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閱率高備受矚目的焦點報導 隨時在更新中》

【城市首長】台中市長盧秀燕:艱難時刻,女人正好出頭天 - SHE TALK︱未來城市@天下

2016年5月8日 星期日

市府懲處因人而異 如何讓官員信服!

鄭杰\臺中報導

前朝詹姓官員涉嫌「浮報」出差費被逮到,因此去年考績「理所當然」被打了一個丙等,今年1月中旬趕緊辦理退休,讓要逼退他的市府終於達成了逼退的任務,詹姓官員以為退休後「事情」也將一了百了,詎料,日前卻傳出市府仍不善罷甘休追殺到底,已經將該案函送司法偵辦。

相較於詹姓官員「嚴懲」、「重懲」之舉,日前涉案「性質」幾乎與詹姓官員「雷同」的區長,卻只是記個申誡輕輕放下,予人有「私了」的嫌疑?懲處因人而異待遇不同。前者萬一吃上貪瀆「刑事」官司,牢獄之災免不了,依據日前立法通過的議案,恐怕連退休俸也要泡湯;而後者僅僅是「行政」申誡處分,而考績不是丙等、也不是乙等,而是公務員考績最高、獎金最多的甲等。

前朝詹姓官員原本是民政局副局長,因市長選舉期間「選錯邊、押錯寶」,也因此過於「亮麗鮮明」的標籤,在新朝上台後的幾天,遂被列為首波整肅逼退名單之一,從副局長降調專門委員「職等」,卻不想自己已經被列為「黑名單」管考,竟然一絲警覺性都沒有,更不懂得謹言「慎行」。

詹姓官員就因為一個不小心「浮報」出差費被逮了個正著,市府要他自行選擇「是辦理退休?還是移送法辦?」二選一,詹姓官員礙於「情勢」不利,也沒本錢再負隅頑抗,遂不顧考績打丙等領不到考績、年終獎金,甚至也放棄國民旅遊卡16000元「急流勇退」辦理了退休,他以為事情終結沒事了,詎料市府依然函送司法偵辦。

另外,被吳顯森市議員「盯上」利用公務車辦「私事」、上酒店等,有礙公務員風紀為由而極力抨擊的大雅區長,經政風處一段時日的調查結果日前出爐,調查報告以該區長有礙公務員風範等「事證」明確為由記了申誡處分。不過該區長考績並非被打領半個月獎金的乙等,或考績獎金一毛錢都沒有的丙等,而是可以領1個月考績獎金的甲等。

雖然吳顯森議員之舉引起議員諸公「同仇敵慨」,不約而同的在議事廳連番抨擊,但是層峰依然「迴護」到底,不僅區長職務堅如「磐石」未曾聽聞要調整,考績也是打甲等,「事前」更沒有聽說要「主動」函送廉政署、地檢署或是市調處偵察,而是議員諸公「事後」不得不「被動」的作成函送地檢署偵辦的決議。

吳顯森議員曾經在議事廳「質詢」過都市發展局都市修復科黃永良科長,未幾,黃永良遂即被調離該科。看來黃永良背景不強、底子不厚,才有如此下場。同樣是官員被議員叫到議事廳質詢,而犯錯「質量」顯然有很大的差異,但是懲罰「結果」卻有如此的「雲泥」之別?叫官員如何心服口服?

為了一位被政風處認定「犯錯」的官員,林市長面無表情的在議事廳,也要「陪坐」遭池魚之殃,為止息議員諸公的抨擊,到底要如何「善後」?其實也不必說什麼「壯士斷腕」,說什麼「作事要當機立斷,不可遲疑、姑息」的話語,甚至也不必用智慧。
前朝官員一點小錯即被刻意「放大」檢視、灌水「膨漲」;前有被冤枉強加「罪名」的前教育局副局長葉俊傑;後有「犯錯」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逼退的詹文富;中有備受同情、憐憫的農業局前主任秘書黃瑞呈為例子。

葉俊傑「冤案」在《壹週刊》向他「澄清」後不久,事實上他在「綠色恐怖」環境下工作,精神壓力不可謂不大,也被逼到不得不離開了市府在家照顧父親,日前該「冤案」的業務竟然獲得中央頒獎,既然是層峰認定、政風處函送廉政署偵辦的「違法」的案件,卻能獲得中央肯定,這豈不是太矛盾,也太過於諷刺了嗎?真是一場「鬧劇」。

而黃瑞呈去年以老婆罹患癌症要照顧、小孩太小為由,要求留在市府繼續上班,並多次苦苦哀求方昇茂顧問不要逼他退休,卻被方昇茂無情的悍然拒絕。

據了解,黃瑞呈的老婆在病房獲悉先生要被逼退而困擾不已,竟然一連三次自殺,幸好都被護士發現急救,不幸的是因「病情」嚴重到底還是走了,黃瑞呈內心的苦痛、肉體的疲憊,將一輩子銘肌鏤骨,也要無語問蒼天了!

方昇茂的無情、黃瑞呈的苦楚、公務員的無奈,市長難道真的不知情?沒有犯錯的公務員幹到如此不堪的處境,讓人不禁慨然,也欷噓潸然!

雙層舞台+最強懸吊 台中歌劇院大劇院有看頭


魏永忠\臺中報導

雙層舞台+最強懸吊 台中歌劇院大劇院有看頭
雙層舞台+最強懸吊 台中歌劇院大劇院有看頭
雙層舞台+最強懸吊 台中歌劇院大劇院有看頭
台中國家歌劇院第三期舞台機械燈光音響設備已進入驗收階段,其中,大劇院主舞台是全國首座雙層舞台,舞台懸吊系統數量規模冠全台,主舞台升降台三列式鍊條長度以及靜態荷重,也是全國第一。台中市政府建設局表示,正式啟用後,表演搭配舞台機關變化,將帶給觀眾無限的驚奇。
台中國家歌劇院的大劇院,整個舞台區加上四層陽台2014個觀眾席,總面積共2563.5平方公尺。其中,主舞台加上左、右側舞台和後舞台,構成4面舞台空間,總面積859.5平方公尺;而最具特色的主舞台,是全國第一座雙層舞台,上層和下層除了可同時進行表演,每一層舞台,都可因應不同需求做出生降變化。每一片升降舞台面積為75平方公尺,是目前國內已完成的劇院裡,單片舞台樓地板面積最大行程最高。
歌劇院的安全完整性等級SIL(Safety Integrity Level),為最高等級SIL3、符合歐盟標準。台中國家歌劇院使用日本原廠依據載重標準訂製、原裝進口的鋼性鏈條;總鏈條長度 40公尺,總共12條,總長480公尺,總重達 25噸,是目前全國最長的主舞台升降鏈條;大劇院雙層舞台靜態荷重各可達41噸,而動態荷重15噸,為全國最大。
建設局長黃玉霖表示,大劇院主舞台的獨特性、變化性、舞台樓地板面積,都是全國之最;各項安全標準更符合歐洲機構歐盟最高等級認證。結合各種形式的演出,可將經典的表演藝術推向最高境界;期待今年底啟用時,讓表演者有最安全、舒適、穩定的舞台,帶給觀眾最高的身心靈饗宴。

外籍移工語文競賽 結合宣導促進多元文化共榮

黃登洲\臺中報導

外籍移工語文競賽 結合宣導促進多元文化共榮
外籍移工語文競賽 結合宣導促進多元文化共榮
台中市政府勞工局與衛生局今(8)日在東協廣場舉辦「105年度外籍移工Love MaMa手護健康親情傳千里暨語文競賽活動」,吸引來自印尼、越南、泰國等東南亞國家的外籍移工參加,台中市長林佳龍也到場為參賽者加油打氣;時值母親節,林市長也提醒所有移工,雖然媽媽不在身邊,仍要打電話跟媽媽說聲「母親及快樂」。
勞工局在活動現場協請中華電信到場設置千里傳情電話亭,讓外籍移工免費打越洋電話回家鄉報平安。林市長致詞時說,媽媽雖然不在身邊,但可透過電話跟媽媽說聲「母親節快樂」。
台中約有8萬名外籍移工,人是全台第三,僅次桃園與新北,是個多元文化的城市。林市長說,「彩虹之美,是因為多色並存,台中之美,是因為多元文化共榮」。CNN介紹台中為台灣最宜居城市,林市長認為,所謂宜居不應該只針對台中人、對新移民也是如此;台中屬於在這邊生活的所有人的家,而東協廣場(原第一廣場)是台中身為台灣生活首都的最好證明。
今日語文競賽分為外籍移工組及勞資組,共有20組參賽,參賽者可藉由國台語演講、朗讀或相聲的演說,讓在異地工作的外籍移工,在母親節這天也能表達對母親或子女思念。
此外,本活動更結合市府團隊,包含動保處、環保局、衛生局、中區區公所、社會局、消防局、警察局及內政部移民署等單位設攤及上台進行政令宣導。主辦單位也運用四國語言提醒在場移工要勤洗手、勿酒駕、愛整潔及愛護動物,共同塑造台中為多元共榮的友善之都。

教育局多管齊下 紓解新興社區學校學生數額滿現象

王苓薷\臺中報導 

台中市部分新興社區因人口增多,造成學生數超過學校負荷。為解決問題,市府教育局提出多元策略,包括提高學生數收容量、檢討現有校舍教學空間、改善學生通勤方式、籌措增建校舍經費、評估新設學校等,未來也將持續追蹤各校新生招收狀況,以因應紓解學區滿額現象。

教育局依據人口、交通、社區、文化環境、行政區域及學校分布情形,採就近入學精神劃分學區,並訂定分發入學規定;但幾年前因縣市合併及都市計畫重劃等因素,形成許多新興區域學齡人口激增,部分學區學校就學人數額滿,居住在學校附近的學齡人口,需轉介至他校就讀。

目前新興社區就學人數額滿的學校,包括西屯區溪西社區安和與萬和國中、北屯區廍子里東山高中(國中部)與軍功國小、太平區新光重劃區新光國小、南區樹義里樹義國小、沙鹿區沙鹿國小等。

以太平區新光國小招生狀況為例,該校105學年度新生實際報到202人,預計招收7班,目前已額滿造成須轉介他校的情形;此外,北屯區軍功國小105年度新生實際報到222人,預計招收8班,同樣面臨招生人數額滿問題。

為解決問題,教育局提出幾項可行的對策,首先提高各班學生數容量,並商請鄰近學校協助接收轉介學生,避免出現學生無校就讀的情形;評估就學人數額滿學校之現有校地,積極籌措增建校舍經費;檢討現有校舍教室空間,在不影響教學品質的前提下,請學校適度調整教室,提高容納學生數。

此外,教育局也與交通局研議調整公車路線或新增停靠點站牌,增加學生通勤就學的便利性;未來市府將持續評估學齡前人口狀況,在就學人數額滿的校園鄰近用地,檢視新設學校的可能性,期盼藉由多管齊下的方式,紓解學區滿額的現象。

麻木的清朝平民:甲午戰爭刺痛國人的圖片


圖為甲午海戰中高升號被速浪號擊沉示意圖。 (《倫敦新聞畫報》)

圖為中國戰船致遠號沉沒。

侵入旅順的日兵屠殺了市內大量清兵和無辜居民,其狀慘不忍睹。因怕招致國際輿論的譴責,日軍徵用軍夫和清國人組成抬屍隊,埋葬、火化屍體。照片是龜井茲明11月24日在旅順口北方郊外拍攝的埋屍現場。

圖為日軍進入旅順港屠殺。

旅順虐殺事件的罪魁禍首,第二軍第一師團長山地站在渤海灣岸凍結的冰塊上豪語抒懷:“若無此雪地冰封,吾將山海關一氣攻下。”旁邊是被日軍奴役的旅順貧民。

1895年甲午戰爭中日軍在金州抓捕的便裝清軍。

1895年甲午戰爭中日軍在金州抓捕的便裝清軍。

鎮遠管帶楊用霖,出面主持投降事宜,楊用霖最終自殺14日牛昶昞與伊東佑亨簽訂《威海降約》,規定將威海衛港內艦隻、劉公島砲台及島上所有軍械物資,悉數交給日軍。 17日日軍在劉公島登陸,威海衛海軍基地陷落,北洋艦隊全軍覆沒。圖為北洋水師向日軍投降。

勝利海報的人群。甲午戰爭在日本民眾各階層中表現出不同態度,戰爭狂熱首先在知識界蔓延,福澤諭吉著文稱:日清戰爭是文明與野蠻的戰爭,不單純是人與人,國與國之戰,而是新舊兩種文明的衝突,為了人類文明的進步,無需任何理由。 (《畫報》)

圖為馬關條約簽訂現場。



一百年前的「麻將熱」毀了多少中國人


1921年初,日本文學界「魯迅級」人物芥川龍之介來到中國,寫下了著名的《中國遊記》。其有一個段落,非常耐人尋味:
「在上海某公園,我看到一位中國人正慢悠悠地向湖心亭的湖里撒尿,與日英兩國是否結盟等等事情都與這位中國人無關。」

這段話極具辛辣諷刺意味——在這個國家裡,沒人關心國家大事,只顧自己優哉游哉。       
這些來公園撒尿的遊客,晚上到哪裡去呢?麻將館。上邊「內耗」,下邊「撒尿」。但上下卻都熱衷同一種遊戲:麻將。


大家知道,麻將的歷史在中國源遠流長,被戲稱為「中國第五大發明」,這種遊戲,充分體現了中國特色的生存智慧——窩裡鬥;遊戲雖然四人組,看似四人集體遊戲,但四人誰也不和誰一條心;四人相圍而坐,各懷鬼胎,各自為戰,系盯著對家、防著上家、看著下家的拆台遊戲 。

    20年代初,民國山河一片「麻」,無論家庭、公館、茶樓、酒店、賭場、妓院都備有麻將,四萬萬同胞,沉迷於麻將者不可勝數。當時最繁華城市上海,成了「中國麻將中心」。據《舊上海煙賭娼》統計,民國初舊上海妓院賭館不下1500家,麻將是主要賭具,每天近兩萬既是嫖客又是賭徒的人在麻將桌上拼殺。這些賭徒中,既有政客、官僚、富商軍官等上層人流,也有無所事事的底層遊民。


大人大麻,小人小麻。窮人沒錢進館,就在露天大戰。彼時中國大小城市街頭巷尾時現“全民麻翻”的瘋狂景象,屋簷下,麻將賭桌一字兒擺開,洗牌聲如江心挖沙,行人駐足伸望,圍觀者層巒疊嶂。

當時不少文化人也深陷其中, 《茶館》的作者老舍,就曾是一位麻將癮君子。他二十幾歲便沉溺於麻將之中,雖然打牌「回回一敗塗地」,但只要有人張羅,他就坐下,常常打到深更半夜。天長日久,老舍漸漸瘦弱,後來生了一場大病,頭髮全部掉光。

對於民國初年的麻將熱,一些憂國憂民的華夏志士感到痛心疾首。雜文家魯迅就從不打麻將,據他的夫人許廣平回憶,「魯迅晚年住在上海,幾乎天天聽到鄰居打牌的喧鬧聲,妨礙工作和休息,使他深感憎惡」。

魯迅作品裡談及麻將的有很多處,最早一處見於《阿Q正傳》。阿Q一貫好賭,但他只會押寶、不會打麻將,後來他回到未莊就大發議論:「未莊的鄉下人只知道洋鬼子能夠叉麻將,城裡卻連小烏龜子都能叉得精熟的。」以阿Q心理讚美麻將,可見魯迅對麻將的深惡反諷。

學者胡適也對麻將沒好感,他在《漫遊的感想》長文中專門寫了《麻將》一節,痛斥麻將的禍害。在寫到「全國上下一片麻」的情形時,他激憤詰問:「英國的國戲是板球,美國的國戲是棒球,日本的國戲是相撲,中國呢?中國的國戲是麻將。」

胡適給打麻將的中國人算了一筆時間賬,說麻將每四圈費時約二點鐘,少說一點,全國每日只有100萬桌麻將,每桌只打八圈。就得費400萬點鐘,就是損失十六萬七千日的光陰,更不用說金錢的輸贏、精力的消磨。

由是他發出一聲長嘆:「我們走遍世界,可曾看到哪一個長進的民族、文明的國家肯這樣荒時廢業的?」

胡適問得一點不錯,任何一個有出息的民族,都不會如此荒廢時間。然而,對一個百廢待興的民族而言,最致命的不是時間的荒廢,而是意志的消磨消沉。

無疑,「麻將熱」是當時中國上流人物與市井社會精神頹廢的一個鮮明寫照,也是整個國家處在「窩裡鬥」之殤的映襯。一個沉溺內耗、甚至對此樂此不疲的民族,凝聚力無從談起,所謂民族精神也必如沙上累塔,難成體統。


2018年點閱率高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