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報導園地公開不分藍綠,來函照登!新華報導月刊(1987~2019)在臺中創刊,發行量多、影響力大~

支持《新華報導電子報》

請您點閱GOOGLE提供的廣告

新華感謝您的支持

2013年11月20日 星期三

沈炯祺醫師分身「有」術!

   李邁專欄《 我見。我聞。我思。 》


  臺中榮民總醫院係隸屬中央級次的醫療機構,也是中臺灣地區最具權威的「終極」醫療院所;惟將近這一年多來,這一所動見觀瞻的杏林標竿,未見「杏林春暖」,但聞「是非頻仍」,該院的「神經系統」,似乎遭致「病毒」侵噬,罹患了某種「神經外科」的「病變」。
身兼該院「神經外科」重責大任」的醫師沈炯祺,一時之間,涉觸多起民典刑章,成為「受害」病患的「加害人」,成為司法檢調的涉案對象,成為新聞的「焦點」、成為媒體的「寵兒」,也成為臺中榮總院內同仁們,茶餘飯後爭相議論的熱門話題,競相「敢怒不敢言」的「詬病」。
曾被「加封」讚譽為臺灣「百大良醫」排行榜上鼎鼎赫赫的大牌沈炯祺主任,為何會淪落到如此「狼狽」?為何會成為「投訴」「偵查」的眾矢之的?
導致「神經病」的「病因」究竟如何?究竟是臺中榮總的「中樞神經」出了問題?抑或是沈炯祺主任的「末稍神經」出了「代誌」?到底是那條「神」那根「經」不對,而產生了「神經系統」的障礙,出現了「神經病」的症狀呢?
因鑑臺中榮總乃是屬於社會大眾的「公共財」,實非「醫閥」據以「斂財」的私有「禁臠」,如今臺中榮總罹患了「神經病」,倘若不予理會,不加「救治」而任其「病入膏肓」甚而因之「癱瘓」,其影響所及勢必茲事體大。
臺中《新華報導》有鑑於斯,特於本(102)年十月間,邀集《政風雜誌》等,專事爆料公家機關內幕消息的期刊雜誌,共同舉辦了一場臺中地區社務會議聯合會,列席與會的資深記者同仁,針對臺中榮總的「神經」病變,同聲譴責咸表憤懣,決議撻伐,會中並取得了如下的共識:
(一)臺中榮總的「神經病」,是可受公評的嚴肅新聞素材,忝為新聞從業的我們,不容坐視,理應賡續追蹤報導,深入觀察剖析,俾善盡輿論之責。
(二)輿論的「制裁」,由《新華報導》首先「發難」,端視日後「戰況」之發展,必要時「傾巢而出」、「輪番上陣」、「群起攻之」。
(三)為求客觀公正、翔實廣泛地蒐集臺中榮總「神經病」的各類值得「爆料」的病情線索,即刻起積極動員該院之各個新聞「諮詢」,保障資訊來源不綴「管道暢通」,臺中榮總除了「神經病」外,尚還有無感染其他「細菌」「病毒」,一并「會診」彙辦。
(四)攸關臺中榮總之「神經病」變,決定施以「外科手術」予以「整治」,相關「手術」事宜,全權責成《新華報導》「我見、我聞、我思」專欄作者-「刀筆鱸鰻」李邁老前輩,擔綱領銜負責「主刀」。
當老朽不材獲悉上揭會議的一致決議,由本人獨挑大樑,榮膺「神經病患」的「手術主刀」之際,忐忑不安的我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一輩子勇於向「霸凌」嗆聲、「一世人」敢於向「強權」挑戰的我,總算又有機會為社會的「弱勢」族群「怒吼」、「吶喊」了,總算可以為殊值憐憫的受害病患暨其家屬共掬同情,總算可以向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大牌醫院大牌醫生,發出強烈的不平之鳴,並為受苦受難的「弱勢」者,向社會大眾「泣訴」他們遭受「霸凌」的委屈,宣洩他們受到傷害的不滿情緒。
老朽不材憂的則是,年老李邁還能「飯」否?是否仍舊犀利如昔?是否仍能「披掛上陣」、「衝鋒陷陣」?是否能不辱使命?順利成功地完成「神經外科」的「治療手術」?
惟無論如何,老朽不材定將竭盡所能戮力以赴,為了宣示我會忠實履行「醫療契約」的負責態度,在此,我僅向《新華報導》的讀友暨本專欄的「粉絲」鄭重承諾並掛保證,「手術」期間,我絕對不會請人「代刀」,我絕對不會擅自「跳台」,我絕不會只顧一昧地「賺獎金」而置病患的生死存亡於罔顧,我復保證,一旦「開刀問鍘」,使命必達,「病情」未獲改善「症狀」未見緩解,「神經」未臻正常絕不善罷干休。
X X X
尚未為臺中榮總「神經病」的「救治」,擬謀劃策,「對症下刀」之前,不妨先行調閱「患者病歷」。
以下是未經「竄改」未經「變造」的「全記錄」,煩請各位讀友看倌,務必撥冗耐心「檢視」:
(一)一0二年四月三日TVBS新聞以「名醫30分鐘5台刀。醫界副手開刀多」為名「主訴」:
民眾控訴,台中榮總醫院名醫神經外科主任沈炯祺,為了賺開刀獎金,曾經在半小時,開了5台刀,但是分散在不同大樓,根本不可能,台中榮總回應,沈炯祺擔任指導醫師,不一定要在場,強調院方沒有疏失,醫改會說,民眾都有名醫迷思,的確有醫院代刀的情形,衛生局表示,在動手術之前,醫院一定要先跟患者或家屬確定,到底是哪位醫師動刀。
民眾投訴,台中榮總名醫神經外科主任沈炯祺,為了賺開刀獎金,找醫師代刀。患者家屬:「我去跟隔壁床的阿姨聊天,我就跟她講我們是給沈主任,8點的刀,她跟我們講說,她們也是啊。」
家屬說,沈炯祺在99年11月29日,上午8點到8點半,同時開5台刀,地點橫跨好幾棟大樓,家屬認為,醫師根本無法同時執行這麼多手術。
台中榮總副院長吳少白:「(沈炯祺)掛的是指導醫生,所以他可能就沒有上去,可能如果需要他上刀,他也會去上刀。」
台中榮總回應,沈炯祺醫生擔任指導工作,有時候不需要在場,醫改會表示,的確有代刀的情形。醫改會研究員張雅琴:「曾經有一個廠商,在旁邊指導醫生(動刀)。」
醫改會透露,民眾普遍有名醫迷思,醫界很多醫生也會讓屬下代刀,衛生主管單位表明,手術單上醫生必須跟開刀醫生一樣,不能換人。
衛生局專員何秀美:「醫生在執行手術之前,會跟病患詳細告知,然後會請家屬或病患簽名。」
手術前後,民眾仔細核對醫師資料,但衛生局表示,患者麻醉後,家屬不在手術室,真正動刀的人是誰,不得而知,衛生局說,如果遇到醫療糾紛,才能調閱手術資料,到底誰開的刀,民眾不一定能夠真的知道。
(二)一0二年四月四日《蘋果日報》鄧玉瑩、曾雪倩、周昭平記者以「同時5台刀l名醫被控訴詐欺」標題「主訴」:
曾獲選《商業周刊》「百大良醫」的台中榮總神經外科主任沈炯祺,遭病患家屬指控掛名主刀醫師卻由他人代為開刀,並委請律師檢舉涉詐欺、偽造文書。沈炯祺昨澄清「絕非事實,一切合法。」醫界認為,名醫同時開多台刀是普遍現象,衛生署應對開刀標準訂出規範,才能遏止這種情況。
死者的兩名女兒指控,母親廖楊春香(五十八歲)去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進手術室,赫然發現隔壁床主刀也是沈炯祺,才知道當天上午沈排了五台刀,廖婦術後住進加護病房,去年十二月十四日因敗血症死亡。委任律師李學鏞質疑,沈同時開五台刀,分別在第一、二醫療大樓與急診大樓,「難道沈炯祺是宋七力嗎?可以分身開刀?」
「多開刀錢不會變多」
沈炯祺澄清,一個手術須由二到三個醫師團隊進行,不是一人完成,「我開很多刀除了幫病人治病,也是為了訓練住院醫師跟年輕外科醫師接棒,絕非偽造文書,更不是獨吞業績獎金。」
中榮副院長吳少白強調,廖女士「開刀過程順利,死於術後併發症很遺憾。」允諾會落實開刀責任制;該院主任秘書姚鈺說:「每個醫師都有業績獎金上限,沈炯祺近三十年資歷每月獎金上限約二十六萬元,多開刀也沒法多拿獎金。」
高醫也有「跳台開刀」
中市衛生局醫事管理科專員何秀美說,《醫師法》並無規範主刀醫師開刀時間,合格醫師都可協助主刀醫師開刀,「一台刀多個醫師共同執行並無違法。」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手術室主任陳榮祥說,每起手術的大小與風險不同,確實有不同醫師參與,掛名主治醫師會參與最重要部分,完成後由其他醫師接手,然後繼續參與其他手術,也就是「跳台開刀」,主治醫師確實可能同時掛名不只一台手術。
彰濱秀傳醫院院長楊大羽認為,幫名醫「代刀」在台灣並不少見,除了民眾對名醫的迷思外,尤其是教學醫院的名醫,還要兼負開刀與教導傳承。呼籲衛生署對開刀標準訂出規範,才能遏止這種情況。
(三)一0二年四月四日《壹週刊》以主標題「開腦名醫」被空草菅人命及副標題「掛名手術別人代刀開」「主訴」:
【一天最高排七刀】
台中榮總腦神經外科主任沈炯祺曾獲選為《商業周刊》百大良醫,在網路上也備受推崇,但卻被多名病患指控,他為了賺取開刀獎金,拚命排刀,最高紀錄一天開七台腦部重大手術,當分身乏術時,還找其他醫師代刀,同一手術,手術獎金和病歷記載的主刀醫師都不同,引爆多件醫療糾紛。
台中榮總屬於公立醫院,裡面服務的醫師具有公務員身分,目前台中地檢署已針對沈炯祺涉嫌偽造文書和業務侵占,展開偵辦。
曾當過沈炯祺老師的王姓資深名醫說:「開刀寧願慢、不能錯,尤其神經外科手術不同於一般的外科手術,對於穩定性的要求特別高,若二間手術室相鄰,又有極熟練的醫護人員支援,主刀醫師同時開二台也是極限,同時開三台刀以上,太大膽了。」 沈炯祺目前身上至少有近十件醫療糾紛,最新的一件發生於今年的三月十八日,當天沈炯祺又同時安排了四台刀,其中一位是因頭痛求診的黃姓女病患,沒想到手術後隔天,醫院就發出病危通知,家屬只能含淚簽下放棄急救書。就在黃女病危當天,沈炯祺一天內又排了七台刀,引起極大爭議,遭批過於大膽。
【找人代刀病患枉死】
病患廖楊春香是沈炯祺的另一名病患。二年前她在彰化基督教醫院診斷出罹患「頸椎後縱韌帶鈣化」需要開刀,慕名找上沈炯祺,沈在二○一一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幫她開刀,但同時沈還另外幫其他三名病患動刀,結果廖楊春香的手術失敗死亡。
當天先幫廖楊春香開刀的,是一名高姓醫師,沒想到手術進行到一半出了問題,沈炯祺才急忙從其他病房趕回去,但病患已經休克昏迷不醒。當時病歷上記載的主刀醫師,就是沈炯祺,但申報手術獎金時,主刀醫師卻改成高姓醫師。
廖楊春香的女兒說:「我媽媽早上八點開脊椎手術時,隔壁床的病患幾乎同時被送進另一間手術室,媽媽一直到傍晚五點多才送出來,但就再也沒能活著出院,我媽真的死得太冤枉了。」
【院方協調只賠二萬】
廖女氣憤地說:「手術草草結束,媽媽一直處在意識不清與休克間,沈醫師還不同意做斷層掃描,直到第三次休克才勉強同意,掃描後才發現媽媽腦部有出血,其間沈炯祺幾乎不出面,都派林姓住院醫師溝通,偶爾例行性巡房遇到他,沈醫師也是嚼著口香糖,敷衍地說:『有進步了,要多幫媽媽按摩。』之類不痛不癢的話。」
二週後,廖楊春香病逝於加護病房,可憐的是,廖楊春香的先生中風、兒子智障,二個孫子也都在讀啟智學校,全家都靠二個女兒賺錢,原本阿嬤還能幫忙照顧孫子,如今死於榮總,經濟壓力更重,連醫藥費都繳不起。
人死了,台中榮總還緊催十多萬元的醫藥費,當家屬向院方反應,指稱醫護有疏失時,院方最後竟然只同意賠償二萬元,家屬當然不同意,目前雙方還在協調中。
【開腦癱瘓家屬無奈】
另二名開刀出問題的,則是四十三歲的郭淑梅與七十多歲的莊陳耽,前者患腦膜瘤;莊陳耽則是被診斷出罹患腦下垂體腫瘤,二者都是攸關生死的大手術,二○一一年七月十四日,二人及另一個患者同時被推進開刀房,均由沈炯祺掛名主刀醫師,二個人被推出手術房後沒多久,又再度推進手術房,最後莊陳耽全癱,轉院後沒多久死亡;郭淑梅則半癱,至今生活需靠丈夫照料,全家陷入困境。
莊陳耽罹患癌症的先生莊江波,見本刊記者到訪,無奈地說:「阮某死了,你們就算查出醫師疏失,有什麼用?阮某在一九九二年發現長腦瘤,到林口長庚治療完全康復,二○一一年舊疾復發,原本也想到長庚,但我自己有病,二個孩子公職在身,到那麼遠的地方不方便,所以選擇台中榮總。進手術房前,阮某也只是常常頭痛,影響生活不大,沒想到被沈炯祺開腦後,竟然搞得全身癱瘓,還要氣切插管。」
至於正值壯年的郭淑梅先生,則不願再回想,記者電訪時,他無奈地說:「我沒想要提告,我現在每天賺錢養家,照顧太太,都忙不過來,我們只是小人物,算了!算了!如果醫師有錯,我相信他會有報應。」
【榮總回應】
本刊聯絡台中榮總神經外科辦公室,對方表示沈主任正在開刀,到截稿為止均未獲回應。而記者試圖聯絡該院高層,但院長李三剛出國、副院長吳少白在開會,由社工室莊姓主任回應,他表示,院方不曉得沈炯祺開超過2台以上的刀,若知道,一定會勸導,並表示院長、副院長獎金有上限,與醫師開刀數量無關,他強調,未來榮總會全面清查開刀超量的情形。
(四)一0二年十月八日《中國時報》馬瑞君、馮宜惠記者以「中榮醫看診找分身開刀」標題「主訴」:
台中榮總神經外科主任沈炯祺今年4月被病患家屬指控,為賺開刀獎金而掛名手術,由他人代刀造成病患死亡;案件還在偵辦中,又有民眾檢舉沈炯祺人在豐原醫院看診,「分身」在台中榮總醫院開刀,檢方傳喚開刀房助理醫師、護士等,預計日內傳沈炯祺到案。
     廖姓女患者因頸椎後縱韌帶鈣化,去年11月28日在中榮開刀,排定由沈炯祺主刀,術後因敗血症病逝。患者女兒指控同時間沈炯祺排定為4名病患開刀,根本分身乏術,她媽媽的手術開始是其他醫生「代打」,進行一半,沈炯祺才趕到,質疑沈是為主刀獎金掛名。
     該案還在偵辦中,又有民眾檢舉沈炯祺去年有13次,人在前署立豐原醫院看診,「分身」卻在中榮開刀,明顯違法。王姓民眾指控,根據健保局資料,沈炯祺去年11月26日在豐原醫院門診,當天共申報38名門診病患,但當天排定他在中榮接受腦膨出手術,主刀醫師也是沈炯祺,之後竄改主刀醫師有沈炯祺和施育彤。
     王姓民眾術後出現併發症,家屬向衛生局申請醫療糾紛調解,才發現真正的主刀醫師是豐原醫院的醫師張正一;張正一承認手術由他執行。
X X X
逐字逐句仔仔細細捧讀閱畢各家新聞媒體輿論「主訴」有關臺中榮總的「神經病歷」,老朽不材有如下的

感觸良多:
(一)焦慮不安的病患暨其家屬,辛辛苦苦地跑到最具權威的臺中榮總延醫求診,也好不容易找了一位「值得信賴」的臺灣「百大良醫」負責主刀,原本以為必然可以「刀到病除」,但萬萬未料,卻因「主刀」醫師的「分身代刀」「擅自跳台」,搞到「刀到命除」的悲慘下場,最後還鬧到法院,對薄公堂淚灑法庭,誠可謂是命運多舛、遇人不淑、所託非人、徒喚奈何。
(二)綜觀中榮神外的沈大主任醫師,嗣於「代刀跳台」事件東窗事發后,處變不驚、老神再再,面對外界質疑,謹以「絕無介事一切合法」簡單明瞭的八個大字,規避了一切問題,否認了一切「犯行」。
惟無論如何「抵賴」,求診患者因沈大主任醫師「代刀跳台」而死而癱而鬧上法院的情況,顯然已是不容爭辯的事實。
綜合統計分析,沈大主任醫師,近一年來,其之「掛名主刀率」與「獲獎得金率」成正比例,其之「醫療糾紛發生率」與「新聞媒體曝光率」亦成正比例,但其之「實際負責主刀率」與「病患希望主刀之期望值」卻不成「比例」。
(三)針對「代刀跳台」事件的危機處理,臺中榮總的緊急應變是「笨拙的」、是「不合格」的,給人的感覺是「誠意」不足的,就老朽不材旁觀者清的觀察,該院「打亂仗」的進程如下:
第一時間-完全不知、全盤不曉。
第二時間-劃清界線,靜觀其變。
第三時間-推諉卸責、窮詞巧辯。
第四時間-模糊焦點、混淆視聽。
第五時間-淡化處理、勉強允諾。
總的而言,該院高層雖曾出面公開向新聞媒體報告相關事件始末,惟對外說詞口徑不一前後矛盾,「醫醫」相護,不足服眾。
(四)針對臺中榮總的「沈疾」,《醫改會》表示:「民眾普遍有良醫的迷思,醫界有很多醫生也會找屬下代刀」。
《醫改會》如此言語,言下之意的弦外之音,似乎直指民眾找「百大良醫」完全是咎由自取,死了活該、癱而倒楣,致於「百大良醫」「找人代刀」「擅自跳台」乃是醫界「常態」,完全不必對手術的成敗負任何責任。
老朽不材認為,針對臺中榮總的醫病風波,《醫改會》理應站在公平公正的客觀立場,謀求改革改善之道才是正辦,如今《醫改會》不思此道,竟以近乎「消遣」的「風涼話」,嘲弄揶揄包含了本人在內的一般民眾,難免不盡人情有失厚道,也難免讓人懷疑《醫改會》有為「特定人士」緩頰,有為「特定人士」淡化的「偏袒」意圖。
老朽不材斷然以為:
《醫改會》不是某某人的「親衛隊」。
《醫改會》不是某某人的「馬前卒」。
《醫改會》沒有必要紆尊降貴喪失立場淌此混水。
老朽不材鄭重籲請《醫改會》訒言閉嘴,莫要再以不符民眾期待,枉顧病患權益的「荒誕」醫改「邏輯」,「西瓜偎大邊」,俾免引發眾怒,遭致非議。
(五)臺中榮總爆發「代刀跳台」之「疫情」后,臺中市衛生局醫事管理科專員何秀美振振有詞地公開表示:「《醫師法》並無規範主刀醫師開刀時間,合格醫師都可協助主刀醫師開刀。」何姓專員亦曾補充道:「一台刀多個醫師共同協行並無違法。」
有關臺中市衛生局何秀美專員的上揭公開談話內容,老朽不材大大不以為然,完全不能苟同。
1、《醫師法》當然不會規範主刀醫師「開刀時間」的問題;《醫師法》也當然不會規範「代刀」「跳台」的問題,難道說《醫師法》沒有規範大牌醫院的大牌醫生,就可以姿意妄為、肆無忌憚的「侵犯」病患的手術權益嗎?臺中市衛生局何秀美專員並非「被告」沈炯祺的「訴訟代理人」,無庸也不宜為「被告」提出「答辯」。
2、臺中榮總神經外科主任沈炯祺與「受害」病患兩造間,並非「可不可以代刀」,也不是「一台手術可不可以多刀」的爭執,而是「主刀」醫生在未告知,未徵得手術病患同意之下,也就是手術病患毫不知情,在被蒙在鼓裡的情況之下,負責「主刀」的醫師,可不可以「找人代刀」「擅自跳台」的爭議。因為這個爭議攸關著手術病患的生死存亡,這才是「受害人」與「加害人」之間的「最大爭點」。
臺中市衛生局何姓專員,顯然昧於事實,根本沒有搞清楚「基本狀況」,就冒然大棘棘地對外「信口雌黃」,企圖為「被告」解套之舉似嫌唐突。
3、身為衛生官吏的何姓專員值此醫病糾紛甚熾之際,理應保持行政中立,才有可能居中化解消彌爭端,何姓專員上揭冒冒然的振振言詞,似未審慎思考,不啻提油救火,火上加油。
(六)頃據一0二年十月八日《中國時報》臺中記者馬瑞君、馮宜惠獨家報導「主訴」內容顯示:
臺中榮總神外主任沈炯祺分身「有」術,渠之本尊在前署立豐原醫院門診,而渠之「分身」卻在台中榮總醫院「主刀」,或渠之「本尊」在臺中榮總「主刀」,而渠之「分身」卻在前署立豐原醫院門診。
有關臺中醫界出現如此驚悚「超自然」的「靈異」現象,臺中榮總噤若寒蟬迄未對外公開「解惑」,是害怕膽怯?是心寒心虛?還是無法自圓其說?諸此「怪異」氛圍,著實啟人疑竇,越發難以索解。
X X X
人稱「刀筆鱸鰻」的我,打從受命擔任臺中榮總「神經病」「主刀」大夫以降,夙夜匪懈、宵衣旰食,致力鑽研相關「病灶」,未曾須臾或怠,為求「臨床開刀」順利成功,並免搞死弄癱「病患」,而造孽深重、良心譴責,「開腸剖腹」「牛刀」小試之先,特地兼程專訪了醫界耆宿、法界權威、醫衛泰斗等社會賢達,請益席間,渠等一致咸認,臺中榮總的「神經病」「病因」詭異、「症狀」懸疑、「病情」繁雜,謹將渠等前輩們賜教於我的,獨到看法精湛見解,臚列如次,公示「病患」公諸大眾:
(一)「代刀」「跳台」「同時多台」,不是臺灣醫界的「常態」而是病態」,也是殊值詬病的「陋習」,如今居然「因陋成習」演化成為了「大賺獎金」的藉口,這是臺灣醫界之「恥」,醫療之「羞」,也是可憎的醜陋嘴臉。
(二)任何外科手術,均須心無旁騖、專心一致,才能減少失誤,降低風險,不可分心恍神,乃是外科醫師必須恪遵嚴守的「自律」守則,醫生皆知,神經外科不同於一般外科,猶應專注,最忌「分神」,醫界普遍認知,同時「近距離」主持兩台神經外科手術,是最大的「極限」,號稱「百大良醫」的沈大牌,同時「遠距離」五台七台地「分刀跳台」,真是膽大妄為「草菅人命」,莫此為甚。
(三)沈炯祺醫師與「受害」病患暨其家屬之間的醫患糾紛,不是「代刀」「跳台」「同時多台」的問題,而是負責主刀主治的沈大牌,手術之前未善盡告知義務,未徵得病患同意,逕自「找人代刀」「分台跳刀」,最後「致人於死」、「陷人於癱」,病患家屬不甘被「蒙在鼓裡」不願被「詐騙」,這才是沈大醫師與受害病患家屬之間「最大爭點」。
「未善盡告知義務」與「未徵得病患同意」,也是臺中榮總各個管理階層,最不願「觸碰」、最不敢「承擔」的最大「爭點」。
因為這個「最大爭點」一旦出現了「破洞」,將直接波及到當事人的「過失責任」,也涉及到管理者的「行政責任」。
臺中榮總始終不敢面對此一真正的「問題癥結」,也只得不斷地轉移焦點、模糊焦點,混淆視聽了。
「刀筆鱸鰻」按:奮筆書寫至此,我想賣個關子,懇請各位讀友,容許我「轉移話題」、「話分多頭」,有關本節未盡之內容,擬待續期陸續分曉。
X X X
一0二年四月三日TVBS新聞報導之內容中,臺中榮總副院長吳少白公開表示:「沈炯祺掛的是指導醫生,所以他可能就沒有上去,可能如果需要他上刀,他也會去上刀。」
「沈炯祺醫生擔任指導工作,有時候不需要在場。」
一0二年四月四日《蘋果日報》報導之內容中,臺中榮總神經外科主任沈炯祺醫師公開表示:「我開很多刀,除了幫病人治病,也是為了訓練住院醫師跟年輕外科醫師接棒。」
回顧吳、沈二人上揭這兩句「非常關鍵」的公開談話內容,我們可以看得出,吳、沈二人分別「戴著」「指導教學」「醫術傳承」的「大帽子」企圖阻卻「違法」,其等狡辯之意圖「得逞」與否?老朽不材暫時不願置喙;惟仔細琢磨推敲這兩句「非常關鍵」的公開談話內容,卻「流露」「突顯」出一樁「非常恐怖」、「非常可怕,」可能會讓社會大眾「昏倒」的「勁爆」內幕,在尚未拋開臺中榮總「白色巨塔」中的那層神秘的面紗之前,老朽不材想請教該院吳大副院長少白先生幾個「非常重要」的問題:
(一)貴院醫學教學的指導醫生有沒有權?可不可以在未告知、未徵得手術病患書面授權的同意之下,擅自將手術病患之軀體全部或一部,「變」成為「教學工具」?
(二)貴院神經外科教學指導醫生沈炯祺,有沒有權?可不可以在未告知、未徵得手術病患書面授權同意之下,逕將手術病患身軀的全部或一部,作為老師指導開刀、學生學習開刀的「練刀」活體,實習教材。
(三)貴院神經外科主任沈炯祺醫師,未徵得手術病患同意,亦未經手術病患及其家屬的充分授權,竟然擅將手術病患的身體,逕自變成為「不知是誰」(或許還不具開刀資格)「經驗不足」的年輕「學」習醫「生」的「教學器材」乙節,請問沈大醫師的如此行徑是否適法?有無涉法?有無侵權?
(四)假藉「教學」名義行「侵權」之實,擅自逕將手術病患的身軀,變成手術台上的「教學工具」「練刀活體」是誰的決定?是院方還是科方?還是沈炯祺的「自作主張」?
(五)倘若(如果)吳少白副院長您閣下不幸也罹患了「神經病」的疾患,診斷建議必須接受「神經外科」手術,您也慕名「百大良醫」,您也指定由沈大醫師「主刀」,請問您是否同意,沈某可以任意「找人代刀」?「擅自跳台」?「同時多台」呢?
(六)倘若(如果)尊夫人也不幸罹患了「神經病」,診斷建議也必須接受「神外」手術,請問您是否同意醫學指導醫生沈炯祺在未告知、未徵得您與尊夫人書面授權同意之下,擅自逕將尊夫人身體的全部或一部在眾目睽睽的手術台上,成為了老師教學、學生學習的「教學工具」「練刀器材」呢?
(七)最後我們向再請教臺中榮總吳大副院長一個問題,請問凡到貴院接受神外手術的病患,可不可以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在「同一時段」成為了貴院神經外科主任沈炯祺「老師」的「教學工具」及「不特定」學生的活體「練刀活體」呢?
臺中榮總是中央級的公營醫院,吳邵白副院長是按月接納俸祿的行政首長,吳副院長具有當然「義務」及「絕對」的責任,出面答覆說明上列社會大眾的醫療疑惑。
社會大眾也有絕對的「權利」向吳大副院長「打破沙鍋」追問盤詰,直到「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X X X
【下期「節目」戲碼預告】
專欄「曲目」:
沈炯祺主任的尸位「葷」餐。
內容摘要:
(一)沈炯祺主治醫師兼任臺中榮總神經外科主任乙職的任期一延再延又延,前三年後三年三年三年又三年,迄今攏總幹了九年。
(二)沈大主任的合法任期,最多充其量僅能幹七年,其近二年的延任,是否違反法令?是否「無效」?
(三)臺中榮總為沈炯祺大主任的延期「無限」,量身打造了「牽強」的條件與理由,「唬弄」了《行政院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以下簡稱退輔會)
(四)《退輔會》於中華民國一0二年八月二日輔陸字第一0二00五三0二五號函,「唬弄」了立法委員。
(臺中榮總到底發生了什麼「代誌」?容待下期分解,敬請期待!)
X X X
【截稿前消息】
稍早頃據《新華報導》採訪組傳來訊息,《行政院退輔會》業於一0二年十一月一日「內定」晉升沈炯祺醫師為《臺中榮總》之「神經醫學中心」主管一職,但不知何故並未「剋日布達」,惟不論沈某人官運如何亨通,「刀筆鱸鰻」在此向讀者再掛保證,沈某人所欠之「公債」,不因其之履新而一筆勾消,我們必將「聲討」到底。

在《新華報導電子報》刊登廣告

每天點閱率最高,效果宏大!

歡迎府會、工商、社團刊登!

新華感謝您的支持與鼓勵!

臺中市政府新聞局廣告

臺中市政府新聞局廣告

《新華報導電子報》最近30天點閱率高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