠償了,這種混蛋話語,後來居然被台灣的「政治家」炒作成為台灣人的「主流民意」而沾沾自喜,請問台灣這個國家「國魂」何在?

甲:(低頭無言)

乙:另外我認為這次全台灣退休軍公教的九三大遊行,乃是台灣亡國的前兆,你想想,昔日拿槍捍衛台灣的軍人警察,昔日持教鞭為人師表的老師教員,昔日朝八晚五案牘勞形的公務官吏,他們都是昔日國家中流社會砥柱,如今他們居然全部走上了街頭,這絕對不是台灣民主的奇蹟,而是台灣無能政府之「恥辱」,這難道不是台灣國的「喪鐘」響起了嗎?

甲:(低頭深思)

乙:咱們別的不說不提,就憑上面這兩條代誌的大條,請問我對咱台灣國的前途能不擔心憂慮嗎?

(四)觀察近代現代的中國政治鬥爭史實,我們可以從中獲得一個顛撲不破的結論,那就是中國政治三原則,第一個原則是「打、砸、燒」,第二個原則是「槍桿子出政權」,第三個原則是「有奶便是娘」。

第一個原則是「打、砸、燒」,為什麼呢?咱們遠的不談,就說說國父革命吧,請問孫中山先生當年領導革命推翻滿清是用和平協議談判成功的嗎?答案當然不是,因為國父昔日是號召革命志士拋頭顱灑熱血,以連打帶砸外加燒的非常破壞手段失敗了9次,最後才踏著革命先烈的鮮血,完成了偉大的建國志業。

另如中國共產黨1949年解放了大陸,請問是不是和蔣家政權和談成功的呢?答案當然也不是。

再如昔日台灣的「偏激人士」「黨外份子」也是靠不怕陳屍法場不懼坐穿牢底,不斷以街頭抗爭的革命手段,才創建了民主進步黨,而且打敗了國民黨取得了完全的執政權力。

這些都是血淋淋的實際政治業績,都是憑靠「打、砸、燒」的成功案例。

談完了「打、砸、燒」的原則,咱們再來說說「槍桿子出政權」這個原則,據說這句至理名言出自毛澤東語錄,渠之寓意十分簡潔,那就是在政治的鬥爭上沒有武器是不行的,革命的本錢就是槍,昔日的國共鬥爭,就是因為蔣家政權的軍人「丟了槍」「卸了甲」失去了武器做後盾,才將美好的大陸山河拱手讓給了共產黨。

換句簡單的話說,「槍桿子出政權」就是搞政治要有槍才有舉足輕重的政治力量,否則什麼都不要妄言。

談完了上述兩個搞中國政治的原則,咱們再來說說最後的一個原則「有奶便是娘」。這個原則說穿了就是所謂的「利用價值」,這個原則是政治上最險惡的現實面,如果我們將不會不能再生產羊奶的羊群,比喻為退休的軍公教,請問失去利用價值已經「沒有奶」的退休軍公教,還有誰會疼惜呢?

沒有了奶的娘,就算是親娘兒都不認了,又遑論其他呢?

從以上的政治原則觀之,我們非常悲觀的認為「九三大遊行」是不會成功的,是不會達到目的的。

因為如今的他們手中沒槍。
因為如今的他們早已無奶。
因為他們始終不會「打、砸、燒」。
因為他們絕對不敢大戰立法院、衝進行政院。

「九三大遊行」就算遊上一萬次也是枉然白費力氣,因為那只是在辦政治上的「嘉年華會」罷了。

(五)我們持平客觀的認為,前總統兼國民黨黨魁的馬英九先生,是最對不起全國退休軍公教的「始作俑者」。

1、馬英九在總統的任內,為了順從「民意」,曾經以「無法源依據」為理由,斷專擅行的「剋扣」了退休軍公教年本應該領取的合法的年終獎金。

2、馬英九在總統任內,面對軍公教退休年金不斷地被抹黑、遭污名化,但是他非但不出面為支持力挺他的「鐵桿選民」說上幾句公道話,反而語出風冷地任由軍公教的尊嚴受到無情的侮辱。

3、馬英九總統為了順應「民意」,曾經公開表示,他將來退休,將考慮放棄不領18趴優惠存款利息。

4、馬英九應該是退休軍公教的「領羊人」,但他的所做所為,顯然背叛了「羊群」,顯然「棄養」了「羊群」。

由上觀之,我們不禁想問問全國退休的軍公教,請問在馬英九執政的時代,你們為什麼保持沉默,甘願當沉默待宰的羔羊?你們為什麼一昧地「姑息」馬英九?你們為什麼不斷地忍讓馬英九?我們認為全國的退休軍公教,你們應該去算馬英九總統的「舊帳」,不應將矛頭指向蔡英文總統,去找她的「新碴」,因為她不是你們的「領羊人」她是與你們結下過「宿怨」的「政敵」。

所以「九三大遊行」的訴求,蔡英文總統不會「買單」,應該也算是在情理之中。

(六)稍微有一點點法學概論常識的人,應該都會知道任何法律或命令的修正,除非「過去」的法令有錯、有不對有不法,否則任何法令的修改是不可以「溯及既往」的。

軍公教年金的制度,是政府與人民之間的「行政契約」,不能說改就改、說變就變,否則政府的誠信何在?所以合法的軍公教年金的改革,只能規範在一定的「新」時間以後所有新進人員,不得主張「新」時間以前的「舊」人員一體適用。

以我國軍公教退休年金的改革而論,過去一切的退休制度都無違法且無錯誤,都是依據法令執行的「行政契約」,所以有關年金的改革,只能朝向以後新進的軍公教不能朝向改革以前的軍公教下手。

我們當然主張,軍公教退休給付,根本不允許有所謂「舊」制、「舊新」制、「舊新新」制併存計算的方式,因為那根本就是合法的政府的「違法」行為。

(七)我們認為中國國民黨的黨工人員並非合法或經過銓敘任用的公務人員,他們的黨職不能與公職合併計算成為「退休」年數,另外他們的退休也不可以比照公務人員領取18趴的優惠存款利息。

我們認為這是國民黨黨工人員,最不合理最不合法的不當利益。

我們建請蔡英文總統暨其行政團隊,如果要年金改革,千萬不要忘記了這一部分,這也應屬不應給付的「不當黨產」,應該列入清算追討。

(八)台灣目前所遭遇的軍公教「年金改革」的問題,其實並非軍公教的問題,而是政治」的問題、「政客」的問題,而是「政客」心態「政治」生態的問題,如果當政者不拿出聰明睿智的方法面對問題,那麼未來問題將不斷的面對他。

軍公教的「九三大遊行」,不是「示威」遊行,參與遊行的群眾,不是獅子老虎般的街頭抗爭,而是「待宰」羔羊的「遊街示眾」,悲哉!哀哉!

何敏誠議員將再戰第三回合?

《老總會客室》魏永忠專欄 

臺中市議會2018年龍頭寶座之爭,林士昌與何敏誠將再戰第三回合,只不過屆時議會生態很可能由藍轉綠,連贏兩回合的林士昌能否議長三連霸?則頗受各界關注。

林士昌、何敏誠這兩位同屬44年次的資深議員可謂「冤家路窄」,台中市改制直轄市第一屆議長補選時,林士昌以38票大贏何敏誠23票。第二屆議長選舉時,林士昌則以34票小贏何敏誠的27票。

一般預料,第三屆議會生態會產生劇烈變化,林士昌與何敏誠第三回合的鏊戰,究竟「鹿死誰手」目前仍無定論。

面對林佳龍強勢爭取2018年市長連任並完全執政,台中市議會創立至今數十年來,完全由藍營掌控的局面很可能翻盤,這也迫使林士昌議長必須提前部局。

原本2018年林士昌議長已初步構想世代交替,把議員位置傳承交棒給兒子,無奈民進黨總統及立委選舉大勝並完全執政,已打亂他的交棒佈局及節奏。

目前是藍營台中市極重要政治人物的林士昌,已沒有退路,2018年不但要高票連任議員,更要穩住議長寶座。也就是說,林士昌2018年絕不能讓民進黨完全執政的美夢成真。畢竟,若第三屆台中市議會讓民進黨過半,那林士昌在有通天本領,也無法續任議長。

其次,林士昌議長這陣子除了要完全爭取到藍營全部議員的支持,更要拉攏無黨籍議員及淺綠議員暗中的支持,才能在必要時「出奇制勝」。

反觀,人緣佳、處事圓融的何敏誠,則已幹了六屆市議員,改制前13、14、15、16及改制後第一、二屆市議員。雖然前面兩回合都輸給林士昌,但他都是號稱落選組議長,除第一屆議長補選時,陳世凱議員因故投錯票,何敏誠都是獲得民進黨百分之百的堅強支持。

因此,2018年假如林佳龍真的完全執政,那何敏誠與林士昌第三回合議長寶座的戰爭,就會出現逆轉勝的契機。

由於民進黨氣勢正旺又有行政資源,林士昌與何敏誠第三回合議長戰爭會有極敏感且複雜的變數,當然勝利是留給做好準備的候選人,最終第三屆台中市議長是誰,相信沒人敢下定論。

《新華報導》雜誌發行量大

讀者遍佈公部門、社團等機關

影響力最直接!廣告效益宏大!

臺中市政府新聞局廣告

臺中市政府新聞局廣告

《新華報導電子報》最近30天點閱率高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