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閱率高備受矚目的焦點報導 隨時在更新中》

市府三位代理機關首長 今天下午獲得真除

鄭杰◎臺中報導  臺中市政府今天下午有機關首長新人事命令發布。 臺中市政府地方稅務局副局長沈政安代理局長,今天真除代理,發布為該局局長。 臺中市政府研究發展考核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曾能汀代理主任委員,今天真除代理,發布為該委員會主任委員。 臺中市政府...

2016年8月5日 星期五

武術恐怕永遠成不了奧運項目了

  法治觀念的深入人心,使人們逐漸認識到,拳頭並不是解決現實問題的根本途徑,武功再高,決定正義與否的,仍然是法律,而不是拳頭是否足夠硬。而廣場舞這種健身形式,不僅遠比氣功、太極拳之類的門檻要低,且更有娛樂性,更能讓中老年人在青春舊夢中徜徉一番,這是練武所不能達到的。武術和氣功,因此迅速失去它的群眾基礎,越來越屬於極少部分人的愛好。在這種情況下,又有多少人去關心它是否能成為奧運項目?

  巴西里約奧運會馬上就要開幕了。

  作為對舉辦國的獎賞,有時候國際奧組委會把一些國家或地區特徵比較明顯的項目——比如日本的柔道,列為奧運比賽項目。武術作為中國的“國術”,也曾經有過很高的呼聲。但2008年北京奧運會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上,武術並沒有獲此殊榮,今後更加不可能了。

  這一判斷,主要基於兩點考慮,一是曾經覆蓋在武術上的光環,已經散失殆盡。其二,今天的中國人,尤其是年輕人,沒有多少再痴迷於此。

  武術的傳說真相大白

  在中國古代文獻記載中,武術是近乎半人半神的俠客才具備的絕技。上世紀80年代的武俠電影和照片,經過動作設計和畫面的精心處理,說實話,很難看出破綻,很多人相信那就是真實的武術。

  當時中國國內的體育競賽設置了武術項目,但多屬精心準備的表演,一招一式都類似於舞蹈,一般人難於窺見它在實戰中到底是什麼樣子。

一直到上世紀90年代後期,有電視台搞武術格鬥的擂台賽,絕大多數人才第一次看到,比賽場上兩個人的惡鬥,既沒有之前的那種姿勢優美的觀賞價值,與街頭上鬥毆的拳腳來往相比,除了狠一些、快一些,實在看不出有超過西洋拳擊的地方,更不曾見過小說中吹噓的這個功、那個功,以及神奇的點穴絕技。

  為了增加吸引力,組辦方煞費苦心,為每個參賽選手起了嚇死人的花名,但還是吸引不了觀眾,最終關門了事。毫不誇張地說,正是電視直播,使武術的真面目真相大白。

此外,武林大會本是新派武俠小說《射雕英雄傳》和《笑傲江湖》等著作裡的橋段,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這些小說在中國大陸風行,影響了幾代年輕的中國人,很多人在情感上真以為那個“武林大會”是有的。

有商家再次運用“文化搭台,經濟唱戲”思路,先後舉辦“華山論劍”、“天山論劍”,事前廣撒英雄帖,搞得轟轟烈烈,事中不倫不類,讓人啼笑皆非,哪有什麼這個大俠那個大俠的,眾人大失所望,草草收場。

  武術、氣功與愛國

同時,在國門打開但困厄不堪的上世紀80年代初,撲面而來的西方文化,讓普通中國人措手不及,感覺自己實在拿不出什麼東西來樹立自尊,武術便被徵用,以掩蓋民族自卑感,這是因為——再往前看,近代以來,知識分子眼見國家積貧積弱,痛心疾首之餘,妄圖“畢其功於一役”,讓國家重返天朝上國地位,如何快速“擊敗”洋人,成了當時中國人精神生活的頭等大事。

如何在精神和肉體上先行樹立起來,如同集體無意識般的題中應有之義便是:體育賽事必定和“愛國主義”牢牢鉚定——那就是戰勝打敗日本隊、美國隊等世界強手;影視劇與“愛國主義”牢牢鉚定——以中國武功打敗西洋人的拳擊,屢屢出現在包括香港影視劇中……

甚至在基礎科學研究上,濃濃的愛國主義也劍走偏鋒,其著名例證便是本土自創的“人體科學”(以氣功和特異功能為主)聲稱具有超越自然科學,在21世紀引領全球科學研究的企圖。在獨門奇技打敗洋人的熱潮之下,氣功熱、武術熱、特異功能熱波及全國,青少年人人習武,個個練功,武功秘笈人手一本。這場運動說低了,是強身健體;往高處說,是報效國家。

  “人體科學”研究一開始便得到很多高級人士的嘉許,氣功大師王林的那些合影照就是例證。當然也有更多的人質疑這種違背基本科學研究原則的“學問”。而騙子們則躲在“人體科學”這面大旗下,上下勾結,騙吃騙喝。於力(司馬南)當年就靠揭露這些騙子,暴得大名。

  五四以來,“科學”成了一種新式意識形態。一樣事物,一經權威宣佈為“科學”即合法存在。 “人體科學”就是這樣,它經過權威科學家的大力推廣,從高層到基層,層層示範,一直到江湖青年。這就是整個八九十年代,氣功與“愛國主義”相互需要,最終氾濫成災的本質原因。

江湖騙子藉此機會,混跡於官場,商圈,娛樂界,其中善於縱橫捭闔如王林者,結交權貴,遊走政商,多界穿梭,看看就要“修成正果”,不過是媒體的幾篇報導,就原形畢露,醜態百出。國際地位的喪失、政治生活的動盪、長生不老的期盼,讓武術和氣功成為一種內在化的生活方式,又進一步昇華到“愛國主義”,其中還裹著沒落的天朝心態,原始的政治鬥爭,不肯放手的權力,等等。

上世紀90年代以後,中國加入WTO,經濟飛速發展,腰包越來越鼓,阿Q式的精神勝利法——武術、氣功這種用來打敗洋人的東西,讓位於更為實際的經濟收入和GDP數據。這種亞文化,迅速被拋諸腦後。

  武術氣功的土壤不復存在

  武術、氣功,一定離不開各種傳奇“大師”的推進,方可流行於社會。上世紀八九十年代,何以也是一個“大師”輩出的年代?

  以我個人的經歷來看。小時候鄰家有一曾祖輩的老人患了一場病,孝子賢孫請了各式醫生都沒有治好,最後請來一位據說很“神”的“端公”施展法術,念念有詞做了一晚上法事。連圍觀的人群都精疲力盡了,何況病人呢?後來聽我姑媽講,這個端公就住在他們那裡,他哪有什麼法術,不過是個生活窮困潦倒,騙吃騙喝的鄉下農民而已。

這應驗了那句話,但凡這種聲稱有特異功能的人,都是“照遠不照近”:這些騙子可以對遠方的人杜撰自己離奇的出身和經歷,從而鋪墊自己不凡的本事;而近處的人可謂知根知底,屁股上長什麼胎記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誰會上當受騙?

  我的故鄉四川自古以來佛寺道觀眾多,地理上高山深穀不少,加之清初以來,一直是個移民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更早進入“陌生人社會”。這是一個可以產生“神仙”,並且有著大量“神仙”需求的社會。 “神仙”因此輩出。

遠的不說,上世紀80年代的海燈法師,以及90年代的那幾個聲名卓著的氣功師,均來自四川,乃至於江西的王林,也得聲稱自己的師父是來自四川的遊方道士。好在,他們也就小騙騙收手了,不像個別大師,野心越來越大。

  但今天,產生這種神奇文化的土壤已經消失殆盡。從民族國家層面上講,中國人已經從它的腰包裡獲得了站在世界舞台的初步自信,玄虛的武術、氣功終究是不靠譜的,被徹底邊緣化了,惟其如此,今天的影視節目中,除了個別不識趣的抗日神劇,中國人用拳頭打翻東西洋人的橋段已經絕了跡。而交通和信息的現代化,為深山老林徹底“解蔽”,神仙無處藏身,傳說中的高人逸士無處遁形。

從個體層面上講,法治觀念的深入人心,使人們逐漸認識到,拳頭並不是解決現實問題的根本途徑,武功再高,決定正義與否的,仍然是法律,武術、氣功的練習,僅止於強身健體而已。而廣場舞這種健身形式,不僅遠比氣功、武術之類的門檻要低,且更有娛樂性,更能讓中老年人在青春舊夢中徜徉一番,這是練武所不能達到的。

  武術和氣功,因此迅速失去它的群眾基礎,越來越屬於極少部分人的愛好。在這種情況下,誰還會去關心它能不能進入奧運項目?作者:任大剛

新亞歐大陸橋 會給中國城市帶來怎樣的變局?

  知乎上有個問題,大致是問世界上正在發生哪些不被人關注的重要變革,其中一個回答弱弱地提到了亞歐大陸橋貨運量的緩慢增長。

  亞歐大陸橋是個什麼鬼?它有三條線路,第一條是從俄羅斯東部沿海的迪沃斯托克(海參崴)為起點,橫穿西伯利亞大鐵路通向莫斯科,然後通向歐洲各國,最後到達歐洲門戶——荷蘭鹿特丹港,全長約13000公里,人稱“第一亞歐大陸橋”,已經建成。

第二條是從中國東部沿海的連雲港為起點,沿著隴海鐵路、蘭新鐵路一直到新疆的阿拉山口,然後接入哈薩克斯坦鐵路,再經俄羅斯、白俄羅斯、波蘭、德國最後到達歐洲門戶— —荷蘭鹿特丹港,全長約10800公里,人稱“第二亞歐大陸橋”,已經建成。

第三條是從中國南部沿海的深圳港為起點,沿途由昆明經緬甸、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伊朗,從土耳其進入歐洲,最終抵達荷蘭鹿特丹港,橫貫亞歐20多個國家,全長約15000公里,比經東南沿海通過馬六甲海峽進入印度洋行程要短3000公里左右,人稱“第三亞歐大陸橋”,目前還在設想中。

寫到這裡,讓我們做一個大膽的設想:如果通過兩條已建成的亞歐鐵路運送貨物,那我們就可以避開美軍的第一島鏈、第二島鏈,避開錯綜複雜的馬六甲海峽,直接從陸地上連接歐洲,實現更高效率、更高安全指數的國際貿易。從此,中華民族可以沖破美帝國主義的重重封鎖,愉快地走上民族復興的康莊大道。

更讓你感到激動的是,這個設想離現實已經越來越近,第一亞歐大陸橋在上世紀70年代幾已國際貨運業務,第二亞歐大陸橋的進展則慢得多,但變革已經出現。

大概在2011年前後,一個叫做黃奇帆的重慶市長以超乎尋常的想像力與執行力,把這件事情率先做成了,促成中歐之間第一條真正意義上的貨運線路(渝新歐鐵路)的開通。

  媒體的報導後來給我們呈現了這樣一個故事:大概在2009年前後,重慶成功地吸引到惠普等國際電子巨頭的進駐,但對一個內陸城市來說,物流是一個大問題。惠普的電子產品如果仍然要從上海和廣東入海再航運到歐洲,無論是貨運成本還是時間成本都是惠普不願意承受的。也許純粹是巧合,重慶的官員們在看世界地圖時,突然靈光一現,想到了中歐跨國鐵路——這條鐵路從上世紀50年代以來一直就有,重慶能不能把這條鐵路利用起來呢?

這是一件個具想像力也極具挑戰性的大膽設想,因為這件事情在中國沒人做過,但乾勁十足的黃市長仍然決定試一試,在國家有關部門的支持下,沿線六個國家海關的管理層一起到重慶開了一個會議,形成了一份協議。但一開始,鐵總是拒絕的,因為他們擔心運輸量不夠,會虧錢,黃市長決定跟鐵總打一個賭,如果運輸量不達標,鐵總虧的錢由重慶方面來解決,但是很快,黃市長就贏了,因為在渝新歐開通之前,重慶就已培育個一個巨大的電子產業群,成為全球最大的筆記本電腦生產基地,這為渝新歐鐵路帶來了穩定的貨源。

渝新歐鐵路終於可以常態化運行了,每周大概有兩到三個班列,把重慶的電子與汽配產品通過連接線運送到隴海鐵路,再經蘭新鐵路到達新疆阿拉山口一直運送到德國工業區(魯爾區)的中心——杜伊斯堡。現在,從歐洲回來的班列還能稍待一些食品與豪華汽車回國,據說馬上還可以向歐洲運送來自中國的咖啡。

  有了渝新歐鐵路,重慶在招商引資的時候,多了一個重要的籌碼。重慶也從一個遠離海洋的內陸城市升級為一個國際口岸城市,成為內陸城市第一開放高地。這對那些沒有通江達海的內陸城市來說,實在是一個巨大的鼓勵。

  在重慶的示範效應下,成都、鄭州、蘇州、武漢、西安等十多個城市紛紛開出自己的中歐班列,甚至連沿海省份廣東也開出了自己的粵新歐班列。一時間,開通“某新歐”鐵路成為中國城市的一個競賽。

我們可以做一個簡單粗暴的算術題:目前大秦鐵路每年的運輸量大約是4億噸,這已經相當於一個大型港口城市的吞吐量了(廣州港年吞吐量大概是5.5億噸),如果第二亞歐大陸橋每年的運輸量能夠達到大秦鐵路的水平,那等於在中國內陸地區再造一個全球排名前十的港口城市,這對內陸城市來說,是一個巨大的發展契機。

據此我們可以做出一個更大膽的想像:隨著這條亞歐​​大陸橋運輸量的進一步提升,重慶、成都、武漢、鄭州等內陸城市在國際貨運能力上,可以與青島上海寧波廣州深圳等沿海城市叫板了。因為鐵路運輸的速度更快,而且沒有“第一島鏈”、“第二島鏈”的干擾,原來在沿海地區的高附加值產業開始向離路橋通道更近的內陸城市轉移,進而導致上海廣州香港甚至還有新加坡的衰落、重慶武漢鄭州西安蘭州等內陸城市則趁機崛起,連雲港則有望成為東北亞國家進入亞歐大陸橋的中轉樞紐港。至於新疆、甘肅、陝西等省份則有望重返大唐時代“河西走廊”的輝煌,重新成為中國對外貿易的前沿陣地。


這對中國城市來說,實在又是一個“三千年未有之變局”,但問題是這個大
膽設想的前提很可能是不成立的,亞歐大陸橋的運輸量真的能達到大秦鐵路(每年大約4億噸)的水平?當然沒那麼容易,以相對成熟的第一亞歐大陸橋為例,其年運輸量大概是10到15萬標準箱,換算成乾散貨,大概是100萬噸到300萬噸的運輸量,第二亞歐大陸橋我沒有找到一個總的統計數據,但肯定還沒有超過前者。

以運輸量最大的渝新歐鐵路為例,2015年大概開出了200個班列,按每個班列50個標準集裝箱來算,全年只運送了一萬個標準箱到歐洲,這還不到沿海城市一艘超級貨輪的運輸量(大約2萬個標準箱)。

與海運相比,陸運的優勢是速度更快,每一趟可以比海運節省十多天的時間,成本則相對較高,大概是海運的兩到三倍,但非常適合電子產品這類高附加值產品,這也是重慶為什麼能吸引到惠普等國際電子巨頭的重要原因。不過,與成本問題相比,陸運更大的瓶頸在於運輸量很難獲得大的提升,這本質上涉及到陸權邏輯與海權邏輯的一種競爭。

眾所周知,海洋有“公海”的概念,海權國家可以通過公海與任何一個沿海國家實現“點對點”的連接,運輸量的問題可以通過提升造船技術輕鬆解決,但是陸地上沒有“公地”的概念,路橋通道往往要途徑別國的國土,要提高運輸量就必須有他國共同參與擴建鐵路基礎設施,這就肯定會牽扯到很多政治與軍事的不安定因素。亞歐大陸橋途徑中亞、俄羅與歐洲等多個國家,政治與軍事形式十分複雜,中國靠什麼來實現這條跨國鐵路的擴建與穩定?

  所以,在國際政治環境風雲變幻的時代,亞歐大陸橋只會是一個浪漫的補充,很難真正取代海運成為一種主流的國際貿易方式。不過,話說回來,夢想一定要有,萬一實現了呢?而且客觀來說,美國重返亞太的積極姿態,的確對中國的海洋貿易帶來了很大威脅,這個時候的中國如果多一個國際貿易的通道,哪怕只是一個概念上的選擇,也仍然是一個重要的籌碼。
  這大概也是中國提出“一帶一路”這個戰略性規劃的重要原因。

  作者:孫不熟 

台鐵宿舍暫緩拆除 再次進入文資審議

記者董惟宣\臺中報導

台灣鐵路管理局今(4)日動工拆除台中市東區復興路四段37巷3、5、7、9、13、15、17、19號台鐵宿舍,但昨晚文史團體提報申請該區建物為聚落建築群及暫定古蹟,市府依文化資產保存法規定受理申請並進入文資程序,並於今日中午前函知台鐵局等相關單位暫緩拆除,進入文資審議程序。

文化局說明,去年5月22日,文史團體向台中市文化資產處提報該區台鐵宿舍群為歷史建築,文化局於同年9月25日辦理現勘,並予以列冊追蹤,並提送台中市「古蹟歷史建築聚落及文化景觀審議委員會」審議。今年5月13日第5次審議委員會決議,因文化價值不高,故解除列冊追蹤,建物目前並未具備法定文化資產身分。

都發局日前依法發拆除執照允許台鐵拆除宿舍群,惟文史團體昨晚再向文化資產處提報該宿舍群為聚落建築群及暫定古蹟,文資處於今早函文請台鐵局暫緩作業。都發局亦配合文資處請台鐵暫緩拆除。宿舍群後續將儘速依文資程序辦理審議。

有關台中火車站鐵路周邊文化資產,市府文化局從103年下半年度開始受理倉庫群、宿舍群提報案件,並提送至「古蹟歷史建築聚落及文化景觀審議委員會」審議,次數已達9次之多,期間辦理多次現勘、專案小組及跨局處協商討論會議進行討論,才有台中市火車站附屬設施及建築群、台中市後火車站鐵路倉庫、宿舍等,陸續指定為文化資產的成果。

文化局強調,市府對於台中市文化資產的保存不遺餘力,但文化資產的認定應回歸到文化資產保存法所指稱具歷史、藝術、科學等各面向的綜合文化價值判斷,再進行合理的保存、管理及維護與再利用等相關事宜,才能達到文資保存的真諦。

台中火車站周邊文化資產豐富,市府也建議交通部及台鐵局及相關單位應從台中前後站整體發展的高度,融入提升後站的產業發展、生活品質與鐵道文化園區等相關層面進行整體規劃,以共創文化資產的保存,文化產業觀光與都市展多贏局面。

《新華部落格最近7天點閱率高的報導》