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報導電子報》平台公開不分藍綠來函照登!LINE有7個新華群組,歡迎加入!

2016年5月31日 星期二

「如虎添翼」的加乘效果?

  《 老總會客室  》魏永忠 專欄

國立高中職明年改制市立,將為台中市長林佳龍部署連任,形成「如虎添翼」的加乘效果,更迫使一向偏藍台中教育體系,迅速急轉綠化。

       據透露,已有不少有意爭取市立高中職校長的人士,正積極向綠營靠攏,甚至直接挑明加入「挺龍」行列,希望能得到教育界大家長林佳龍的青睞。尤其,林佳龍極為依靠的副市長潘文忠,更高升全國教育最高行政首長教育部長,絕對會加強整合台中教育施政,這無疑讓林佳龍影響力,從幼教、國中小、高中職、甚至大專院校完全無縫接軌。

       一位長期支持國民黨的退休老師憂心表示,由於中央12年國教政策,讓台中市原本9所市立高中職、22所私立高中職以及17所國立高中職改隸市立,將有48所高中職由市府管轄。若加上還有神岡與龍津,即將改制完全中學,林佳龍在台中教育界影響力,勢必無遠弗屆。


        當然這種執政優勢,會自然而然讓台中教育界「由藍轉綠」,他預言2018林佳龍爭取市長連任時,會有很多過去「挺藍」的教職員,轉向支持他。

       台中素有文化城的美譽,當然這也意味台中教育界重要性及影響力。過去民進黨在這個區塊耕耘困難重重,尤其在胡志強13年市長執政期間,更是全面把台中教育界藍上加藍。如今政黨輪替,又碰上12年國教政策,這讓林佳龍重新把台中教育界「由藍轉綠」,怪不得,林佳龍願意把他的左右手潘文忠「割愛」,出任教育部長。

       眾所周知,2018林佳龍爭取市長連任,有不能輸的壓力,台中教育界徹底「綠化」有絕對必要。

        目前,擔任台中市教育局長的彭富源博士,是從最基層國小老師一步一腳印,紮實往上爬的教育尖兵,而且年僅48歲,更創下台中市歷任最年輕的教育局長,足見他極受林佳龍賞識肯定。雖然彭富源政黨色彩並不鮮明,而且還擔任過國民黨苗栗縣長劉政鴻時期的教育處長,未來他會怎麼幫林佳龍「穩住」教育界的選票,民進黨會有很高的期待。

        或許,教育界也是另一種「白色力量」,黨政過度「介入」並非好事,也很容易適得其反,但這畢竟是龐大「選票」大餅,林佳龍為了連任當然要全力爭取。

       台中教育全面「綠化」,只是時間長短,各界可拭目以待。

可恨可敬的敵人

《我見。我聞。我思。》 李邁 專欄

人類社會上一個以百年紀元的世紀中葉,對象徵「龍的傳人」的「華夏睡師」而言,既是一齣不堪回首、慘不忍睹的時代悲劇,亦是一場難以抹滅、苦不堪言的歷史浩劫。

活在上一個世紀30、40、50年代,「2年級」、「3三年級」、「4年級」的中國人,很少有人會不痛恨東瀛日本的,大中國人的心中充斥著對小日本人無法化解的宿怨情節,彼此之間不但不共戴天而且血海深仇,大中國人將小日本人視之為「惡鄰」、「讎寇」、「倭鬼」。

生活在那個仇日恨日的苦難年代,可憐的中國人是抵擋不過強樑日寇的刺刀鐵蹄、飛機大砲的,當時的中國人對付日人侵華暴行的最好方法,就是不把小日本當人看,不把小日本人當人罵,無奈的中國人也只能憑靠著一張父母與生俱來的嘴巴,去發洩對小日本鬼子的不滿情緒。

那個年頭在中國人「詌譙」小日本的罵罵咧咧之中,舉凡最下流卑鄙、最齷齪骯髒、最難以入耳、最死不要臉等歹毒的字眼詞彙,實在已經罄竹難書到不足以表達憤滿於萬一,中國人上從小日本的祖宗八代罵起,一直罵到小日本的子子孫孫,甚至連日本人生的小孩,也常常被詛咒長大後生不出可以正常拉屎排便的屁眼。

活在那個世紀、那個年代、那個歲月的中國人,為什麼對小日本恨很大?為什麼恨不得啖小日本之肉、吸小日本之髓,才能一解心頭之恨呢?其緣由為何?其原因為何?這些都是涉及攸關民族性矛盾以及國與國之間的未來發展,是和平共處?抑或是再起戰端?是化敵為友?或者是持續敵對?諸此嚴肅問題,咱們不妨在隔了一世紀之久之後,再來研究研究、探求探求,為什麼中國人恨死了小日本鬼子呢?為什麼中國人對小日本「怒從心中起、惡向膽邊生」呢?

以下四個部分的原因剖析或可提供確切的答案吧!

(一)直接參與抗日鬥爭部分
二次世界大戰的中國戰區,其實就是小日本侵華,大中國抗日的主要戰場,1931年9月18日的「九一八事件」是小日本侵華之始,1937年7月7日的「盧溝橋事變」則是大中國全面抗日戰爭之始,雙方的慘烈戰鬥一經開打,那就是一場小日本皇軍不怕死,大中國部隊不知死的搏命殊死戰,日本皇軍挾其「船堅砲利」的軍事裝備優勢,企圖「三月亡華」,而中國國軍則以「一寸山河一寸血」「以空間換取時間」的戰略,成功的將來犯的日寇,引入了無法自拔的戰場泥淖,最後太陽玉碎以無條件投降草草終戰,在這一場艱苦卓絕的八年抗戰的直接戰鬥中,中國人痛恨小日本的原因有下列諸端:



1、日本侵華造成難以清算統計國軍將士官兵重大傷亡的天文數字, 這些數據尚還不包括,在看不見的「無煙硝」情報站線以及參加各地方民團游擊部隊,拋頭顱灑熱血奉獻生命的無名英雄,無數的烈士之魂,帶給了無數家庭的家破人亡,造成了無數家屬遺眷的痛苦絕決,帶給了無數國人心頭的苦楚與心中之仇恨。

2、小日本天皇獸兵打著「大東亞共榮」的鮮明旗幟,行「以華制華」侵華之實,日本小鬼子所到之處燒殺擄掠,一片狼藉、哀鴻遍野,中國人能不義憤填膺,恨之入骨嗎?

3、日本倭鬼明明是侵華強樑,卻擺出一副「親華」友善的偽善嘴臉,一副愛好和平追求中日友好的姿態,如此幹了壞事還說自己有道理的蠻橫,豈能不叫中國人咬牙切齒呢?



4、抗日戰爭中,國軍的裝備武器落後,大刀部隊抵不過三八步槍,人肉炸彈當然威力不足,日本獸師張牙舞爪、精良裝備武,造成了國軍官兵重大傷亡,這也是中國人對小日本的仇恨之一。

5、小日本好吹牛,說什麼「三月亡華」結果拖了8年,搞到最後,差一點自己都亡了國,小日本如此損人不利己的戰爭行為著實令人可恨。

6、小日本滿嘴仁義道德的強詞奪理,認為其之侵華不是侵略中國而是進出中國,其之目的是幫助中國造福中國,如此妖言惑眾,豈能不令中國人恨得牙癢癢的。

(二)侵華暴行無辜受害部分
1937年7月7日中國抗戰之始,直至1945年8月14日皇軍玉碎終戰為止,中日雙方軍隊共發生22次大型規模會戰,1117次中型戰鬥,3萬9百31次小型戰鬥。

烽火連天的爭戰手無寸鐵的黎民百姓,無辜受害慘遭荼毒,日寇所到之處更是備受凌虐,無一倖免,幾近瘋狂的日本軍閥似乎不以侵華為企圖,而是以滅華亡華,消滅中華民族為最終目的,如此的殘暴戰爭罪行,試問會不激起中華民族的同仇敵愾嗎?

(三)親眼目睹經人口述部分


日本鬼子昔日侵華暴行,除了上述直接參與戰鬥或直接遭到戰爭池魚之殃的受害百姓的滔天同仇敵愾恨事外,許多的中國同胞雖然並未直接受害,但因為經過當時受害者的親眼目睹以及親口的轉說傳述,日軍的侵華暴行,則被公開地暴露揭發於世,全體中國人地不分東西南北、人不分男女老幼,一致痛恨小日本,對小日本軍閥的侵華史,遂成為中華民族每一個人淺意識中的沒齒難忘。

(四)戰爭後遺復原困難部分
日寇侵華終戰後,經過評估統計,戰事帶給中國的財產損失共計6500個億美金,至少也有5000個億美金之譜,如此鉅額的經濟戕害,造成原本就貧窮的中國社會而言,更是窮途末日民不聊生,食衣缺絀物質匱乏的日子,可謂是雪上加霜嗷嗷待哺,整體民生社稷,必須花上很長很多的時間,去修身養息,才有可能恢復生機。罪魁禍首的小日本鬼子,留下了一屁股無力賠償,也無法償還的戰爭之債,最後竟然以「寬大為懷、以德報怨」八個大字,拍拍屁股走人了,請問能讓受害的中國人不恨嗎?
(五)歷史傳承史實記載部分

有一道命題謂:對日抗戰到底是誰打勝的?在大陸的中國政府說是共產黨打贏的,在台灣的台灣政府說是國民黨打贏的,但不論如何,對日抗戰絕對是中國人民中國軍隊拋頭顱灑熱血,用生命換取來的最後勝利,中國人的子子孫孫、世世代代,對這一樁痛徹心扉、斑斑可考的確鑿歷史,由於有著民族仇恨般的殷鑑傳承,當然是此恨綿綿。

(六)小說戲劇電影電視部分
日寇侵華的史實,除了親眼目睹口耳相傳歷史記載外,許許多多感傷悲壯可歌可泣的故事情節,在小說戲劇電影電視等文藝創作的領域裡,早已表述無遺,透過這些文創作品的描述與詮釋,小日本鬼子的斑斑暴行,赤裸裸地呈現在國人的眼前,無所遁形地,一次又一次地激起中國人對小日本的歷史仇恨。

早些年代的台灣文創,還有零零星星地看到一些以抗日戰爭為背景的電影,諸如:《八百壯士》、《英烈千秋》、《筧橋英烈傳》等,但是近些年來的台灣似乎已不反日、不抗日、不仇恨日本了,相關的抗日文藝創作,逐漸式微付之闕如不復存在了。

     相反地反觀在大陸的中國抗日文創中,近些年頭以反日抗日戰爭諜報等為主題的文學小說、電影電視,好像有如雨後春筍,過江之鯽般,出書數、攝製量以及收視率都大幅攀升,居高不下到十分驚人的程度,恐怕連赴大陸旅遊觀光、經商洽公的小日本,都聞之色變、望風喪膽,出個門也可能連大氣都不敢出,深怕被中國人揍上一頓吧!

  作家都梁是五十年代出生的大陸白領階級,渠之著名抗日長篇小說《狼煙北平》、《亮劍》深獲廣大讀者的一致青睞好評,其中《亮劍》一書拍攝為電視連續劇集,收視率獲得2005年大陸地區之亞軍。

崔永元係大陸中央電視台的著名節目主持人,2010年間策劃製作了一部如史詩般,以《我的抗戰》為名的連續電視記錄節目,片中採訪了300位歷經八年浴血抗戰的老軍人的口述血淚史,並將這部劇鉅作,也以《我的抗戰》為名出書問世。


莫言是大陸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渠以山東省高密市為抗日戰爭日軍侵華為故事背景的《紅高粱》乙書,嗣由周迅、朱亞文、秦海璐等紅牌演員,合作拍攝了一部經典的抗戰電視連續劇,觀賞者無不熱淚盈眶、哀嚎失聲,感動不已。


X                   X X

  我曾經認識一些抗日戰爭終戰後才出生,後來跟著父母隨著政府播遷來台「三年級」的外省掛朋友,他們都是就讀台北市明星高中,高中時代的他們就非常痛恨小日本,他們之所以恨,一方面當然是很小受到父母的影響,一方面則是因為讀了很多日本侵華的歷史資料,就我所知他們對小日本軍閥的南京大屠殺以及日本軍人拿著武士刀砍中國人頭比賽,非常氣憤、非常深惡痛絕。

他們讀高中時期,中日之間的外交關係雖未斷交,但已瀕危,中日之間最嚴重的「周鴻慶事件」發生後,更引起了中日關係的緊張緊繃,反日氣焰高漲抗日活動不斷,中日關係更是盪到了谷底。

就在那個時際,我的那些恨日本的高中生,為了發洩反日情緒,便在課業閒暇,趁月黑風高,三五成群結夥,前往台北市中山北路幾條通幾條通一帶暗巷,專找帶著台灣女子落單的日本尋芳客下手,沒頭沒腦、劈頭就是一頓痛打,打完之後,甚至還將之丟棄在道旁的臭水溝中。

據說由於發生多起日本人挨揍事件,曾經引起日本大使館以及台中市警察局中山分局的高度關切,但皆因當時的馬路上沒有設置監控錄影,找不到作案人,也破不了案,小日本人被打也就只好自認活該了。

事隔數十年後,如今回想起這些風塵往事,昔日那些痛恨小日本的朋友們,仍然津津樂道的認為,誰叫小日本鬼子到台灣來尋歡買春,我們打日本嫖客是理所當然,他們被打也是天經地義,如果時光倒流,我們還是一樣見一個打一個,從不心慈手軟,毫不手下留情。

日本侵華的種種暴行,絕對罪無可逭,但是我的那些愛國朋友年輕時代,打小日本人的行為也絕對是於法未合,我之所以提起這段往事,也只是想證明中國人恨日本人的一些實情往事。

X X X

日本倭國早在其還是幕府時代, 就常有倭寇及浪人出沒中國沿海一帶 襲擾犯邊,直到二次世界大戰帝國皇軍大肆規模大舉侵華為止,小日本侵犯動作愈演愈烈,從未休止,小日本鬼子為何總是要跑來侵略中國呢。

溯本追源乃是因為小日本這個國家太窮,地理環境太差,鳥不生蛋雞不拉屎的窮山惡水,颱風、地震、火山、海嘯等天災層出不窮,物質資源短絀求生困難,如果不對外侵略,則無法滿足國內的民生需求,為了求生存求發展,小日本被逼只能覬覦中國的物阜民豐,只好強佔東三省的充沛產物,所以嚴格而論,小日本是為了國家的存亡而發動戰爭,小日本的侵略動機可憫,只是其戰爭的手段太過暴虐無道。

再言者,小日本近這些年來仗著強大的經濟實力,右翼份子軍國主義勢力逐漸抬頭,在少數短見自私不肖政客蠱惑下,企圖不承認侵華並竄改歷史掩飾戰爭罪行,完全否認曾經是南京大屠殺的劊子手,甚至認為當年台灣的慰安婦都是出於對日本皇軍的愛慕,自動自願甘心獻身的性奴隸,如此罔顧真實歷史的錯誤導向,在加上台灣某些媚日份子無恥漢奸的唱合,原本可以逐漸淡化化解的中日世仇,似有死灰復燃的趨勢。

X                          X X

我有一些曾經服務任職於情報治安單位「二年級」「三年級」的好朋友,過去的他們是痛恨日本人的絕對族群,他們的反日行為充分表現在對日本各種事物的抵制,他們不用日貨,他們不看日本電影,他們不吃日本料理,他們從不赴日本觀光旅遊,最誇張的是,他們不看日出,就算到了阿里山,他們也只看雲海,問他們為何如此?他們答曰討厭日出喜歡日落,反正當時的他們對小日本的一切事物,一概拒絕往來,20多年前,從來不去日本的他們,經人不斷攛掇下,終於組團進行一次赴日觀光的破冰之遊。

「登陸」日本本州的第三天,「抗日」的「部隊」挺進四國「攻佔」上了《瀨戶內海大橋》,他們站在大橋的中央,用無線電話向台灣的我「報捷」,通聯的內容中明顯表示:「戰後的小日本復原非常快速,已經從戰敗的廢墟中屹立不搖了,以目前進步的情況而論,我們可能再也打不過小日本了。」向台灣的我彙報了「敵情」後的他們,據說還在《瀨戶大橋》的某個觀景台上,抱頭痛哭了一大頓。

  他們在那一次日本「處女遊」之後,有事沒事、三不五十就喜歡往日本跑,北從北海道,南至石垣島,都有他們暢遊的足跡,他們成為了「哈日」一族,到日本去觀光旅遊成為了他們的最佳嚴選。

這些年來他們痛恨日本的仇讎心態,有如下結構性的大轉變:

(一)昔日的日本軍閥才是禍國殃民不可原諒不容寬恕的罪魁禍首,他們只能代表一部份的混蛋日本人,但是他們絕對不能代表全體的善良優秀的日本的大和民族。

(二)日本大和民族的男女老幼,也是二次世界大戰,日寇發動東亞戰爭的受害者受難人,日本無條件投降終戰後,他們在天災不斷、物質短絀的悲慘環境下,重塑日本成為了一隻浴火鳳凰,他們是值得尊敬的民族,我們不得將仇恨日本侵華之情緒轉嫁於他們才是呀!

(三)日本右翼反動的軍國主義抬頭,只是一小撮少數別有用心的日本鬼子,置大和民族整體利益於不顧的自私幼稚行為,並不能代表全體日本人都認同他們,這一點我們必須分辨清楚,萬萬不能混為一談。

(四)少數日本不肖政客勾結外國勢力,有意竄改昔日日本侵華罪行,否認南京大屠殺,甚至誤導侮辱臺灣的「慰安婦」是一群自願獻身日本皇軍的妓女,如此罔顧歷史,不要臉的王八蛋日本人,根本不配當日本人,他們的言論行為,實待批判殊值撻伐。

(五)大和民族是一個可愛可親的民族,我們不能將對日本的仇恨,蠻橫無理地加諸在他們身上,他們畢竟與殘暴的日本軍閥以及可恥的政客不相同,不能相提並論。

我們必須將愛好和平,善良的大和民族,從日寇侵華的罪孽之中分離出來才是呀!

今年農曆年前,我的那些情報治安的好朋友暨家人相邀結伴,組團一同前往日本沖繩過年,他們這次赴日是為期10日的琉球深度之遊,渠等一行大年初三載譽歸國之後,特於元宵節前夕,辦了一場「如何消除化解中日世仇」的茶話會,老朽不材我也應邀列席,會議之中發言踴躍的他們一致認為,經過多年「潛往」日本實地考察,他們可以肯定大和民族確是一個可敬的民族,他們值得我們效法,值得我們學習之處甚多,計可歸納為下列諸端:

(一)遵守秩序、講求禮貌。
(二)負責盡職、嚴守本分。
(三)絕不瞎爭、從不紊亂。
(四)著重衛生、請求環保
(五)尊守法紀、嚴守規定。
(六)熱心助人、拾金不昧。
(七)絕不偷工、從不減料。
(八)絕不投機、從不取巧。
(九)輕聲細語、從不喧譁。
(十)順天應人、勤奮不懈。
(十一)團結一致、抗橫天災。
(十二)齊心協力、建設家國。

《新華報導》雜誌發行量大、讀者遍佈公部門、社團等機關,影響力最直接!廣告效益宏大!

點一下可以連線到《台灣燈會在臺中》官網

點一下可以連線到《台灣燈會在臺中》官網
臺中市政府廣告

《新華報導電子報》最近30天點閱率高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