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閱率高備受矚目的焦點報導 隨時在更新中》

紓緩台3線交通壅塞 中市府推動台74線大里聯絡橋下道路工程

  鄭建勳◎臺中報導 為紓緩台3線交通壅塞,因應公路總局辦理台74線大里及霧峰地區增設匝道工程、營建署延伸中山路向東銜接台3線連絡道路工程,台中市政府建設局計畫自大里草堤路至霧峰柳豐路沿台74線大里聯絡道路高架橋下,分二期新闢平面道路。第一期工程預計明年初發包、111年...

2015年6月2日 星期二

本刊在林士昌議長協調下 接受楊永昌議員的道歉

鄭建勳\社長

 今天中午12點到林士昌議長辦公室,一進去就看見了楊永昌議員、副秘書長彭乾銘、王岳彬參事、市調處調查官陳麗雅及她的同事與市府官員,事先約我的議長見到我,隨即起身拉我到他專屬辦公室,與議長甫坐下幾分鐘時間,只見楊永昌笑著走進來坐在我的左手邊,未幾副秘書長彭乾銘及政風報導王社長也陸續進來坐在我正前方及左手方。

楊永昌笑著臉叫我「阿勳」(怪親熱的,佩服他能伸能屈),並對我說「向你道歉!」還主動的要握起手來!

議長開始當和事佬,讓場面儘量呈現和諧。(3月議長出面要調解,我拒絕。這次是5月也是第2次,議長說要給他面子我答應了。)。

楊永昌說他被罰50萬(違反公職人員利益衝突迴避法由監察院調查)、要跑地檢署(偽造變造公文書)、也要到法院(提起當選無效之訴)出庭實在是很累。

議長說楊每天有壓力也很煩,所以請我能原諒楊,不要再寫了更何況他接了臺中市體總會理事長,希望能順利。

楊永昌說曾國鈞局長被告(地政局長曾國鈞去年5月開始到9月被楊永昌向廉政署、監察院、調查處、審計處、地檢署告發涉嫌圖利罪)一事他並不知情,表情並顯得詫異,議長替他解圍說是李日超、李建興(他的手下)聯手一起在搞鬼檢舉、對官員施壓、關說、組專案調查小組找官員麻煩的(我姑且聽之),楊是被矇在鼓裡的無辜者。

楊也坦承去年1月我打電話給他時,與我的對話的確是他太衝,如今相當後悔(咎由自取、怨不得人),又說他現在改了很多,希望我接受他的道歉。

 既然議長已經出面2次說情調解,我就聽從媒體先進、親友、老婆的意見給議長面子原諒他。並對他說,今後不准在議事廳再提曾國鈞3個字,否則就算他毀約!離開時,楊再次握手並說抱歉!

我也答應議長從7月1日「新華報導」第312期(6月1日第311期已經寄送出去)不再「針對」楊永昌報導,但是,楊在問政上若有不對的地方,本刊還是會「對事不對人」,秉持輿論正義立場公正報導!

本刊也期盼議員諸公不要忘記選區選民的託付,要戮力從公、為民喉舌,更不可逞一己之私壓迫官員、藐視法律、輕視媒體!

臺中市大甲「區」地政事務所?


鄭杰\文

自從今年一月開始,《新華報導》連續的報導臺中市議員楊永昌在去年市議員選舉期間,被踢爆涉嫌變造偽造縣市政府公文,並行時於競選文宣看板上;與此同時,楊永昌並未有任何回應,究其因,是這些報導的內容已經進入司法偵察階段?也或許是他作賊心虛自覺汗顏而不敢公開回應?

今年開始,《新華報導》陸續以重要版面,披露楊永昌涉嫌違法的報導,計有:
2015年1月號第306期「楊永昌議員涉嫌變造公文」。
2015年2月號第307期「楊永昌議員選舉官司纏身」。
2015年3月號第308期「話題人物-楊永昌議員」。
2015年4月號第309期「李日超你憑什麼咆哮官員!」
2015年5月號第310期「楊永昌拽著明白裝糊塗!」

而本(六)月號第311期,仍舊報導楊永昌在去年市議員選舉期間,涉嫌變造偽造公文並行使於競選文選看板上,經瞭解求證後本期刊出的這張公文,的確是有讓人質疑之處,至於是否違反刑法「第211條:偽造、變造公文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尤其是該文宣是在選舉期間行使的,嚴重影響了選舉的公正性,其意圖、動機是至為明顯的,不過,是否違法則要司法機關依據證據判定,本刊不予置喙避免妨礙司法公正。

    自從今年1月伊始,《新華報導》陸續刊出楊永昌涉變造嫌偽造公文、並經市府官員證實後,引起府會人士的高度「關注」,之所以「關注」,是七連霸縣市議員的楊永昌「嫻熟」政治手法「運作」,在議會議員諸公中,他是屬於一方之「霸」的公眾人物,其「霸」幾乎無人能出其右。另外,則是數十年的議員權勢浸淫與成癮,已然養成了他自以為是的「驕傲自滿」、「目中無人」的「霸氣」?

「霸氣」,讓楊永昌視官員如土芥、也瞧不起媒體記者、更輕蔑檢調、甚至無視法治規律?因為代表國家行使公權力的官員不敢得罪他,而楊永昌對官員不僅嗤之以鼻,質詢時也會「三字經」、「五字經」的詌譙;在關說不順遂時,也會對承辦官員「幹爹屄娘」的,髒話從他嘴巴吐出自己不覺得臭、也不覺得髒?詌譙到官員滿臉的尷尬、自尊心受到傷害,但內心的憤怒卻不敢表達、反抗,甚至還得陪笑臉、逆來順受,也因為官員的「姑息」,才會「養奸」!

「霸」氣,連第四權媒體一些記者也被他「摸頭」,摸到乖乖的「聽話」;還有少數媒體被他拿公款當薪水施捨,收編在身邊當成「細漢」小弟招呼。

媒體不自強,難怪楊永昌會對前地政局副局長陳文嘉說《新華報導》是「小腳ㄟ!」,並於去年當著電話裡嗆《新華報導》說「你再寫啊!你再寫啊!」

另外,則是對《新華報導》膽敢一連5次密集報導楊永昌涉嫌不法一事,有官員擔心的提出警告說「小心出門被車子撞了」、「會被蓋布袋狠揍一番」或是……總而言之,想得到的黑道報復手法,官員們都如數家珍一一臚列,他們到底是在關心?還是擔心?不管是關心還是擔心,都反映了官員是相信可能會有「暴力相向」發生的隱憂。

事實上,對於楊永昌是否因為《新華報導》持續的披露其備受詬病的報導而積累了憤恨、在「見笑轉生氣」下是否會暗中施出啥手段,《新華報導》的員工在社長提醒下都有了警惕,而這項警惕是有跡可尋的。

 去(103)年1月9日17點40分,前地政局長曾國鈞打電話給《新華報導》鄭社長,說楊永昌在電話中「要叫小弟甲伊拖出來顛顛ㄟ!」(意思是說,要叫小弟將鄭社長拖出來「修理、修理」!)經曾國鈞轉告知悉後,《新華報導》在此鄭重聲明,若全體員工有任何人發生意外,都將與楊永昌脫離不了干係。

這張有楊永昌簽名的公文,在副本收受者中的「台中市大甲地政事務所」,竟然變成了「台中市大甲『區』地政事務所」?

 不過,絕大多數的市府官員、市議會議員諸公,都很肯定《新華報導》不畏懼偏鄉一方之「霸」的勢力,因為《新華報導》就事實報導、發揮媒體輿論職責。雖然官員不敢在臉書上按讚,但暗地裡卻都在喊讚,因為幫他們出了一口悶氣!說真的官員憋在心裡敢怒不敢言,也著實委屈啊!







上面這張公文,在副本收受者中也是有「誤植」的地方,讀者若仔細瞧一瞧就能揪出來了。到底哪裡有誤植?本刊下期再予以揭曉。


楊永昌:「我沒有在怕半ㄟ人!」


鄭杰\文

日前,臺中市集說髒話大成於一身的楊昌議員,在議事廳質詢地政局長張治祥時說了一句:「我沒有在怕半ㄟ人!」楊永昌說這句話聽起來很有Posture(架勢),但心裡學家說,當一個人有在怕某個人時,就會說自己什麼都「不怕」來掩飾心裡的怕,這是一種心裡的反射。

問題是,誰會怕楊永昌?是選民嗎?不可能的,因為他的「當選」要靠選民支持,選民是他今天擁有權勢的衣食父母,楊永昌絕對不能讓他們怕,要愛護。

是市議會議員同仁嗎?這不可能!議員諸公各擁有一片天,都是地區選民的民意代表,楊永昌有議員權勢,他的議員同仁也有權勢,「仙拚仙」鹿死誰手不可知,更何況議員同仁對他的專案小組「作為」,也沒人公然的說過他一句半句的話,有的只是私底下「滴咕、滴咕」質疑他的公正性、出發點與動機,議員同仁不擋人財路,就沒有爭執對立。

是市府官員嗎?表面上看起來是有可能的;楊永昌詌譙官員,官員表面上陪著笑臉、態度唯唯否否,表現的膽小怕事、一味順從樣,但心裡根本不怕,舉凡是楊永昌的案件一切依法辦理,看你有沒有輒?官員不違法配合議員時,議員能獲得「橫財」嗎?

楊永昌問政最具特色之處在於滿口的髒話;說髒話,議員諸公中無人能出其右。

如今,楊永昌又說「我沒有在怕半ㄟ人!」這句話是要別人怕他?還是他要和誰對槓?一時之間,讓議事廳充斥著髒話與暴力的氛圍,不知道新科議員習慣嗎?市府團隊官員能忍受嗎?


「蕭崇彰」幽靈在新朝上空飄盪


鄭杰\文

前朝官員幾乎都知道有屬名「蕭崇彰」的檢舉達人流竄在市府,他到處向地檢署、廉政署、監察院、調查局等機關,檢舉上至胡志強市長、下至官員違法,而此人是誰前朝官員都心知肚明。

「蕭崇彰」也者乃蕭家淇(副市長)、黃崇典(都發局長)、伍南彰(建管課長)等官員名字中各取一個字組合而成,之所以取「蕭崇彰」是除了胡志強市長外,他始終認為「蕭、崇、彰」三個人是阻礙他「升」官的絆腳石,所以是仇人、是眼中釘,有仇不報非「君子」,於是乎,「蕭崇彰」在前朝時到處蒐集情資向檢調機關檢舉。

據了解,「蕭崇彰」檢舉做為證物的附件影本,幾乎都是市府的公文,換言之,「蕭崇彰」過去利用看公文的機會,將他自以為是有問題的公文,不管是機密還是普通文件內容,一一影印後偷偷攜帶回家,再利用這些資料撰寫檢舉函,向檢調機關提出檢舉。

當時,不僅胡志強被檢舉多次,連副市長蕭家淇也有分,當然一些主管也逃不出「蕭崇彰」的「魔掌」,反正信封貼上五元郵票再往郵筒扔,就足以讓被檢舉人「困擾」一陣子了。

據悉,「蕭崇彰」因為不滿胡志強一上臺不到一個月就將他拔官,並被打入冷宮,一凍就是13年,人生有幾個13年?13年來都停滯不動,因此懷恨記仇,多年來「臥薪嘗膽」,時刻不忘報復。但他都沒有自我反省、檢討,為什麼業界有異聲、府會人士會反彈?市長會不用?

「蕭崇彰」躲在暗地裏四處檢舉的行為,倘若只因為是這層關係,就讓他萌生報復之心,那新朝政府是否也要注意「蕭崇彰」此號人物了?

因為,他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因為他的檢舉會讓市府官員產生困擾、因為他的檢舉在耳語流傳蔓延之下,將會影響了市府形象至深且鉅…。

新朝官員不禁好奇的要問,「蕭崇彰」莫非還在市府裡?這答案是肯定的,不僅還在市府,而且還被新朝的方昇茂顧問「拔擢」升級、提薪、領加給,並由秘書長分配處理市府重要機關公文、主持重要會議的任務,因此,能接觸市府重要業務內幕輕而易舉。

問題是,目前「蕭崇彰」對於方昇茂顧問提攜的現職滿意嗎?林佳龍市長有承諾要授以他機關首長職務嗎?若不是、或沒有,以其非達目的絕不停歇、也不擇手段的個性使然,看來新朝也將會有「困擾」了。

可預期的是,「蕭崇彰」將會重現江湖,流竄於市府、化身為幽靈,緊緊的纏繞在「特定」人物身上。



「府會一家親」?恐將不復可能?

鄭杰\文

臺中市議會「交通地政委員會」在審查市府地政局基金的加減預算時,有議員提出該基金使用上有違反法令之虞堅持退回;雖然,綠營議員何文海等人以「溫和」的語氣護航,希望比照前朝慣例予以通過,但是在藍營楊正中等人堅持下,主席楊永昌不得不裁決送大會討論,此舉又被解讀為是藍綠對抗下的產物。

本次大會才開議沒幾天、再加上過去2次委員會開會情形觀察,淪為在野黨的藍營議員,雖然不至於「為反對而反對」,不過「杯葛」似乎從未停歇,未來的會期恐將會是在「砲聲隆隆」下進行,府會人士說,這屆議會與市府之間,要有「府會一家親」恐將不復可能。

府會人士表示,除非私下有「協商」,雙方談好「條件」各取所需,否則議事廳的藍綠「對抗」、爭吵、杯葛,將會因「鴻溝」愈深,而一幕幕的上演,議事廳也勢必在相互砲轟下緊繃度過。

英國首相帕麥斯頓有言,「沒有永久的、不變的敵人;也沒有永久的、不變的朋友;只有永久的、不變的利益。」參與政治者誰要是破壞均勢,威脅到自己的利益時,誰就是首要敵人,必須加以遏制與削弱。

所以搞政治的人都知道「妥協」是化解利益均衡最好的方法,而雙方要「妥協」,就要坐下來協商,這是淺規則。

「協商」可分為政黨協商、派系協商、及個人協商。

「政黨協商」隨時可見,當雙方在利益上擺不平,因此起了衝突對峙而影響到議事進行時,大會主席都會視狀況,下達「休會10分鐘」的裁決。
這時候正是黨團協商時刻,雙方黨團書記長關起門來,在原先爭執的議題上溝通談妥後,議事運作即可在無爭吵、無杯葛、無反對下再進行,並獲得圓滿的結果。

目前的議會在成員結構上,是黨中有派系的,在「黨弱、派系強」的政治氛圍下,黨對黨的協商有時候是建立在派系的意見整合後,才以黨的立場進行協商,其間,派系的利益駕凌在黨的利益上,「派系協商」沒有結果出來,黨對黨的協商不一定有效果的。

「個人協商」是某些大牌議員,個人的意見或影響力不輸一個團體,這時候市府或執政黨,就要拿出「條件」當籌碼進行協商,當然這是「暗房政治」不可能外洩,當條件談妥了,日後在議事廳「能多說、就少說;能少說、就不說。」

議員諸公在議事廳上的發言目的,其實心中都各有一把「尺」,基於己身利益的維護,是不會笨到去擋人財路而得罪同仁,除非對方先踩線,大家槓開了,才會相互扯後腿。

市府官員當然也瞭解議員為了要達到政治上的「結果」,過程是必然要走的,只是有人走的是捷徑、有的人則是繞了一大圈的遠路。

走近、走遠;時間短、時間長;結果是否達到預期的目標,端看個人的底子與能耐,那可就是要「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了。


楊永昌秘書長非要經手五千萬嗎?


鄭杰\文

臺中市議會在進行「教育文化」業務質詢時,一向以「關心」體育業務發展自居的楊永昌議員在業務質詢15分鐘時,不忘「吹捧」林佳龍是「非常重視體育」的一位市長;也曾經對林市長身邊「重中之重」的大佬級心腹方昇茂顧問說:「體育不分藍綠!」楊永昌遇到攸關自己的利益時,政黨身份就會「順勢」轉彎、靠攏。事實上,為了政治既得利益楊永昌問政真的會講求「原則」嗎?

在議事廳裡,楊永昌「上拉下打」的伎倆,無非是要攫取自己的政治資源與利益,身為「在野黨」的楊永昌在他的腦子裡,到底什麼事情才要分藍綠?是「事不關己」、不在自己選區、沒有「搞頭」的市政建設才要分藍綠嗎?

與己身利益攸關的事情如:市府每年撥款5、6千萬委託《臺中市體育總會》補助各單項委員會的經費、並由長年擔任該會秘書長、有權支配該筆經費的楊永昌而言,才要「不分藍綠」嗎?

楊永昌掌控的《臺中市體育總會》一直備受府會人士所詬病,而詬病的原因,除了過去長期無償占用市議會辦公室辦公外(無償占用經本刊報導後,臺中體總在101年2月1日起,為杜悠悠之口,始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每月繳交2萬1千不到的「租金」給市議會;今年市議會正式編列一筆租金收入的科目,每月2萬元,全年度共計24萬元,該筆租金收入應該就是臺中體總的租金。)就是高達數千、上億元的委託補助各單項委員會的款項,這筆款項幾乎都是在檯面下作業的,且由楊永昌這位「萬年」秘書長一手所「掌控」運作,不要說是一般市民不知道這筆經費的去向,甚至連議員諸公都無權置喙這筆龐大的「既得利益」。

由於該筆經費經年累月的規避市議會議員諸公的監督、審計處審計官的審查,讓廣大的市民根本不知道公帑的用途去向。

府會人士說,在這種特權下運作公帑的「民間社團」,萬一被不肖人員「啃噬」納稅人的血汗錢致有損失時,誰要負起責任?

是臺中市政府嗎?
還是臺中市體育處?
或是臺中市議會?
抑或是臺中市審計處等鄉愿的機關單位?

楊永昌在議事廳刻意「上拉」林佳龍市長,來襯托自己是非常「重視」體育的,也「抬舉」方昇茂顧問來「顯擺誇耀」自己在新朝的地位行情?為了保住這筆委託鉅款,儼然忘卻自己是在野黨了,似乎和新朝是同一陣線穿同一條褲子,也完全失去議員的監督立場。

楊永昌議員若真有「骨氣」、有「尊嚴」,是否應該摒除新朝的鉅款委託,以杜絕外界對臺中體總「作業方式」的批判聲浪?根本沒有必要坐在口口聲聲說自己「無私奉獻」給臺中體總的秘書長位置不讓、緊抓著秘書長的權勢不放?

楊永昌為了既得利益創造「體育不分藍綠!」的新口號時,府會人士不禁要問,那補助款的對象時:
是否也不要分藍綠?
不要分地區?
不要分政黨?
不要分派系?

楊永昌「秘書長」在審查補助各單項委員會理事長時,理事長的背景時:
是否要摒除選區樁腳?
是否要摒除親友?
是否要摒除選舉敏感的時刻舉行?
是否要摒除自己選舉時的便宜行事?

另外,楊永昌補助各單項委員會經費的「執行成果」,是否敢向社會大眾公開帳目?
是否敢送到市議會議員諸公手上備查?是否敢公正、透明、無私?

《臺中市體育總會》是民間社團,楊永昌動輒拿
著「舉辦議長盃」為藉詞,所以長期占用位於七期精華地段的臺中市議會辦公室,是理所當然的、是應該的?誰都不能說三道四?

當臺中體總設置在市議會猶如畸形產物時,是有問題的,為了避免「積非成是」備受抨擊,是否趕緊遷出議會大樓另行租賃辦公室,如此才能與議會的水電、清潔、管理費等有所公私區別?也不會擠壓到議會員工的辦公面積,更不會陷市議會形象於不義!



(圖片說明)臺中市議會有始以來的首次,歲入項目編了一筆「辦公處所出租場地收入」的科目,很明顯的就是「臺中市體育總會」付給市議會的租金,搜遍市議會各層樓也只有在10樓有臺中體總的辦公室。

       103年1月9日下午5點57分,市議員也是該會秘書長的楊永昌,在電話裡對本刊社長說:「體總一直都有付租金,你怎麼說沒有付呢?我要叫律師向法院提出告訴,反正我也不用出庭!讓律師出庭告你。記者有這麼大嗎?!記者有這麼大嗎?!你再寫啊!,隨便你怎樣啦!………。」

    楊永昌說臺中體總一直都有付租金,那為何市議會104年以前都沒有編租金歲入?本刊也查證,101年2月1日之前都沒付,顯然楊永昌睜眼說瞎話!惡人先告狀!





《新華部落格最近7天點閱率高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